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请客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不知何时,夜空中竟下起了这般温润的雨水,丝丝绵绵,落在脸上的时候冰冰凉凉,看着边忽起的薄薄水雾,赤衣男子独立河边.

    他很瘦,露出的手骨白得几近透明,手中拿着一小壶熟褐色的酒瓶,当仰头狂饮时,男人的瘦弱似乎让别人感觉那是与众不同的大气与坚毅,明明上的衣衫已经湿透,然而却半点狼狈的样子也没有!

    突然,男人的后出现了一个小的影,声音沧桑却又犀利,道:“交到菊听楼了……至于会不会就引起你所期待的事,一切就要看天意了!”

    男人没有说话,依旧独自在雨中饮酒,被雨打湿的有些苍白的脸上,休老头早已经分不清哪些是男人的泪,那些是天上的雨水……

    “回去吧……晚上的雨伤!”

    说完,休老头看着男人依旧毫无动静,便静静地叹了口气,之后打着伞在雨中消失。

    男人看着面前的这片湖,静谧的有些让人害怕,然而这里却藏着男人一生最珍的东西!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母亲投河自尽,在这里他看着自己心的姑娘坐上了别人的花轿,还是在这里,他变得一无所有!

    这一切都是他害得!可是他已经不在了,所以!花月!我要你父债子偿!

    要怪就怪你所专一的人……不对!

    明明是个男人!居然为了个男人而抛弃我母亲?!那是你的结发的妻啊!活该!你活不过四十三岁!也活该你儿子要经历此劫!我会看着你儿子死的!而且会亲眼看着他死!不过……干干脆脆的让他们死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你了?所以啊!在我边的人,你认识吗?

    现在,你的人,已经是我的奴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会哭?

    边除了那个奴隶之外我还有什么?有这件宽敞无比的房子?还是这个不惜劳人劳财的后院花厅?我要的是什么啊……呵呵,或许连我也不知道!

    突然,湖面上仿佛有个人伸出了双臂,无比温柔的迎向他,“来吧……我的儿,我的西顾,来母亲这里……”

    那声音是多么的甜啊,仿佛鸟语花香中最深的呼唤,他眼中起了一阵迷离,这就是小时候自己最怀念的呼唤?

    手臂依然在前方迎接他,令他想起了小时候蹒跚学步时,母亲也是这样在前面一步一步的呼唤着他的名字,鼓励他向前走去……

    母亲?等等我啊!等我……

    等我?为什么要等我!我还不能和母亲去啊!我还没有复仇啊……

    “鹤轩!林鹤轩!妈的!找死给我死别处去啊!别他妈死我家!”

    闻言,男人看着自己上方的脸,又是那张脸,为什么自己总是那么的……反感那张脸?可是又为什么自己现在又是那样紧紧拥着那个怀里无法释怀?

    天啊……

    母亲,儿随后就到……

    “砰!”的开门声,震得男人一惊,手中的药碗突然坠地,看着深棕色的汤药如蜘蛛网般在地上铺张开,木碗则只是静静的挂在那张网上,没有丝毫的反抗。

    “王八蛋!你小子少给我惹完麻烦就死?”

    闻言,男人只是淡淡的一笑,笑得十分无力,之后自顾自的解开自己的衣襟,平躺在上。

    “喝!这倒懂得惑了?别以为老子上什么货色都上!说!你是不是没听二娘的话,惹了南宫家?”

    鹤轩依旧无语,见男人不来软塌,便又自顾自的将被轻盖上,转过去,不去看依旧站在门口的男人。

    “哼!什么东西!没有时,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可是,现在你拥有了一切,还想要什么啊!”

    “他的命!”

    “哈哈哈……真是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随你便吧……我不会再阻挠了,可是请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不在是我林家的人,从此我林家也不会保你!所以,现在就拿着你的东西滚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鹤轩缓缓起,面色无光的看着男人,穿戴好自己的衣服,散着依旧湿漉漉的头发,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门,临走时没有看那个男人一眼。

    见鹤轩走远,男人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门框上,随之,门框上便出现了一个深坑,男人恶狠狠的眼神依旧注视着那个已经消失在假山后的背影,气得又一脚踹在了门框上,随之,男人捂住自己的脚,门框上挥起微微尘土……

    “妈的!说句好听的就那么难?”

    “哦哦哦?笑哥,怎么被一个这么一个……给耍了?”说着,一个声音自房顶上传来,男人看着房顶上那个花花绿绿的大孔雀依旧望着那个颓废的人,嘴角又是一脸瞧好戏的笑。

    “见过,林少主。”

    闻言,男人又看了眼自己边的问峰,没好脸色说道:“本少主心不爽,请回吧!”

    刚要转离开,却不料被房顶上的一声惊住,不由得再次反问道:“你说什么?”

