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欣赴东吴(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清晨。

    看着窗外不一样的风景,感受着内心中那隐约作痛的伤口……

    算了,就当是旅游了,散散心也好!不过没有和家里说一声就跑出来,万一生气了怎么办?

    嗯……回去的时候买些特产吧!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看着铜镜笑了笑,看着铜镜里一脸笑容的女孩,不自觉的有叹了口气。

    推门,走过走廊,慢腾腾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着早已经等待在楼下的吕蒙,还是昨天的那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听见脚步声,吕蒙回头,一脸倦意,眼睛微红,而桌子上的小菜还是昨晚睡觉前的……

    “将军一夜未睡?”我问道。

    “吕蒙不能马虎……”吕蒙说着,便招呼小二来收拾餐桌,并准备上早饭。

    我看着小二一脸睡意未消的走过来,还不停的揉了揉眼睛,开始收拾碗筷,迷迷糊糊地说道:“客官,我们的厨子还没醒……能不能等等啊……”

    “我们还要赶路啊!那有没有昨夜剩下的馒头……”

    “等等!我能借用一下厨房吗?”见我打断吕蒙的话,小二看了看我说:“你要干嘛?”

    “做饭啊!总不能吃凉的东西吧?”见我一脸笑意,小二又看了看吕蒙,瞬间眼里闪过了和玲凤一样的眼神,之后一脸坏笑的上下打量着我,说道:“公子,请吧!”

    “多谢。”

    “唉!我也一并去……”

    “好啦!吕将军,歇息歇息吧……万一遇到什么事,我们还要靠吕将军保护呢!”我说着,跟着小二来到了厨房,开始准备一天的吃食。

    与此同时,大厅中。

    “将军!长乐呢?”看见我的房间没有人,陆逊脸色一下变了,直直的跑下楼梯,来到吕蒙面前,焦急地说道。

    “在后厨。”看着陆逊一脸不解,吕蒙淡淡地说道。

    “呼……”陆逊长吁一口气,之后坐在了吕蒙对面,看着比脸还干净的桌子,陆逊说道:“我们的饭呢?”

    “在后厨。”吕蒙依旧是淡淡的一句。

    陆逊没有回答,看着门外刚刚升起的太阳,江上泛起的层层薄雾,如纱,如幔……很快那层雾便退去,看着对面的江岸,陆逊早就意识到,为了荆州,定会打一场仗!只是不知道周瑜设的美人计究竟有没有瞒过将对面的人啊……

    想到这里,陆逊一惊,为什么长乐会那么轻易地就答应过江了?会不会是有什么谋?

    “烫烫……烫!”随着无数声烫字入耳,打断了陆逊的思考,陆逊回头看着一个白衣男子,端着一锅粥来到了饭桌,男人把锅放在桌子上之后,双手立刻捏住了耳朵,脸上还不停的做着各种表,陆逊一笑,便见男子转又消失在立柱后,陆逊看着吕蒙,两人更是一脸不知所措……

    之后,只见那个白衣男子来来回回穿梭在大厅和后厨之间,很快,桌上便摆满了食物,看着最后一道腾腾的馒头上桌,白衣男子满意的笑了笑,坐在桌前,看着陆逊和吕蒙说道:“怎么不吃啊?不好吃?不会啊……我是按照玲凤教我做的啊……”

    “玲凤?”陆逊接过长乐给他的粥,反复地重复着,之后眼睛一道寒光闪过,又看了看吕蒙,此时吕蒙早已注意到那个名字,问道:“长乐认识那个玲凤?”

    看着那两个人一脸戒备,我笑了笑,伸手拿过一个小笼包,吹了吹,咬了一口,之后放到吕蒙面前,说道:“我没有放毒……这样总行了吧?”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吕蒙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说道。

    “玲凤在东吴如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玲凤姐是好人!是个侠客!大英雄!”说着,我又咬了口小笼包交到陆逊手里。

    看着我吃得不亦乐乎,吕蒙微微放松了戒备,可是看着这一桌子的食物,心里还是有些……

    “怎么不吃啊?”

    “不……只是……”

    “很好吃啊!”闻言,吕蒙看着对面的陆逊,而陆逊一脸笑意,小心地吃着烫手的包子,之后又喝了口粥,突然陆逊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发现了粥里有些不同……

    “怎么了?”吕蒙看出了陆逊的表有些变化,之后看着我,但很快陆逊又是一脸笑意,说道:“吕将军也尝尝吧,不要辜负了长乐的一番美意。”

    说完陆逊给吕蒙盛了一碗,吕蒙无奈也就只好喝了口粥,很快吕蒙笑了,说道:“加了什么?”

    “一些中药罢了……熬夜伤,何况将军还是为了长乐熬夜。”我说着,起,往布袋里放了几个大馒头,还有小笼包,包好要走出门,见吕蒙刚要起,我说道:“放心!我不跑,只是给外面的士兵送些吃的。”

    吕蒙无语,只得眼看着我离开。

    看着在门外给士兵们分食物的长乐,陆逊叹了口气,说道:“终于知道为什么玲凤会背叛了……”

    吕蒙无语,依旧看着一脸笑容和士兵们聊天的长乐,眼神也似乎变得温柔了许多,突然想起了长乐曾在吴营的那些子,那时的士兵很快乐,每天几乎都可以从病房外听到将士们的笑声……

    长乐啊,你究竟是何许人也?

    “吕将军,我们也吃吧……”陆逊说着,自己又盛了一碗粥,接着说道:“以后从军,可就有好吃的啦!”

