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番外 南宫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建安十五年,吴将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岁。瑜卒,统送丧至吴,吴人多闻其名……

    建安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遣法正迎先主,使击张鲁。亮与关羽镇荆州……

    建安十九年,诸葛亮留关羽守荆州,与张飞、赵云分兵与刘备会师。刘备攻占成都,诸葛亮任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

    建安二十年,诸葛亮整顿巴蜀内政……

    一切都按照历史的进程在前进啊!可是唯有自己还是五年前的那个自己,五年了!如果再来一辈子的话,真想对下辈子的我说句:若有来生,别用太深啊!

    尤其是那种轻易对别人说,固执的将别人心门打开,却又玩笑着离开的王八蛋!

    “长乐啊……要幸福啊!”

    耳边突然传来那一句熟悉的声音,我缓缓睁开眼,却不知泪早已经流了下来。我看着墨灰色的天花板,徐徐微风吹入这件诺大的房子,之后慢慢的消失在房间的某一住,一切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

    我无力的支起子,任由后的发随意的飘落,看着桌子上早已经冷却的食物,我蜷起子,将头埋进了双腿间,也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时我才意识到,来的人不是每天换饭菜的女仆。

    “怎么?不合口味?”诸葛亮来到我面前,轻轻地抬起了我的头,满眼尽是我不知道的神,那颜色是我读不出的……总觉得棕色的眸子下,还有什么东西在泛着光,像水般灵动,却犹如山一般坚固!

    “没事……过一会就好了……”我依旧看着诸葛亮的眼,脸上早已去了忧伤挂上了懒懒的笑。

    “老爷,夫人……要启程去西川了。”仆人看了眼我和诸葛亮,嘴角不知为何挂上了一个很是险笑,仿佛看见了什么正在偷的男女。

    “知道了,下去吧!小心子!”诸葛亮说着,把我搀了起来,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肚子里又有了一个新的小生命呢!

    “孔明啊……不用那么小心的,才两个月而已,我没事的!”我说完,看着孔明一脸的严肃,很快孔明便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那可不行!在这个时代,就乖乖的听为夫我的话!”

    我在心里默笑了两声,看着孔明小心翼翼的帮我准备饭菜,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不知为什么每次摸,这里都会是暖暖的……

    “孔明啊……走时我们去看看月英吧……”我话一出,孔明微微的怔了怔,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说道:“你原谅月英了?”

    我笑了笑,无语,接过了孔明送上来的一碗温的粥,看着里面各种捣成碎末的补药,幽微的药香缓缓的飘入鼻腔,这种味道真的很怀念啊……

    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是那么霸道不通事理,是不是还是那飞扬跋扈的眉,是不是还是那张让人怜惜的脸,是不是……

    “长乐?”孔明见我不又落下了泪,拿过了我手中的碗,拉着我的手坐到了我的边轻轻的把我揽入怀里,淡淡地说道,但是那淡淡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关怀。

    “我没事!就是想起了不该想起的……”我擦了擦眼角的泪,笑嘻嘻地说道,再次拿起那碗泛着药香的粥,舀起一勺,吹凉,放到孔明的嘴边,说道:“夫君尝尝怎么样?要是苦的!我可不喝啊!”

    见我又恢复了往的笑容,孔明似乎也叹了口气,说道:“好好!全都依你!”

    用完早膳,在孔明的搀扶下,我走出了那个自己住了四年多的房子,我回头看了眼那个写着“诸葛”两个大字的牌匾,不由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委屈,现在我已经是孔明的妻了……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南宫和……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我总能想起这个名字?

    是你不要我的!这怨不得别人啊!

    我究竟要痴心到是什么时候?

    “长乐?我们要走了……”孔明在我边轻轻的把我往怀里靠了靠,恐怕我心里在想什么他早就知道了,毕竟他是个聪明人啊!察言观色从他的骨子里便透着那样的优秀。

    “孔明啊……那个地方我在再去一下,我的家!”

    “我就知道你会去……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说完,孔明把我扶上了马车,看着我又是那一脸的笑,不过不同的是,那笑是只属于我的笑,而不再是月英……不!也许仍旧是对月英的笑,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我!

    我坐在马车中,不觉得手再次摸到了自己的腹部,闭上眼,感受着自己的正在孕育的另一个生命,我笑了笑,或许这个即将出世的孩子就是我唯一的寄托吧……

    “夫人,我们到了!”

    闻言,我被女仆扶出马车,待自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衣罗裙后,直步踏入那个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家,焦黑色的梁柱似乎还在诉说着那一夜的熊熊大火,院内的杂草也已经长到了腰际,屋瓦散乱的堆到一旁,放眼望去哪里都是废墟!

    我走进那个曾经充满无数回忆大堂,在这里我们吃饭,聊天,相互打趣;在花园,玲凤教我如何习刀法;屋顶上,和那个人一起看星星;走廊间,和那个人聊着过去……

    不知不觉中,自己走到了自己的地下酒窖,我蹲下,看着黝黑的酒窖内,依稀还能闻见当年的酒香味,在这里,他和我说了自己的过去。

    我拿出怀里的一只发簪,这还是那次惹我生气时,他送给我的礼物呢!不过,现在就算了……我把发簪放到了地上,就这样静静蹲在地上看了它很久,说真的,现在的我脑子里不知道还能想些什么,我只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不过,想来,知道这个就好了……因为我还有孔明啊!

    五年了……我也要重新开始了!

    “请问夫人可是长乐?”

    闻言,我猛地抬头,却发现声音是从地窖内传来的,我好奇地看着地窖,而这时,地窖内似乎有什么动静,慢慢的在阳光下,一张白色面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随之映入眼帘的还有左耳上那黑灿灿的耳钉一样的饰物。

    “你是谁?”我立刻起,急忙退后了几步,刚要开口叫人,却发现门外竟一个人都没有,我疾步后退,尽量与那白衣白面具的男人保持距离,而男人看着酒窖边的发簪,笑出了声,刚要弯腰捡起,却没有料到无数的石头会向他砸来,男人站着不动,用手去挡我丢过去的石头,直到我看见那面具上留下一丝血迹。

    “这是你的?”男人没有理会自己头部的血迹,执意要弯腰捡起,边捡起,边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你的……”

    说完,男人向我走来,乌黑的发在我眼前被微风吹起,之后隐隐的遮住了脸上的面具,男人用手撩开眼前的发,露出了那双流水般透彻的眸子……

    就在那一刻,我以为自己面前的会是他!

    “有个人说要我幸福,现在我很幸福,腹中还有了夫君的孩子,我很幸福……”

    “幸福……为什么还要哭?”说着,男人用手摸去了我眼角的泪,男人盯着自己食指上的泪,眼神变得异乎寻常的安静。

    “不管你的事!把簪子还来!”我看着男人,伸手要抢,但是很快,男人一个侧,我扑了个空,也就在这时,自己面前又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孔明紧紧的抱着我,看着对面的男人,一脸戒备,说道:“汝是谁?”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手里的簪子,说道:“给你……”

    “不需要……现在我不要了!孔明我们去主公那里!”说完,我转拉着孔明离开,隐约中听见男子说了句“不叫军师,而是孔明啊……”

    当我再次回头时,白衣男人已经爬过残垣断壁,消失在一片废墟后……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