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还债(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是不祥的……

    母亲带着我来到这个透着陌生味道的大院时,我本以为自己会回到母亲所说的人间仙境,里面会有我的父亲,会有母亲最深的人,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一个静静躺在那里的一个男人。

    “那是你的父亲。”

    母亲的语言没有一丝的温度,母亲抱着我,眼里却充满了柔

    “你还有个长兄,不过……你们这辈子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母亲依旧轻轻的自言自语地说着,看着怀里的孩子,不久,泪就顺着那脸颊缓缓落下,温暖的泪落在我的脸颊上。

    “好了……见过父亲后,我们也要走了。”

    母亲说完起抱着我离开了那件没有任何温馨感可言的房间,那个人就是和母亲结发相识的人?

    可是为什么那个人却让母亲觉得自己是个陌生人?

    离开了那里后,母亲给我起了个名字,南宫西顾。

    也是从那天开始母亲像是变了一个人。

    不过对于我来说,自从我见到母亲的第一面时起,她就没有了笑容,总是呆呆的望着天空,一望也许就是一天,有时她还会自言自语,但是多半是关于那个人的。

    一岁时,母亲带着我改嫁了,那家人很好,对母亲很好……

    也是在那一年,我才知道什么是父亲,还有什么是家的感觉,我以为这样的子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好景不长,那件事之后,父亲变了,母亲也变了……

    那年我七岁,我记得那一天家里来了个很重要的人,作为长子的傲笑必然要是去相迎的,而我则和母亲在后院的长亭里闲坐,就在一群婢女走过之后,母亲开始变得不同了,看着母亲向大堂跑去,那是我并不知道母亲是因为什么,因为那时我还不懂什么叫念。

    我跟着母亲来到大堂,那一瞬间我看见的是父亲严肃的表还有傲笑担心的面孔,父亲从来没有露出过那样的表,我有些害怕,而这时傲笑却打破了僵局,笑道:“让南宫先生见笑了,这是吾弟轩鹤。”说完,林傲笑看着又说道:“真是的!又害母亲到处跑动,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很快就会回去陪你的!”

    看着我一脸的无辜,傲笑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多嘴,那时我并不知道做在大堂之上的另一个人才是我的亲生父亲,不过,从很久以前,我就记下了一个名字——南宫。

    大堂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很是好看,似乎有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美感,男人后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看着母亲,眼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愧疚,这时,那个南宫先生说话了,声音干净利落,隐约中有种老友相识的熟识感,道:“小公子年纪还小,活泼些好,哪里像我家的孩子,整天就知道在院子里舞蹈弄枪的……”

    男人说完,父亲便也笑了笑,但是那笑里没有一丝的温度。

    “笑儿,带轩鹤下去吧……父亲还有事和你南宫伯伯谈。”父亲深沉的声音从我面前压来,总有种感觉告诉我,往的幸福会从今天开始离我而去……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那个南宫的错!

    傲笑带着我来到了后院,看着我,一脸的悲伤,那一天傲笑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静静地和我呆在一起,一起等母亲回来。

    直到深夜,母亲才回来。

    我看着母亲托着缓慢的步伐走进后院时,我愣住了,母亲的衣服变得凌乱,丝丝乌发也低低垂下,我来到母亲面前看着那张极为憔悴的脸,但就在下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人狠狠的掐死,看着母亲面具狰狞的脸,泪落下了。

    不知所措的傲笑也急忙叫来仆人来帮忙,之后他去找来了父亲,而父亲看着在人群中哭泣的我,只是淡淡的丢了句话,就有拂袖而去了……

    从此以后,直到父亲去世,他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那天他说:“不如死了算了……”

    母亲要我死,父亲也要我死,那我为什么还会存在?

    或许死了会更好……

    几天之后,我和母亲这样说了,母亲突然浑一怔,她看着我,就像找到了什么可以解脱的东西,拉着我便往院子走去,看着眼前的那片湖,那是记录我们一家人最快乐的事的地方,节时,我们一起放烟花;中秋节,我们一起望月对歌,一起吃月饼;重九节,我们一起欢快地喝酒闲聊……

    “母亲,我们要去哪里?”

