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南宫往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一)心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白衣男子看着天空上飞过的鸟,不由得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自己的眼前一片眩晕,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好等着那阵眩晕过去,就在这时,原本在自己边的长椅,却消失了踪影,换之,是一个坚实的臂膀,只感觉自己被拥进了那个怀抱,我笑了笑,心里的那阵恐惧也瞬间消失,待眼前扭曲的景物恢复,我抬头看着那张自己熟识的脸,说道:“你的手!”

    说完,后的男子依旧把手放在了我的项间,玩弄着自己的长发,另一只手顺着自己的前,腹部……慢慢的向下探去……

    “放肆!”说着,自己从袖口里抽出一把短剑,死死的抵在了男人的脖子上,而男人没有躲避,用手微微一挡,便接下了自己的一剑。

    “花月生气了?”男子笑着说道,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看着自己怀里一脸怒气的美人,又是一脸怜惜的笑,说道:“夫人不在,就不能陪我吗?”

    “放开我!这是命令!司徒休!”听着自己近乎于喊出的话语,男子一愣,心不甘不愿的放开了手,之后退到了主仆之间的距离,俯叩首,恭敬地说道:“请主公见谅……”

    “滚!夫人不在这几,我不想看到你!”自己说完转过不去看跪在自己面前的休,心里就是有万般的不舍,在这时候也必须得狠下心来!都是自己的错啊……让休有了对我不该有的感!既然是我让他燃起的那不伦之火,也就让我将它浇灭吧……

    “花月……”休近似恳求的声音自后传来,我知道自己的眼前已经开始泛起了雾水。

    “注意你的言辞,我是你的主公!退下了……”我抬起头,好让那泪水不要掉下,可是后的人依旧是那样的倔强,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平稳了自己的气息,又一次加重语气狠狠的说道:“退下了!左右!请管家退下!”

    后的人没有回话,只听见两名侍卫叫痛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休定是把气撒在了那两个士兵的上了,自己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刚要回过头,却看见那张脸依旧一脸笑容的看着我,向远处看去,那两名士兵蹑手蹑脚同声同步向远处走开……

    “休!你!”我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有什么东西早早的盖上了自己的唇,休看着我,舌头还不停的想在我的齿间找到入口,很快他成功了,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休的一束怒光,看着休离开我的唇边,还有自己口腔里的那一股股甜甜的血味,我笑了,悻悻地说道:“活该……我说过我们不可能!”

    休擦了擦自己正在流血的嘴唇,眼神又恢复了往的柔,说道:“为什么?以前的我们不是这样的!在我怀里的花月不是这样的……”

    “因为我是南宫花月!而你,什么也不是!”说完,我高傲的一笑,尽量的演出休最厌恶的自命清高,而休也是笑,笑得像是看穿了我的一切,说道:“我会拥有南宫这个姓氏的!你等着!”

    “拥有这个姓氏,你知道要扛起多少罪吗?”我看着休的眼睛反问道,声音依旧是那样的犀利。

    “不知道……我只知道拥有了这个姓氏,我就离你更近了……”说完,休又行了一礼,嘴角依旧挂着儿时自己最喜欢的笑,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拖着步子向长椅走去,等自己懒懒的坐在了椅子上之后,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自己习惯的去捂住,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我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就是原因啊……我的时间不多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在期待!”

    从那天之后,休真的没有出现在我面前,倒是每天依旧可以吃到休亲自做的饭菜,有时还会收到些纸条,我看着满桌子自己最的食物,不自觉的眼前又是一片雾水,想想自己也是这个南宫家的当家人,也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可是为什么偏偏这时候,自己竟然开始害怕死亡了?

    感觉自己泪终是落下了,我看着窗外不知何时落下的绵绵细雨,天公也在怜悯我吗?微微凉气席面而来,我放下手中的筷子,起,向门外走去,站在雨中,感受着雨水掉落自己上的那冰冰凉凉的惬意,看着不远处的湖水泛起的水雾,我勾了勾嘴角,刚要向湖边走去时,却发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一股股自己在熟悉不过的香味……

    “休?”看着戴着面具的休,我微微的一愣,要不是自己看见那个耳环上有着司徒家的家徽,我真不相信这个人就是司徒休!