    “伯言这是何话?”

    “大都督不会放长乐回去的……”

    “也对!用暂时的荆州换一个英才,还是一个会做一手好菜的英才,值了!”

    “呵呵……”陆逊笑着,看着朝阳下女扮男装的女孩,嘴角微微翘起,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白衣少女的样子,不知不觉陆逊的脸上又泛起了绯红……

    荆州,诸葛府。

    “你走!”女人把手中的被子丢到了男人的上,男人看着自己面前第一次发脾气的女人,满眼尽是伤心。

    “月英……你听我说啊!”男人抱住女人,说道。

    “不听不听!你为什么要让长乐走?为什么!”女人挣扎的想要摆脱那个坚实的怀抱,可是却无法挣脱。

    很快,女人哭了……

    男人看着怀里哭泣的女人,又看了看一旁收拾东西的女仆,淡淡地说道:“不用收拾

    了,退下吧……”

    “诺。”

    见门慢慢的关上,孔明看着怀里的泪人,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连你也要哭成这样?”

    “她是……她是……我的后世啊……”月英无力地说出,让面前的孔明吓了一跳,看着自己面前那张哭泣的脸,那么的熟悉的脸……竟会是月英的后世!

    孔明微微皱眉,似乎在找个什么理由让自己反驳,可是为什么想起的总是那张笑脸,那张充满自己的脸,那张被自己惹哭的脸……

    “月英,这是真的?”孔明问道。但是在他的心里早已确定这一切就是真的!

    “是!我说过‘两星共绕一星’一星是我,另一星就是长乐!而你就是我们共绕的那颗星啊!”女人趴在孔明的怀里,依旧哭泣,也就在这时,孔明发现自己的口有些湿……

    “来人!快叫医官来!”

    孔明看着自己口那一团鲜红的血,还有女人挂着血丝的嘴角,心里开始慌乱,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慌乱……就算是陷吴营,也从来没有感觉过这样的慌乱!

    很快,一个年轻的影出现在孔明的眼前,俊俏的脸,高的鼻子,如溪水般清澈的眸子……

    “请军师……”突然孔明面前的男人一愣,死死的盯着自己怀里的女人,而这时怀里的女人一笑,淡淡地说道:“还是见面了……大和……”

    大和没有理会女人,但话音有些发抖,说道:“请军师让一让,我要给夫人把脉……”

    此时大和那双溪水般清澈的眸子似乎也挂上了丝丝的薄雾,就如这长江之上的袅袅青烟。

    孔明让开,把怀里的女人平放在上,而大和则长长地吸了口气,似乎好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快,那双如溪般的眸子再次恢复了清澈。

    大和无语,冷静的开始给自己的夫人把脉,而上的女人也别过脸去,不去看前的大和。

    很快大和起,淡淡地说道:“请军师放心,夫人不过是绪有些激动,静养些子就好……”

    说完,大和走到案前写下了药方,交给了下人,转要走,也就在这时,女人说道:“我会给你解释!包括长乐……”

    大和没有回头,依旧是淡淡的一语:“请夫人注意休息。”

    但很快,大和又折回,看着孔明说道:“长乐呢?自从去了议政厅她就没有回来过!”

    孔明看着面前有些焦急的大和,不知如何开口,但最后还是说了,长乐去了东吴。

    刚一说完,孔明感觉自己的脖子上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孔明看着自己眼前飘乱的红色丝绸,上面绣着和长乐刀穗一样的图案,这时孔明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架上了一把刀……

    蛇形长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像一只在吐信子的蛇,随时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名,孔明一抹笑意,说道:“杀吧。”

    “不要!”

    闻言,上的女人跑了下来,那张和长乐一模一样的脸上挂上了大和最不忍心看到的表,大和看着女人说道:“告诉我,你是琳儿吗?”

    女人摇头,坚定地说道:“我是孔明的妻,黄氏。”

    “很好!”说着,大和收起刀,看着自己面前的孔明,只听一声金属声,片片红缎落下,原本还在霸弓上的刀穗,散落一地,之后大和依旧淡淡地说道:“没有了凤凰,就不需要浴火重生了……”

    说罢,大和离开庭院,消失在女人的眼前。

    “月英……”女人抬头,看着把自己搀起的孔明,笑了笑说道:“我这就说给你听……”

    东吴,荒郊野外。

    “啊!”只听一声尖叫,陆逊跑了过来,看着蹲在地上看着刀发呆的长乐,问道:“怎么了?”

    “掉了!”

    “什么掉了!”

    “这个这个!”说着,自己指了指刀柄上的圆环,我一手拿着圆环,一手拿着红绸,一脸不解地看着陆逊。

    陆逊挠了挠头,脸上也是不解,要说这读书识字,战法谋略自己还能略微说说……可是这兵器……

    “别管了……”闻言,两个小脑袋呆呆的看着吕蒙,吕蒙有些吃惊,他们两个那是什么表啊!

    “为什么?”

    “不为什么!”说着,吕蒙拿过双霸刀,拔刀出鞘,又看了看长乐,一脸笑意的说道:“果然是把好刀……”

    “嗯……”

    “放心吧,我帮你弄好它。”

    “谢谢!那我们赶路吧!”

    刚刚还一脸不知所措的长乐现在竟一脸笑意,吕蒙有些搞不懂长乐究竟在想什么……

    这时,陆逊拍了拍吕蒙,似乎看出了吕蒙的心思,说道:“就当她是女人吧……”

    “也对!女人变脸就像这晴天的雷阵雨……让人摸不到头脑!”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