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人不如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看着窗外的白云朵朵,女子坐在长亭独自发呆,长发飘飘,毫无约束的披在后,浅紫色的方矩长衣松松垮垮的挂在女子本是单薄的上,女子眼神迷茫,口中哼着一首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歌曲……

    “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

    长亭外白衣散发的男子站在百花丛中,静静的听着女子的哼出的曲调,不由得眉毛开始微微皱起,嘴角上却还是那样的笑,手中的羽毛扇也很是欢快的随着女子哼出的乐调摆动。

    不一会儿,女子的音乐声渐渐停止,男人这才走上前去,看着女子面容憔悴,柳眉皱起,心疼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啊……”女子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那张万年不变的笑容,没好气地说道。

    “哦?亮可不是这样觉得的……”男人用羽毛扇支起女子的下颚,眼中尽是调戏的意味,这让女子更是气愤,一手甩开男子的羽毛扇,转开始拿桃子吃。

    男子见女子转忽视自己的努力,不由得心中一紧,暗自说道:“没错啊……的确是按照孟楼主教得去做啊……怎么?难道长乐不喜欢这样的?难道她喜欢……”

    诸葛亮想罢,将羽毛扇放到桌子上,一手抓过女子的手,将女子放倒在长椅上,男子压低子,看着女子羞红的脸,不由得心跳加速,要知道这个动作自己是从来不会做的!

    不过为了长乐……拼了!

    男子想罢,本以为长乐会安安静静的把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却不料女子一拳挥过,男子起,看着女子依旧羞红的脸……不对!那应该是气红的脸……

    完了!

    “诸葛亮!你给我放正常一点好不好!!!”听着女子一声怒吼,男人一怔,原本那在手中的羽毛扇不知怎的突然掉落,这时,男子才慢慢吞吞的说道:“我以为你生气了……刚刚你那么惆怅……”

    “惆怅个!我那是在想歌词好不好!!!那么旧的歌了,总要让人想想吧!!”女子吼声渐渐消退,但是眼神里依旧有种说不出的胆怯,男子很想知道那样的胆怯是因何而来,又怎能让它远离长乐而去呢?

    “报告……”

    闻言,诸葛亮转看着后单膝跪地的男子,那个男人诸葛亮认识,那是南宫家的暗卫队长——墨狐。

    现在才来,应该是事解决了!

    “主人让我转告二位,游戏我们赢了……不过,主人说,‘希望夫人可以饶了舍弟,以后我会严加管教……’还有,主人说以后有用得着南宫家的地方,请诸葛先生捎信便是,我南宫家定会全力相助!就当是向夫人的赔罪!”

    诸葛亮没有回答,但是眼神里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妥协,毕竟那个南宫西顾是南宫和的亲生弟弟。

    “大和……告诉大和,我很幸福!将来会更幸福!”

    诸葛亮回过头看着已经站在自己边的女子,女子笑靥而语,声音也是异乎寻常的温雅娴,不由得诸葛亮笑了笑,长乐会以这样的表示人,说明她把那个人已经当成了陌生人……

    这对我诸葛亮来说是件好事啊!

    不过,月英啊……你说的天命难违是指这件事吗?

    总有种感觉告诉我……

    长乐还会离我而去啊……

    南宫家,地窖。

    昏暗的房间中,微微烛光艰难的支撑这片小小的光明,不远处一个人影微微晃动,这让火舌开始在黑暗中摇晃,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主人,我回来了。”

    墨狐声音微小,但却充满力量。

    男人没有理会,依旧坐在黑暗处,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的烛光,还有烛光下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多少年了?”男子清了清嗓子说道,声音也是那样的微小,但是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奈与惋惜。

    “主人,您该进药了。”说罢,墨狐从自己的前拿出了一个瓷质的小瓶子,之后拿出了一个如珍珠般晶莹剔透的小药丸,刚要送到男人的面前,便听男人自言自语的又说道:“父亲犯下的罪,我要如何偿他?他想要什么?我的命?还是南宫家的权位?要不就是……”

    墨狐不由得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主人,麻木,痴顿,犹豫……这些表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自从自己跟随主人以来,从没有见过主人这般的……颓废。

    那个原先的大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了!

    可为何……现在的主人就像当初见到他时一样?

    人,就是不能有感的啊!