    休没有回话,只是抱着我,把我抱进了房间里,之后用毛巾擦着我的脸,然而,当我刚要摘下休脸上的银色面具时,却被休一下挡住,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我走出一步,看着一个红衣少妇在仆人的搀扶下缓缓走进屋子,刚要上前一步,却发现休一把拉住了我,那双眼睛充满了自己所不知的表……

    “怎么?不舍得了?”女人的话音刚落,休一下子挡在了我的面前,手中的刀也已经出鞘,一把长刀,一把短刀。

    看着休的气势,这绝不是好的兆头,而且休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拔刀子,还说他说不出话?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我拿下了头上的毛巾,看着红衣女子沉沉了脸色,很快女人知道了大事不妙,也开始变得小鸟依人,拖着步子,万般妖娆的向我走过来,看着女人又变大的腹部,我笑了笑,心想,这个女人作威作福的子不会长了!

    “人家刚回来,他就拿刀子向人家冲过来,人家怕嘛!”女人撒地说道,单手环过了我的腰,另一只手轻抚在我的前,顺势将头也贴在了我的口处,而我则回抱着怀里的女人,小心的让女人坐在上,说道:“不是有我在吗?左右,把司徒带下去依家法处置,然后食三以作惩罚!”

    我话音刚落,怀里的女人像是知道什么,一脸惊愕的表,我笑道:“怎么?夫人觉得这样的惩罚轻了?”

    听着我低沉的话语,迫使女人无法反驳,这就对了!在我面前就要乖乖的装出模范夫妻的样子……

    见我一笑,女人也笑得很灿烂。待屋子里的人走光了之后,我起,离开了女人的怀抱,说道:“你给休吃了什么东西吧?”

    “呵呵呵!终于还是心疼了……没错,那面具也是我给他戴上的!让他知道!他是什么份……”女人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自己的脖子上被什么东西掐住,看着我的眼也瞪得像个死人,女人的泪瞬间流了下来,而我则微微松了松些力道,说道:“好好把孩子给我生下来,之后你要死要活我南宫花月绝不阻拦!”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听着女人沙哑的声音,我微微一愣,看着桌子上的那些菜,我说道:“当你只吃一个人做的饭菜的时候,你就会恋上那种味道,换了人,换了菜,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我看着女人一笑,而女人依旧是那样的哭泣,看着女人的那张泪脸,心中竟也会觉得有万般的不忍……毕竟是我伤了她的心啊!

    “原谅我……”

    说完,我转离开了房间,看着天空中依旧在下的雨,感觉自己的心里又有什么东西堵住了,看着门口的两名奴婢,我低声说道:“好生照顾好夫人……临盆之我要你们带着夫人离开,决不能让她挂上南宫的姓氏!明白了吗?”

    “属下领命!”说完,两名女婢行了君臣之礼,耳朵上的黑色宝石是她们份的证明,那是只有自己手下才能佩戴的标志,也就是说,那是南宫家的标志啊!

    吩咐完,耳边依旧可以听见女人的哭声,我微微的叹了口气,突然自己感觉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向这里飞来……

    “嗖……啪!”

    只见一只银色的长箭进了地砖之中,我看着女婢呈上的白色布条,微微地笑了笑,之后将布条放在了自己的怀里,对着其中一个女婢说道:“叫南宫家各位长者前来,就说董卓要来了!”

    “领命!”

    (二)人质

    大厅之上,我看着坐在左右两排的年轻的掌事们,虽然年纪尚小,但是言语间已经有了大家的风范,不愧是我南宫家的后人!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活不过四十岁的人来说,现在或许就是我们成人期,一过三十我们就是老年期了……可悲吗?

    是可恨啊!

    “大当家的?”突然一个年轻的男孩叫住了我,看样子也就是十多岁的样子,脸上的稚气尚未脱去,可是声音中却充满了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着与冷静。

    “何事?”我定了定神,看着少年风华正茂的脸,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了些许的怜惜,看着他们就是晚秋的蝉,注定活不过严冬的啊!

    “我们想好了计策!既然董卓来要钱,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送钱了!不然我南宫家的基业不出二十年定会化为乌有啊!所以我想……”男孩迟了迟,又看了看边的众姐妹,兄弟,说道:“我作为人质交到董卓手里就好了……”

    “不许!”男孩还没说完,便被我一声喝令吓得闭上了嘴,脸上虽然还尽量地保持着镇静,可是男孩额头上已经泛出了几滴汗水。

    “大当家的……这是唯一的办法啊!”就在这时,对面的男孩也搭了话,男孩咬了咬嘴唇,有些犹豫,但是很快那双眼睛告诉我他做好了准备,坚定地说道:“如果大当家的不让二哥去,那我去!”

    “不许!”我又加强了语气,可很快其他的男孩也纷纷毛遂自荐,甚至女孩们还想出什么美人计!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们都是我的侄儿侄女啊!我怎能让你们去涉险?更何况……你们就不怕董卓拿着你们来要挟吗?到时候我们可就是人财两空了!”