    “去一个不会伤心的地方。”

    “哪里有父亲吗?”

    “会有的……”

    说着,母亲拉着我的手缓缓的走向湖心,本来已经是想要死的人了,可是为什么我在害怕?

    或许,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死……

    很快,湖水淹没了我的视线,我看见母亲的长衣在水中飘摆,像极了故事里的仙女,或许这样我们会成仙也说不定?

    一个不会伤心的地方,是不是就是一个不会落泪的地方?

    “轩鹤!!!轩鹤!!!”

    闻言,我缓缓睁开眼,鼻腔里异常的难受,酸僵的感觉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担心的傲笑,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可以松一口气了……

    因为不远处,我还看见了父亲……

    “你怎么那么傻啊!我不是说你有我呢吗!寻什么死?”傲笑严厉的声音并没有收回我的视线,恍惚中,我似乎看见了父亲边有一个女人,女人在微微的对我笑,那是我最熟悉的笑……母亲……

    从那天之后,我便和傲笑住在一起,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也是从那时开始,我知道了什么是念,什么是死。

    那年我十岁。

    “我想为母亲报仇!”

    “等你变得强大的时候再说吧……”傲笑坐在房顶上,看着边躺下看夜空的我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溺与放纵。

    “你会帮我吗?”

    “至死不渝!”

    那天,我听到了我感动的话,看着这样的傲笑我觉自己很卑鄙,我不想欺骗他,不想利用他……可是我需要力量!强大的力量!

    可是我的敌人是谁呢?

    南宫家?还是自己害怕寂寞的心?

    “醒了?”

    闻言,轩鹤起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大和,轩鹤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哪里才是可以不用哭泣的地方?

    轩鹤起,看着自己边傲笑的尸体,不知怎么的开始觉得自己的浑发凉。

    “怎么?见不得自己的大哥的死?”

    轩鹤面无表的看着大和,说道:“你很喜欢从我边夺走东西吗?从一出生时起,你就夺走了父亲,然后是母亲,南宫家的当家位,一切的荣誉,名利……这还不够吗?”

    大和笑了笑,看着轩鹤无语,只是向他丢过去了一把剑。

    “杀了我。”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同样的当我不会上两次,把幻觉撤了吧!”轩鹤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不由得悻悻地笑了,而大和则微微挑了挑眉,单手一挥,房间里立刻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而轩鹤一直在意的人就站在自己的边,就是这总感觉,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他在,自己就会觉得异常的安心……

    “那把剑可不是幻觉哦!”大和说完,起,将自己上的双霸弓撤下,交到墨狐的手里,淡淡地说道:“别忘了我曾经对你们说过的话。”

    “是!”

    “老大!不会玩真的吧?”漆夜刚要上前一步便被墨狐拦下。

    大和没有理会直径向轩鹤走去,而这时轩鹤已经拔出了剑,直大和而去,而大和则没有任何躲避的站在原地,听着液体落地的声音,轩鹤觉得自己子一紧,很快一句微弱的呻吟传入自己的耳朵,大和轻靠在轩鹤的肩膀上说道:“太好了呢……终于可以和自己的兄弟拥抱了……父亲我做到了!”

    说完,大和缓缓离开轩鹤,看着自己手里的剑从大和的体里脱离,轩鹤傻傻的站在原地,而大和则勉强的靠墙而立,继续说道:“父亲说,你和我很像……希望……你能拥有南宫这个姓氏呢……不过……南宫这个姓你背的有些累……罪就让我帮你背了吧……”

    话音一落,墨狐与漆夜纷纷下跪,看着轩鹤说道:“见过主人!”

    “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没有说错的话,今天是你二十六岁的生……”说完,大和捂着剑伤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地的血迹……

    我这是怎么了?

    轩鹤这样问自己。

    为什么自己没有任何的胜利感?

    轩鹤这样的疑惑着。

    为什么我会为他哭?

    轩鹤这样的质疑着。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轩鹤!你的剑……有毒啊!”

    闻言,轩鹤这才缓过神来,看着自己剑上原本鲜红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但很快轩鹤又笑了笑,看着傲笑说道:“这下,我真的没有亲人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