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堂下一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冷夜如冰,酒肆里,吵闹声依旧。

    男人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为自己斟上一杯杯浑浊的米酒,男人看着昏暗的火光下,微小的火舌慢慢的开始吞噬着黑夜,火光旁,飞蛾依旧是那样义无反顾的追求着光亮,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男人微微一笑,露出了好看的弧度,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说它们呢?现在的自己不也是这样?

    失去了母亲,失去了人,失去了一切……

    唯一没有失去的,就是那越发浓烈的复仇之心,这样就够了!

    男人,拿起手中的酒杯,很是豪爽的举头饮下,然而当男人再次倒酒续杯时,他的面前却出现了一个黑衣男人,男人目光冷酷,面带一分笑意,三分礼貌,六分杀气。

    看着自己面前的黑衣人,轩鹤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么多的位子,请公子自便……”

    “林公子,难道不识得我了?”黑衣人的话音有些温柔,或是说有种女人的媚,轩鹤定了定神,单手抚额,但是眼睛却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开始缭乱,眼前的世界已经是那样的颠覆,算了,已经无所谓了……

    见轩鹤没有回音,黑衣人自顾自地说道:“前几公子还和长乐如此缠绵,怎地今就如此的无?”

    闻言,轩鹤眼前一亮,定睛一看,那样的面容的确是那个女人!

    可是那个女人来这里做什么?

    最重要的是,她来找我做什么?

    难道是……南宫家……

    还是……诸葛亮?

    “公子?”嫣嫣细语微微传入轩鹤的耳中,突然,轩鹤开始感觉自己头痛裂,而眼前却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变得清晰,等一切都明了后,轩鹤看见一个女人散发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面色惨白,时不时的还有血迹流下那苍白的皮肤,眼里是慎人血红色,瞳孔放大,为什么那样的眼看起来像是在笑?

    怎么?

    那个女人死了?

    没劲!

    轩鹤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仰头大笑,说道:“女人啊女人!还没对你做什么你就去寻死,还真是一步好棋!”

    “怎么?”女人沙哑的声音传来,这样轩鹤更是得意,大笑道:“怎么?对不起的腹中的孩子了?明明那天还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怎么现在知道真相吃惊了?”

    女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低下头,轩鹤狂笑的看着女人,然而就在这时候,女人的边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男人面色惨白,看着那张自己熟悉的面孔,轩鹤更是笑得得意,说道:“南宫和?你也陪那个女人死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轩鹤。

    “活该!谁让那个男人背叛了我母亲!你也背叛了我的母亲!背叛了我!明明都是一个母亲的!一个母亲!为什么我得不到的,你都得到了!”

    突然,轩鹤感觉自己的前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慢慢的,缓缓的,从自己的腹部慢慢流下,很快,轩鹤看见一个人影向自己的上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恶心的血臭味……

    “傲笑……”

    听着自己口里那已经是麻木的声音,轩鹤牵了牵嘴角,轻轻的接住了那个人影,然而就在自己要接住时,那个人影却在慢慢的变腐烂,皮肤与血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开剥离**,直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一具白骨……

    不知不觉中,轩鹤感觉自己的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头痛再一次如巨浪般袭来,就在轩鹤闭上眼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声音急切,却让轩鹤心中顿时踏实许多。

    轩鹤对自己说,他没有死……太好了……

    夜色黑暗,昏暗的火光努力的挣扎着,隐约中看见一个白衣人静静地倒下,酒肆静得可以听见外面的虫鸣,而屋内的人也停止了喧闹,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着杀意,直到一个面具男人的出现,那股杀气才缓缓退却。

    “你是谁?”面具男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喝着酒,举止动作异常的优雅,而其他的酒客这时也起,向面具男走去,而面具男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瞬间,屋内的酒客一个个的消失不见。

    “这孩子的大哥。”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白衣人的边,男人托起白衣人,低下头,又说道:“二娘要我照顾他……”

    “那又怎样?”

    “他是你的亲生弟弟!”男人有些激动,眼神依旧停留在自己怀里的那个白衣人的上。

    “那又怎样?”

    男人抬起头,看着依旧在独自饮酒的面具男,眼神里已经是无法忍受的恨意,而面具男只是勾了勾嘴角,之后静静的摘下面具,看着男人一惊,面具男说道:“南宫家的当家只有一位,再说……我像他吗?”

