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梦如刀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感受着项间均匀温气的轻抚,闻着鼻腔里不时传来的那一阵阵浓郁的檀香味,还有自己腰间越发紧的力道,我轻唤道:“孔明。”

    孔明没有答我,只是在我的颈上轻轻一吻,回应般的显得异常温柔。看着我将孔明推开自己的怀抱,孔明没有我想象的那种表,依旧是那一脸笑,不带任何装饰,如此干净的笑,也是如此单纯的笑,像垂髫孩童,像黄发老者,让人温暖,似乎要告诉我一些不过只是个梦……然而,这一切真的只是梦?

    看着这样的笑,我告诉自己不要哭,哭了就输了!可是不哭的话,我怕我依旧是这副麻木的脸,或许我已经忘了除了哭以外的表……

    这几年来,我以为自己可以安然度过,可是为什么又要发生这样的事?每次清醒过来我都再学着如何安慰自己,如何面对自己,可是,我做不到!我想对孔明笑,想告诉他我没事!我很坚强的!

    可是每一次自己建立起来的堡垒,都会莫名的被一股鸿浪推到,无论自己多努力,都是一样的结果!

    “孔明……那个,我想……”

    “想回家吗?这是小乔托我带过来的……”未等我话先说出口,孔明便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香囊,上面绣着凤凰涅磐……这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开始信仰的图腾,也是自己最喜欢的图案,见我不接过去,孔明又是一脸笑说道:“这是那孩子自己做的,用的是你那把霸刀上的刀穗……里面小乔还给你求了平安符。”

    说完,孔明将手里的香囊放到我的手里,准确的说,是强硬的塞到我的手里,孔明掠着我的发,温柔地说道:“我们回家。”

    听完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竟会想起梦中孔明的那一句:念你了……

    那一瞬间自己竟有些飘飘然,可是他越是这样说,自己就会莫名的越发厌倦自己!但是自己却每次都陶醉于那句话……每一句话都能让你记忆深刻,都能让你在瞬间为之感动,也都能让你在一瞬间给毁得粉碎。

    “休了我吧……孔明!”

    “你不能有这样的污点!”

    “你将来会是一国的丞相,权倾朝野……那样的你,我配不上!”

    ……

    为什么你不理我,只是笑?

    说话啊!说你不要我了!说你嫌弃我!说你根本就不我,只是把我当成是月英的代替……

    终于,眼睛又是一阵炙感,眼前的一切又变得如此的模糊,随着泪的落下,那张不可芳物的脸没有了笑容,只是看着我,眼睛似乎还是在笑,但是总觉得那笑很恐怖,令人胆寒……

    “等我……”

    留下这一句,孔明便转离开,没有半点的踌躇,随着门的吱呀声落下,一束光也消失在房间内……

    我呆坐在上,想着孔明刚刚的那句“等我”,孔明会做出什么事呢?

    突然,起,赤脚,直奔房门。

    门外,又是一番景色,依旧是夏末秋初,空气中却依然洋溢着草香,土香,阳光倾洒整个大地,树上蝉鸣不止,苍穹无尽的浩瀚……

    我疾步跑向那个不远处的人影,第一次发现孔明的背景竟是那样的宽大……莫名的感觉到,总有什么在吸引着我,很快就在自己拥着那个背影时,我知道了自己的心中那种感觉!那是这几年慢慢被孔明挖掘出来的,那个自己已经抛弃,却又重拾起来的!现在知道,是好呢?还是坏呢?

    “不要去!你现在掌管益州兵马,不能因私而忘公啊!那样我会拖累你!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败名裂……”

    自己话未说完,只感觉自己反被孔明抱住,而孔明依旧是那样的淡定,道:“你以为你的夫君,就懂得兵法?”

    看着我迷惑与担忧的脸,孔明又一次笑了,但是没有再说些别的,只是拉着我的手一起走向了内院外的大堂,就这样我和孔明肩并肩的走着,不一会儿,孔明便一只胳膊环过我的腰,将我紧紧地往他边靠拢,遇到婢女时还不忘帮我找了双鞋子,看着我穿起鞋子,孔明又开始打量我的衣服,我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色抹长衣,露出的部位,似乎让孔明甚是苦恼,我当时以为孔明觉得这样有失体统,然而孔明却说,喜欢自己这样的打扮,但是又不想让别人看到,那时正因此而烦恼,最后还是请女婢找来一件衣服,换好,穿好后,我们才走进大堂,当然以上全是后话!