    “南宫已经行动了……我菊听楼已经是……唉!恐怕这院子里已经有了不下三人的耳目在盯着这里!”说完,房顶上的大孔雀,将手里的匕首刺向了假山的一处,很快假山上便流出丝丝血迹,就在下一秒,一个黑影闪动,又一次消失在假山处。

    “你是怎么知道的?”男人问道。

    “嗯嗯……刚刚那里有只老鼠,本想抓的,没想到那里却又个人!”花孔雀像是猜对了谜语一样。面脸得意的笑,而问峰也是一脸得意洋洋,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啊!

    “问峰啊,好些子不见,你也和小孟是一个水平的人了!我林傲笑佩服!”

    林傲笑话音刚落问峰脸上的笑容便立刻僵住,之后迅速的恢复了严肃的表,而这时,原本在房顶上的花孔雀也一个翻华丽丽的站在林傲笑的面前,道:“那个小妮子还真是够冰啊!”

    “那也好过你家的婆娘!”

    “你懂什么!我家小凤凤很是温柔娴淑,乖巧疼人的!”

    “那就疼了你一的鞭痕?”

    “你懂什么!打是亲,骂是!这是亲!”

    “切……说破大天就是个怕老婆的主!”

    “唉!我就是个怕老婆的主,怎么了!哪像你啊,后天灾害,惯出一大男子主义!咱这好!先天的!从骨子就带着的!羡慕吧?我有妻迎房!”

    突然,两人被问峰的咳嗽声打断,看着问峰的表,小孟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你媳妇不如我媳妇好!”

    问峰脸上顿时万分尴尬,他的原意是想让小孟别贫了,直接讨论主题,却没想到他冒出这么一句话?而对面的林傲笑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自己的主人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问峰!我饿了!我们回去吧!”

    “啊?”

    “啊什么啊!我想夫人了……我要回家!我不管!你不让我回去!我就……我就把你十岁时还尿的事告诉笑哥!”

    “那是你吧?”

    闻言,小孟看了眼自己边的林傲笑,这才意识到,小时候自己和笑哥走得很近……至于问峰,小时候就是个无聊时打发时间的玩具!

    问峰看着自己面前的主人,心中不由的暗叹,我不过就离开主人两年,没想到原本乖巧的主人……竟被林傲笑变成了这样!不过还好……林傲笑没有向主人灌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毕竟现在的主人还是喜欢女人的!

    问峰看着两个人不相上下的炫耀自己的所,问峰突然感觉这个世界似乎在捉弄他!无奈般,问峰看着自己的主人,说道:“夫人要主公有事告知林少主……”

    说话间,问峰特地在“夫人”二字上加重了语气,看着小孟脸色一变,立刻升起了官腔,摆起了架势,说道:“林兄,我们进屋论事!”

    说完反客为主的向林傲笑灿烂一笑,随着转头的那一瞬,目光也扫了眼这偌大的花园,不觉间四处黑影攒动,但很快一切又恢复寂静,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眼睛产生的幻觉。

    林傲笑见小孟这般嘴脸,自知是什么事,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爽,不是自己不想保鹤轩,而是自己保不起!若是保他一个,这整个林家上上下下都要遭殃啊!何况那南宫家虽然命数不长,但是这个家族却在四百年里不断地生根发芽,家族成员之广布,恐怕已经遍及这三国之中!而且家族成员又多隐姓埋名,以查的便有几名在曹那里手握重权,更何况也有些人也在这西川效忠刘备……就算林家要拼命,恐怕,也只是以卵击石!我林家是以商业为本,要是处理不当的话……随便给我林家背个什么罪名,恐怕我林家的灭族之不远矣!

    “笑哥?”

    闻言,林傲笑抬起头看着在自己面前从进门到现在一言未语,却已经吃得满脸笑容的小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孟,今年已经二十四五了,行为举止却如顽童……要他支撑这样的家族,也不比自己容易许多……

    “也就是说,那个女子在你那里,玲凤也知道了伤害女子的人,所以便杀了南宫家的人,之后南宫和找上门来,你这才……”

    “没错啊!女子是夫人的恩人,还是好姐妹!夫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就瞒着我们去了南宫家,再然后夫人没有找到南宫和,就把他家的仆人杀了几个泄泄气,再再之后,夫人就被人利用了……嫁祸到我菊听楼来……”

    “然后呢?”

    “呵呵……就算别人不知……小孟我也知笑哥的那人和南宫家的大当家简直就是……”

    “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想笑哥比我还明白我的意思!”

    小孟话音已毕,只是依旧静静地吃着手里的酥饼,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傲笑,似乎在深思,又似乎是在示威。

    “我已经把他轰走了……你还不满意?”

    “那就好!要是和笑哥发生冲突的话,小孟我可就狠不下心了……”

    “放心!我林家不干涉!”

    “就算我要杀那个男人还我菊听楼清白?”

    “请便。”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