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

    ()    午夜的月亮最是美丽的,又大又圆的挂在天空上,却不遥远,就像是恰恰好在你眼前绽放一般,迷人,醉人,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

    杉儿坐在屋顶,脚边散落了几壶酒瓶子,手里还拎着一壶。眼光迷离,脑子浑浊。

    婆婆说过,要想学会使用银丝带,就必须学会喝酒。只有醉了,才能领略那种无形的招式与意境。所以,她慢慢学着喝酒,着自己一口一口灌着那呛人的液体。

    直到她不容易醉。可是,她现在区区几壶酒,就熏熏坠的。是人醉,还是心醉呢?

    杉儿努力地睁大双眼,眺望着千雪山的方向。她还记得,她曾经,站在千雪山的最高顶遥望着皇城。两种截然不同的心,不知道婆婆是否,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呢?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子往下倒。子软绵绵的使不上力,遭了遭了,这么高倒下去,肯定摔成饼的。杉儿闭上眼睛哀悼。

    蓦地,一个黑影风驰电掣般掠了过来,手环过杉儿的腰,将她接住往上带,平稳地落到屋顶。

    杉儿自然而然地抱紧了他的腰,潺潺丝风吹过,伴着花香的气味,扑鼻而来。杉儿的心漏跳了半拍,眼睛一点点慢慢睁开。

    暗黑的夜晚溶不住他脱俗的面容,唇紧紧抿着,噙着一抹淡淡的怒气。

    “洛。”

    花蓠洛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散落一地的酒瓶子,内心的怒火翻滚着,“杉儿,你都不懂惜自己的么?喝这么多酒,你。”

    杉儿挣扎地要站起来,推了他一把,“你不是不要管我了吗?你还来干嘛?走开走开。”

    花蓠洛脸上一瞬间呈现着无数的绪,所有的一切都迅速闪过。他,还是输了。他做不到不管她,他做不到让她难过。

    这一切,在遇到她的时候,都已经注定好了,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薰语倾颜绝恋:已到陌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