唯一做错的。

    ()    杉儿躲在暗处瞧着他那样子,心里就起了作怪的念头,

    夜更加深了一些,知了的声音越发清晰。

    安公公的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困儿。蓦然感觉脖子边一片凉意,睡意去了一半,明晃晃的大刀啊。

    杉儿一夜行衣,黑布几乎遮住了她整张脸,望着安公公绷直的体,她就忍不住想笑。

    她特意凶狠狠地说:“别动,打劫!男左女右趴墙上,速度点。”

    安公公双脚都在打颤,都站不定了,“咱家非男非女站哪啊?”

    杉儿当机忍不住咧开嘴大笑,好吧,安公公也是块宝,“就。”

    杉儿故意拖长声音,安公公的心一上一下地,老脸上的也一颤一颤的。

    “原地呆着吧你。”话落,杉儿迅速一掌劈在安公公的后颈,他应声而倒。

    杉儿绕过他,踏进宫内还撑着灯,散发出微弱的光,很安静,即使杉儿放轻了脚步,还是发出了丝丝声响。

    风掀起帘,帘上的珠子相互撞击着,清脆透彻地传入心扉。

    皇帝翻了一个,咳嗽接着响起,像是极力压抑着冲出喉咙。

    杉儿听着极不舒服,轻皱下眉,站立在边,凝视着婆婆倾尽一生去的人,满脸的病容却丝毫不见半分他的俊美。

    皇帝似乎有所感应,缓缓地挣开双眼,对上了杉儿的眸子。

    杉儿愣了愣,随即恢复,“婆婆叫我来的。”

    皇帝长期浑浊的瞳子闪烁下了,些许清明的光点豁然亮起来,“红叶,是红叶么?”

    “是。”

    皇帝一听,眼底那抹光更亮,挣扎地想坐起,“她在哪?咳咳我要去见她。”起到一半,又捂着口阵阵咳嗽。

    杉儿冷冷地笑了,“你没有资格见婆婆。”

    “她还是不肯原谅我么?”皇帝苦笑,“即使是见见洛儿,也不愿意来么?”

    杉儿感觉不对,什么叫见见洛儿,下意识开口:“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洛儿是红叶的亲啊。”

重要声明:小说《薰语倾颜绝恋:已到陌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