    还没进大堂,便听见玲凤姐尖着嗓子开始与一个男人争吵,时不时的还有一个男人帮腔的声调,但是玲凤姐似乎根本就不睬那个声源。

    走进大堂,堂内有五六个人,但是入席的只有三人,一个是坐在玲凤姐边的小孟,看着小孟一副委屈的样子,任谁都知道刚刚小孟的搭腔没有讨到玲凤姐的欢心,堂下,左边第一席位空出,而孔明直径向那个位置走去,显然,那是为孔明留下的,孔明对面是一个面无表,独自品茶的男子,男子带着半个银白色面具,待孔明落座后,微微欠,简单一礼,而那男人的后却站着两个英气人的青年,两人着黑衣,一个人配刀,另一个人没有带任何的武器,依旧和玲凤姐争吵着,完全不顾我和孔明的出现,倒是那个配刀的人,很是礼貌的行了一礼。

    “诸葛大人,你可来了!”

    闻言,诸葛亮将凝在面具男的目光,转向小孟,有礼貌地说道:“亮给各位添麻烦了……”

    “哪里的话!夫人能到我菊听楼来那是我们菊听楼的荣幸!”小孟说完,便示意仆人上茶宴客。

    “别寒暄了……进入正题吧!”面具男刚一发话,我便浑打了个寒战,孔明看着我,说道:“我在呢……他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蜷腿坐在孔明的边,不由得子往后搓躲了躲,将自己遮挡在孔明的后,而孔明倒也很配合,将羽毛扇放到我的手里,用体遮住了我。

    “诸葛夫人似乎对我家主人有什么误会?”

    闻言,我看着面具男后没有武器的男人,男人面无表,眼睛直直地盯着我,而这时,面具男却严厉的呵斥道:“主子说话,有你插话的份?”

    “属下告罪。”黑衣男子一愣,目光再次投在了我的上,冷酷,无,但是又有种无以言表的温

    说完,面具男看着我恭敬地说道:“家奴无礼,还望诸葛夫人见谅。”

    见我没有回答,面具男笑了笑,礼貌而又不失妖娆的笑容,让自己边的孔明不由得子微微一怔。

    “呵呵!南宫家的当家人家教还真是严格啊!”说着,玲凤起来到我的边,看着我散落的发,自己从发间拿下一直发簪,三两下便将自己的头发理好,别住,说道:“妹子,想吃什么吗?姐给你去做!”

    “那个……我刚刚已经吩咐宴客了……”小孟在一旁有些难堪,但是玲凤无视小孟,依旧说道:“姐给你做酥饼好不好?”

    “好好!!!我要夫人做的酥饼!”小孟依旧在一旁搭音,但是就在玲凤白了他一眼后,小孟仍旧不放弃的重复的说着。

    闻言,玲凤极为不爽的看了眼小孟,瞬间,小孟收起一脸的孩童笑,变得异常的严肃而认真的说道:“今请两位来,是来商议一下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出击……”

    “这是我南宫家管教不严……定当取南宫休首级以献诸葛先生!”面具男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依旧停留在自己的上,不是为何那一瞬间自己竟有种怀念的感觉……现在的自己还在期待什么?期待着那个衣冠禽兽为我做些什么吗?

    不要开玩笑了!

    突然,自己的手被上一只更是温暖的手握住,我看着孔明的笑,那笑容似乎在告诉我一切事交给他就可以了……

    “呵呵!我想那个南宫休不是主谋吧?不是吗?”说着,孔明将目光移到了那个面具男的上,笑容中少了三分礼貌,多了三分戏虐,少了三分敬意,多了三分嘲弄,少了三分熟识,多了三分冷漠,少了一分敌意,多了一分杀意……这样孔明只有在刘备的军中大帐中才会出现……

    “哦哦?这话什么意思?”小孟一脸白痴样的问道,而他后的问峰则咳了一声,示意不要打断那两个人的谈话,不然一不小心弄不好立场,会招来灭顶之灾的!

