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祭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西川,某山谷中,南宫家二府邸。

    “你们看见大当家的吗?”女人焦急的向边过路的仆人们问道,而仆人们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头离去,女人疾步走在花廊间,上的长长蝶花彩衣也随着女孩的一举一动宛如花间群蝶飞舞。

    花园中,女孩看着院内开满的绯红的芍药花,耳边总能想起自己夫君看花时说的那些话,“什么只为你而开!”“什么有芍药含泪!”他的心里想的全是那个女人!想着又是狠狠的跺了跺脚,气嘟嘟的说道:“定是去找那个女人去了!讨厌!”

    说完,女孩拔出腰间精致的弯刀,便向花群砍去,看着那些被自己砍下的花纷纷落下,其中一片还恰恰的落到了自己的手上,女人看着绯红的花瓣,长舒了一口气,低着头,想着自己形单影只,而那个人边却是比翼双飞……不由得女人心里又是那一团火!为什么这五年来,自己的朝朝暮暮竟不如一个女子的绝怨恨!

    突然,女人发现又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慢慢的那个影子便于自己的影子重合,女人刚要抬起头,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别到了自己的发间,女孩回头看着男人微笑的脸,顿时眉开眼笑,白齿朱唇的笑着看着那一袭白衣的男人,说道:“你跑到哪里去了!人家想你了!”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女人,这时,女人拉着男人走到了凉亭,男人疑惑地看着女人,而女人依旧是那张天真单纯的笑说道:“我帮夫君梳发!”

    话音刚落,女人便帮男人整理着一头的散发,女人看着男人一脸笑,但是她知道在男人的心里,自己做的再多,也不如那个女人对男人的一颦一笑,哪怕就是与男人多说一句,男人也会觉得是那样的幸福!女人仿佛听见男人微微一笑,之后便感觉自己的腰间一紧,女人低着头看着将头埋进自己怀里的男人,不慌不忙地说道:“怎么了?不怕就这样压了我们的孩子?念休?”

    “我只是把我的东西拿回来了而已……别再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好吗?我只是取回了我的,然后交给你!”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入女孩的耳中,女人习惯的再次笑了笑,说道:“又哭了吗?”

    女人抬起男人的脸,看着那张令自己**的脸,洁白的脸上满是忧伤,眼神中近乎是一种呆滞,女孩看着男人又问道:“不会后悔吗?”

    见男人没有回答,女人推开男人,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朵朵白云自顾自的说道:“后悔了,夫君可以去找她,我想说,无论以后夫君如何,就算你的心不在我这里,体也不在我这里,我也不会后悔!小月能做的就是守着腹中的孩子等你回来……”

    女人还没说完,便又感觉自己被揽入了那个怀抱,男人的上此时没有以前的药香,换之,是淡淡的檀香味,很是好闻。

    “谢谢你……小月!”

    马车中,

    我拿着手里的木质纸牌,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孔明和小乔,看着那两个人一脸迷茫的样子,我坏笑的说道:“炸弹……”

    见我一出四个J,孔明立刻一改刚才的迷茫,面色从容,还不忘带上那一脸上阵杀敌时高傲的笑,说道:“再炸!”

    我怕你怎地?我还有炸弹!

    就在以为终于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的时候,却不料满把牌的小乔,声音极其的淡定地说道:“两张大王!”

    “不要……”我看着小乔的下家就是孔明,而孔明也是满把牌,我料他定会有单牌!既然两张大王斗下来了,剩下的就是四张二当天下的时候了!我还有两张牌,一定要坚持住啊!

    “顺子。”看着孔明一张一张的把牌拿出来,最后手里就剩下了两张牌,那双会笑的眼依旧看着我,有些故意的问道:“要吗?”

    “不要!”我合上手里的牌,顺便用长长的袖子挡住牌,而孔明这时却笑了出来,说道:“不用挡了,你手里的是一张红桃二,还有一张草花四,对吧?”

    见我一惊,孔明笑的又是无奈,说道:“难道你不记牌吗?两张二,你坐车!”