    男人看着那张面具下令人作呕的刀疤,仅仅只有面部下半部分还保持着原有的皮肤,上半部分已经因为重新长上的变成了嫩粉色,显然,那伤痕不是自己可以弄伤的!一定是经历了什么……

    “怎么?还说他是我弟弟吗?”面具男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嘴角挂起了浅浅的弧度,但是上半部分的脸上皮却在狰狞的扭曲着,那一瞬间,仿佛就是青云与烂泥的交织,不由得让人心生些许的怜悯。

    “南宫和……”男人的瞳孔在一瞬间紧缩,很快,男人便不由得退后了一步,脚底下也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终于自己的额头上还是渗出了冷汗,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大和依旧在笑,依旧不紧不慢的为自己添杯倒酒,依旧是那样冰冷的看着自己,看着自己怀里的轩鹤……

    南宫和究竟要做什么?

    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能放过这个孩子?就因为一个女人,就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弟弟?

    南宫家,究竟是不是人啊!

    “林公子,我希望这件事请你不要牵扯进来,不然的话,我会很难做!”

    闻言,林傲笑的后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男人面如桃花,柳眉杏眼,朱唇白齿,妖娆万分。

    “小孟!你怎么会……”林傲笑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挚友竟会站到南宫家的那一边,而且恐怕刚刚轩鹤产生的幻觉也是小孟做的手脚……

    “林公子,我记得我说过‘我要给菊听楼讨回公道’而现在我就要要回公道……还有啊,林公子或许忘了,长乐姑娘是我夫人的恩人,也就是我菊听楼的恩人!”小孟说完,自腰后抽出一把短匕首,手里不停的调试着手中的匕首,时不时的还玩弄些花样,俏皮的脸上那狰狞的笑,却如南宫和一样,不由得让人怜惜。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林家也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是鱼死网破,我林家也会护着这个孩子!”林傲笑很是平静地说着,但是语气里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压迫感。

    南宫和一笑,依旧饮着杯中的米酒,似乎在等待什么,一言不发,眼中似乎在在寻找什么,不停地巡视着这间不大的酒肆,很快,南宫和放声大笑,这让林傲笑不由得一怔,眼睛紧紧地盯着房间中的一角,声音平淡道:“出来吧……”

    许久之后,房间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矮小的影,随着影的越发清楚,隐隐幽香也随之飘来,很快林傲笑看着南宫和的面容又是一惊,那样的面容,绝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惊艳而妖孽,病态中却有种无法压抑的生气,这样的霸气更是让人寒而生栗!

    “许久不见了,司徒休。”南宫和的话语依旧是那样的平淡,这倒是让休老头一惊,短短的五年间,那个大男孩已经蜕变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休老头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大和,看着那耳朵上一红一黑两颗家徽石,不由得倒吸了口气,他还是做了!

    “你背叛了花月!”休老头看着南宫和,狠狠地说出了这一句,但是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些许的同,毕竟那红色的石头不是那么容易带上的!戴上后就意味着一生的忠诚!

    “背叛?没有忠诚何来背叛?我不过是把南宫家的暗卫组织起来了而已,我也不过是做了这暗卫的首领而已!”南宫和说完,起,缓缓走向林傲笑,动作看起来异常的艰难,呆板,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牵制着南宫和的步伐,而大和无视自己呆板的动作,看着林傲笑警觉的不断后退,南宫和再次笑出了声,道:“放心,我还不至于杀了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人!”

    说完,南宫和前忽然出现两个人影,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黑影,南宫和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我不去碰他就是了,漆夜,墨狐解开我上的蚕丝吧!”

    话音一落,两个人影由虚变实,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杀气十足的男人,大和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发誓!我不会动那个人一根毫发!不会违反约定!”

    漆夜与墨狐相互对视,左后还是让出了一条道,看着自己的主人走到那个和他拥有同样样貌的年轻人的面前,不由得浅浅一笑,说道:“果然和父亲很像……我就不像呢!没有父亲那样的敢敢恨,没有父亲那样的坚强不刚,没有父亲那样的幸福……你也拥有我所没有的啊……”

    大和说完,不由得眼中开始泛起雾花,顿了顿又说:“南宫西顾,母亲为你所取得名字啊……”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