    诸葛亮,几乎掌握西川全部兵权的人,要是激怒了他,那十万大军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他们一人一口口水,也会水淹我们菊听楼!就算不用兵,以那个人的谋智也绝不会让我们菊听楼有好子过!更何况,官道上的人黑道上还是少惹为妙!早知道这样的麻烦,当初就不该阻止主人杀了那个叫长乐的女人,如果那个女人死了的话,我菊听楼就不会这样天天鸡犬不宁!

    不过……就算做的再隐秘也会被南宫家发现啊……那个南宫和……

    南宫和,连林家的林傲笑都不敢招惹的人,家族虽然个个都是短命鬼,可是那些暗卫的实力不可小看!那天在林家,自己就已经见识了南宫家的厉害!恐怕那天谈论的事已经一字不落的全灌到了南宫和的耳朵里,就算我们在数量上占优势,可是,要是发生冲突,绝不是两败俱伤那么简单!

    可是,我很想知道,要是南宫家和诸葛亮产生冲突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这样做的话,就要向那个女人下手,真没想到,那样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竟会让那两个人如此的……着魔!

    想完,问峰的嘴角刮起了猥琐的笑容,因为,问峰知道,若是这两家打起来,恐怕就是两败俱伤,如果到那时……我菊听楼就能争霸西川了!

    突然,问峰发现自己的主人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勘察自己的面部表,恐怕自己刚刚想的事,自己的主人已经知道了……就在问峰想要征求意见的时候,却发现小孟嘴角抽了抽,问峰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不会动那个女人的,同样也不许自己动她,再看看玲凤的表,问峰微微一礼。他明白主人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舍得动,因为主人的心已经和玲凤长在了一起……她伤心,主人也会痛不生……

    南宫和没有任何话语,只是静静的在思索着什么,很快一只镖从堂外飞来,在南宫的桌面上,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只独特的镖,而面具男只是一笑,说道:“咱们要开始了……”

    “呵呵!看来要请孟当家帮帮忙了!”孔明说完,笑了笑,看着小孟一脸的迷惑,顿了顿又说道:“难道孟当家就不想知道是谁陷害菊听楼的?”

    “好!我帮!但是我有个条件!”

    小孟话一出,他后的问峰顿时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主人,难道自己的主人有毛病了?居然和他们讲条件?

    不过……这倒也好!

    “请说!”两个不约而同的声音让小孟一脸欢喜的笑,说道:“诸葛先生,你贵为军师,我想……”

    “抱歉!此次前来我仅以诸葛亮的份,不是以军师的份!不过我听说孟楼主要一笔大生意,我倒是可以拿出些钱来,让孟楼主做更大的生意!”

    “说出来听听!”

    “钱三千,金五百,如何?”

    “孔明!咱们哪有那么多的钱?”见我一搭话,孔明笑了笑,说道:“我说过,有我在,你放心!”

    “可是……”孔明用羽毛扇轻轻的遮住了我的口,示意不要再说话了,可是我怎么能不说?那样的钱几乎可以装备一支近万人的军队……何况现在汉中战事紧张,西川上上下下全部节省再节省,就是为了可以扩充军队,这样的钱我们怎么拿得出?

    孔明看着小孟,而小孟却似乎皱了皱眉,很是不满意的样子,然而就在玲凤的一声咳嗽声下,小孟立刻挂上笑容说道:“因为你们的罪了老婆不值当!那就听你们的吧!不过南宫家我要你们把暗卫借我用用!限期两年!”

    “可以!我借你二十人如何?”

    “非常好!”

    “那么我们就开始行动吧!”

    面具男话音刚落,他后的一个黑衣男子便走到小孟面前,一脸笑容,说道:“孟楼主,漆夜失礼了……”

    就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一张原本天真的脸,竟变成了另一副样貌,话说,看起来极为眼熟啊!

    “长乐?”

    我一惊,看着边的玲凤,而孔明倒是笑得很开朗,看着面具男说道:“南宫家果然名不虚传!这一计,亮佩服!”

    “诸葛先生过誉了!”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