    说罢,台下的众位掌事,仿佛恍然大悟般叹了口气,有的甚至在摇头,看着他们,我笑了笑,说道:“你们还是孩子……就算要去,也是我这个做叔叔去不是?更何况我也活不了多久,我也不会给董卓拿我来刁难南宫家的机会!”

    “大当家的!这怎么可以?你是这里唯一年长的人了……万一连您也……那谁来支起这个南宫家?”

    “我来!”

    闻言,我抬起头,看着自门外走进的黑衣男子,男子腰间的刀煞是夺人目光,漆黑的刀,长刀与短刀交错别在腰间,上面的红色刀纹更是映着阳光闪闪发亮,仿佛要吞噬一切……

    “南宫休,拜见大当家的!”说完,休抬起头看着我,微风袭来,吹乱的头发间我看见了那个东西,那如火一样桀骜的闪烁着……

    就在这时,众位掌事纷纷下跪看着休,不约而同说道:“见过……二当家……”

    “休!你做了什么?告诉我!”我起,疾步走到了休的面前,而休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这下你甩不掉我了……”

    我皱着眉,看着休耳朵上和自己一样的家徽,不由得伸手触碰着,而休则将脸贴在我的手背上,一脸怜惜地看着我,又说道:“这还要感谢夫人呢!”

    见我一脸迷惑,休笑了笑,说道:“之后再告诉你……现在想办法解决董卓的事吧……”

    “等一下!”就在休要离开我边的那一霎那,我的手再次得触碰到了那个家徽,就在休一脸的茫然下,我狠狠的把家徽从休的耳朵上拽了下来,那一瞬间我甚至可以听到皮被拉扯的声音,看着休因痛微微皱起的眉,还有众位掌事一脸的迷惑,我淡淡地说道:“我不许南宫家有二当家!除非现在就杀了我!自己做南宫家的大当家!”

    “南宫花月!你!”休不顾自己耳朵上的血滴在那黑如漆夜的衣上,刚要伸手夺回我手上唯一仅有的家徽,却被我一剑挡下,我依旧笑得高傲,说道:“做南宫家的二当家,你的血,不配!滚!”

    说完,我一挥手,示意侍卫把休带下去,而休则很老实的任凭侍卫摆弄,看着休的黑衣,我愣住了……就在那瞬间,我看见士兵的手上居然是红色的!

    “等一下!”

    我疾步上前,来到休的面前,而休依旧是那一脸笑,看着我说道:“你不是说……不会为我哭吗?”

    休的话音刚落,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泪居然就这样的下来了!我摸着那黑色的衣服,手刚一触碰便感觉有种湿湿潮潮的感觉,看着自己手尖上的血,我满脸疑惑,他还是去了啊……

    “去那里做什么?”我发现我的声音有些发抖,手也开始发颤,眼前又是那久违的眩晕,很快自己的口腔内便传来阵阵的腥甜味,直到有什么东西流出了自己的嘴角,自己的眼前是一片的昏暗,只能听见无数年轻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惊呼,这一切,我只能当是一场梦,也希望是一场梦……

    只希望醒来后,我依旧是我,休依旧是休……那个司徒休……

    很久了,自己从来没有睡得那么沉,睡梦间,我似乎看见了父亲……

    “好好活着啊……”父亲依旧是那样严肃地说道,好像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这句……听这话,仿佛对于我来说生命是那样的宝贵,可是……就这短短的四十年间,我又能做什么呢?上不能为祖宗报仇,下不能保佑子孙平安……这样的命有什么值得珍惜的?

    “花月!”

    又是谁啊……听着声音……呵呵……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又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司徒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好象是很久以前了……

    那时我还很小?还是很大?算了……无关紧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为什么看着自己父母死在眼前他也能笑出来?那现在看着我的时候他会不会笑呢?

    话说,现在的我才二十出头……阎王爷也太着急了吧……

    不过,这倒也好……早死早托生,托到小孩吃烧饼!呵呵……

    好冷啊……休你知道吗?每次对你大吼,我都会这样眩晕,然后流血,最后清醒……不过这次,可能我再也清醒不过来了吧?

    你啊……总是不能让我省心!不让你进南宫家,有什么不好的?南宫家的罪你扛不下!就连我都扛不下,你又如何能扛?

    可是啊……说心里话,刚刚我还真的很高兴呢……总觉得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扛了……好想哭啊……可是一个将死之人也会哭出来吗?

    算了……就当一次甩手掌柜的了……

    累了……乏了……倦了……

    睡吧……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