    孔明话音一落,小乔也把手里的牌摊在了我面前,天呀!那小子手里是满手的顺子!

    “地主又输了!”说完,小乔往我脸上又贴了张纸条,又遮住了自己眼前的一片光,我怒视孔明,而孔明却宽慰我说道:“长乐,你不是这不赢房子不赢地的,不就是个玩嘛!”

    “你们父子两个合起来欺负我!!!”

    “天地良心!我和父亲没有串通啊!我也不是父亲的内应!母亲是地主不是吗?”小乔一个接着一个的军事用语,弄得我满头冒泡,我低下头,看着自己又一点点大起的小腹,故作哭腔的说道:“孩子啊,还是你和娘最好了!”

    孔明看着我不语,只是一脸的笑,温馨而幸福的笑。

    “咕噜……咕噜噜……”

    我咬着嘴唇不好意思的看着孔明,而孔明也很快明白了我要什么,便向车外的仆人说道:“停车!准备支火造饭。”

    “最喜欢孔明啦!!!”说着,我一下抱住了孔明,也就在这时,小乔也很识趣的躲到了一旁,之后,实在受不了便下车去找水了。

    “以后不可这样啊……”孔明回抱着我,看着我一脸兴奋的样子,温柔地说道,但是完全听不出任何的责备之意,就这样的让我撒,闻着阵阵的香气扑鼻,孔明替我掀开帘子,小心的把我扶下了车,待我站稳后,还不忘理了理我乱了的头发,说道:“还是女装适合你啊!”

    “那还用说!”说完,我拉着孔明坐到了饭桌前,看着桌上的食物,还有边的侍女,有种很怪的感觉啊……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开始怀念在家里时,大家相聚一堂的时刻!

    “你们要坐下来一起吃吗?”我端着盘子,看着边的侍女,而女人看了眼孔明之后怯怯地说道:“奴婢不敢……”

    我咬着筷子,嘟着嘴,看着孔明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手旁的羽毛扇也想它的主人一样安安静静的躺在桌子上,而小乔则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一伸手,示意边侍女退下。

    我似乎也明白了刚刚自己犯了一个很傻的错误,在这个礼乐崩坏的时代,就是要守礼!而那礼就是上尊下卑,忠孝廉耻……

    “这里不是你的时代,长乐你忘了吗?”孔明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不温不火的说道,放下手中的碗筷,喝了口水,又拿起了手中的羽毛扇,说道:“这是你送我的羽毛扇,记得那天我说过什么?”

    见我没有回答,孔明又说道:“你是诸葛家人,而不是你说的那个二十一世纪的人了!”

    我点了点头,继续吃着碗里的白饭,而孔明则叹了口气向不远处的侍女说道:“你们也填些菜吧……那么多,我们吃不了!”

    看着侍女们一脸欣喜的笑,我放下了碗,呆呆的看着孔明,而孔明则伸手帮我拿掉了嘴边的饭粒,之后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说道:“这不是你希望的吗?反正同桌进食我不能许,要是别的话,还是可以……”

    我笑呵呵的看着孔明,从来没发现原来孔明是那样的……果然是个模范丈夫啊!还是很疼你那滴滴的妻嘛!

    就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发现不知为什么前方负责架马车仆人突然从座位上摔倒,随后还有好几个仆人莫名的晕倒,孔明把我扶上车,看着我,笑了笑,放下帘子直径走到了马车前,然而不知为什么,只听马的一声嘶鸣,坐在马车中自己便感觉自己是在飞奔啊!浑上下不停的随着马车的颠簸而左右摇晃!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的,仿佛要把一切都吐出来,我艰难的拉开帘子,在眼旁飞速而过的树间,却看见远处的孔明竟倒在血泊中!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很久,马车才停下来,我掀开帘子,跑下车,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马车会停下,我扶着马车,弯下腰把刚刚吃的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之后自己则是不停的干呕,就在这时一个人送上了一只手帕,我接过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嘴,什么味道?

    很快,一股比手帕上更浓郁的香味传来,就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我的面前闪过了一袭白衣。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