    “主人,到进药的时辰了!”墨狐提高了些音量,依旧看着自己面前自言自语的主人,那个男人依旧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就在墨狐想要再次劝药时,他面前的男人嘴角抽了抽,看着自己,墨狐急忙把手里的药丸递上前去,可是男人“啪”的一声将药丸打掉,看着药丸消失在黑暗中,墨狐低下头不敢直视自己的主人,刚刚的那一笑,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林傲笑审得怎么样了?”

    墨狐一愣,但很快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说道:“行刑室已经在问了。”

    “很好!我要他狼狈不堪的出现在西顾面前,我说过,未经我的许过问我南宫家的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主人,林傲笑说要见您……”

    闻言,大和转过头看着门口的漆夜,二话没说,便直步走到了行刑室,刚一进行刑室,便闻到一股血腥味道,看着吊在梁上的林傲笑,大和悻悻地说道:“怎么样?林少主享用的如何?”

    沉默。

    “怎么?是我的人服务不周?林少主不满意?”

    依旧沉默。

    “那太好了!来人!把林轩鹤杀了!”

    “等一下!”

    看着墨狐走出行刑室,林傲笑大声疾呼,但是上的剧痛让林傲笑有些吃不消,清秀的眉毛一直这样紧锁着,眼睛狠狠的盯着大和。

    “说罢!我想知道的!”

    “你不是有暗卫吗?查一查就知道……”

    “你不配和我谈条件!”大和说完,单手一挥,漆夜拿起鞭子又在林傲笑上抽了几鞭子,林傲笑瞪着大和,看着林傲笑已经口吐鲜血,大和微微皱眉,说道:“怎么?还不说?”

    “你不配知道他的一切!”

    大和一愣,这句话他没想到林傲笑会说出来,但是细细一想,这句话有他说出来的确也是最合适的,不管怎么说,在西顾小时候照顾他,呵护他,把他当亲人般照顾的只有林傲笑了……

    “没错!但是我还是要知道!我要从你的嘴中说出来,而不是……暗卫的口中!”

    林傲笑看着大和微微变化的表,看着那张和轩鹤一模一样的面孔,林傲笑难以想象,面前的这个人会是轩鹤的亲生大哥!

    不过,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南宫和的话,这样的手段似乎还是给足了我的面子呢!

    “放我下来……”

    大和又是单手一挥,林傲笑便被人从梁上扛了下来,看着满是血的林傲笑,大和微微皱眉,和后的墨狐说了什么,只见墨狐冲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小药品瓶,药瓶精致但是十分小,全黑色,金色钩边,墨狐拿着瓶子来到林傲笑面前,一阵微香传入林傲笑的鼻腔,这股味道和刚刚在酒肆时的味道十分相像,难道,自己……被催眠了?

    很快,林傲笑的体上的疼痛感缓慢消失,嘴角的血液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林傲笑看着大和不由得笑道:“这样的欢迎礼,林某佩服!”

    “过奖!和无恶意,只是想知道西顾……林轩鹤的况而已……”大和说完,便单膝跪地,这个动作让墨狐和漆夜惊讶不已,自己的主人何时这样屈尊?而且对方还是个无名小辈!比起墨狐和漆夜,真正不知所措的是林傲笑,他曾想过南宫和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去搞跨林家,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南宫和会跪在自己面前!

    “你这是……”林傲笑刚要起,便听见大和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替父亲谢过林少主对轩鹤的照顾,也谢过对我母亲的照顾……”

    “二娘不恨你们的父亲……当然!她也不我的父亲!不然就不会给轩鹤起名为西顾了……”林傲笑说完,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依旧毫无表,便又说道:“二娘她从来没有后悔嫁给南宫家,也从来没有后悔嫁错人,只是她无法接受自己进不了南宫家……”

    “南宫家?呵呵!父亲没有和母亲说过吗?不让母亲进南宫家是因为不想让母亲守寡……毕竟我南宫家的男丁是活不过四十岁的!”

    林傲笑看了眼大和,而大和似乎在回想什么似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烛光,这个动作也是轩鹤的习惯动作,总是一个人看着烛光,或是思考,或是发呆。

    “南宫和,请你放开轩鹤可以吗?”

    “何意?”

    “在这样下去他会死……”

    “我明白了……我会放开他,替我父亲还他一切他应得……还有我欠他的那份……”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