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初恋结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诸葛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闻言,诸葛亮看见一个年轻男人疾步走向大堂,但是他的脸上却挂上了丝丝喜悦。

    诸葛亮冷笑,看来江东是来要人来了。

    “不知昨晚大人休息的可好?”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竹简,示意左右上茶迎客。

    “诸葛先生不必客气,我只是来要人的!”男人理直气壮地说道,好像很是确定玲凤丢了。

    “呵呵,我昨晚已经把她送出荆州城了,怎么大人没有看到?”诸葛亮坐在主坐,云淡风轻的说道。

    男人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诸葛亮这是在打马虎眼。

    “哼,我看是没有送出成吧?”

    “大人这是何话?”

    “我们跟本就没有接到人!”男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好象这玲凤有多重要!也对,玲凤丢了,这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把荆州要回去,能不能把长乐要回去……

    诸葛亮一笑,他怎不知眼前的这个人打得什么算盘?

    “大人,我们曾经说过你只要我们抓住玲凤,送出荆州便可,可没有说我们一定要接头啊……”诸葛亮喝了口杯中的茶,依旧一脸笑容的说道。

    看着面前的男人言又止,诸葛亮刚要说话,便被一声禀告打住,闻言,诸葛亮抬头一看,一个着蓝衣长褂,内衬白沙紧衣,腰间万字型腰带上挂着一把长刀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诸葛亮看着那张无光的脸上红肿的眼睛,心里不由得一揪。

    “医官长乐,拜见军师。”我看了眼诸葛亮依旧是那一脸的笑,笑得让我看出一丝的温度。

    “你就是长乐?”这时自己边早已落座的年轻男人看着我,一脸惊讶。

    “怎么?要您失望了?”我嘴角微翘,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边的男人。

    “不不!英雄出少年!”

    “过奖,不过大人既然来了,不妨把话说清楚吧!在座的都是明白人,何必绕圈子?”我接过,士兵送上来的茶,依旧看着那个男人,而诸葛亮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有些异常,

    说道:“长乐昨夜休息的可好?”

    我微微偏了偏头,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诸葛亮,之后一脸标准的空姐笑,精确的露出八颗上排牙,说道:“不劳军师费心,军师叫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询问长乐睡得可好吧?”

    诸葛亮无语,微微皱了皱眉,脸上略微挂上了担忧。

    “玲凤不见了!”男人坚定地说道。脸上似乎还挂上着那微微的喜悦。

    “嗯,我知道。话说,大人为什么要穿墨红的衣服来?”我看着男人一脸的笑,顿了顿又说:“难道是想要血洗这议政堂?”

    “这是何话?”男人一脸惊讶。

    “啊啊!还有啊!为什么一定要带个玉的配饰呢?是在说金玉良缘?那干脆穿玉衣就好了!不过大人,你是在小觑我们吗?为什么散着头发就来了!”

    “诸葛先生不也……”

    “别打岔!大人为什么一早就生气呢?这样对体不好啊!再说在别人的地盘上生气,小心会没命啊……”

    ……

    男人看着那个絮絮叨叨找茬的长乐,心里万般不解,这就是周瑜想要的人吗?

    “啊对了!在下还有一事不解啊!”

    “哦?”男人一愣,看着抽完风的长乐,笑了笑,说道:“何事?”

    “人家孙家结婚,你来荆州作甚?难道是给我们送喜糖的?”

    我一说完,男人一愣,而诸葛亮只是微微一笑。

    “啊……不是……”男人回答道。

    “啊!是吗,那么送客!”我刚一说完,边看着门口的两名守卫,守卫又看了看一边掩面而笑的诸葛亮,见诸葛亮微微的摇了摇头,又退了回去。

    “大人刚来,怎有让人家不喝口茶就走?”诸葛亮笑道,看着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男

    人,而这时的诸葛亮也是满头的雾水,这长乐究竟是怎么了?

    “是吗!刚来啊!那咱们就再聊会儿,”我看着男人喝了口茶,之后顿了顿又说:“现在刘皇叔应该和孙小姐成婚了,在这大喜的子江东却要杀人,吴侯就不怕冲了喜?”

    “这,这和婚事没关系吧……”男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哦?那和谁有关?总不能和我有关吧?那东吴也真是的,也不拿点喜糖给我荆州将士吃吃,大家都沾沾喜嘛……顺便再到荆州抛个花,这样……我就不会……”失恋了……

    我把后三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看着一脸迷茫的诸葛亮,真是恨不得要掀桌啊……

    男人一脸严肃,我笑道:“既然刘皇叔娶了孙夫人,照理说就和东吴孙家结下了联盟,喜糖的事就算了,而偏偏正在这时吴候却派人来我荆州抓人,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孙权压根就没把刘备放在眼里?”

    “这和我家主公无关!我是奉大都督……”男人话还没说完,便发现大堂之上的两个人都在笑,男人一惊,这时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

    “呵呵,看来这东吴是周家的,而非孙家的啊!”诸葛亮此时扇着羽毛扇,一脸嘲讽的看着男人,而男人险些有点按不住子,但是最后,男人终于冷静了下来,看着我们无语。

    “孙权既然没有下令抓人,那就没权干涉玲凤是生是死吧?”我看了看男人,笑得更是狰狞……

    兄弟啊!并非我有意为难你!要怪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来的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来不行,偏偏在姐姐我被甩了的时候来?还跟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呵呵,送你俩字:找死!送你四个字:活腻味了!送你八个字……还有啊!你给谁卖命不行,偏偏又是那个周瑜……

    (以上为长乐失恋爆发症,每次失恋绪都会极其的不稳定……就像是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地雷……还望各位看官,原谅长乐毫无理由的找茬。)

    “这……”看着男人有所为难,诸葛亮笑了笑,似乎在宣告自己的胜利,但是很快诸葛亮似乎感觉到了沉之气直直的来,诸葛亮看着一脸狰狞笑容的长乐,心里又是一揪。

    “大人,那要怎么回去交差啊?”我怪里怪气的说道。让男人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我不管!我只是奉命来要人!”男人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快,应该没想到周瑜的伎俩会被长乐识破吧……

    而长乐也似乎压根不在乎是谁的伎俩,她在乎的是怎么欺负人,好让自己的心里舒服点……

    这不,在家虐待完花花草草,外加几只鸡,又跑到议政厅来欺负东吴来的使者,虽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全是那个坐在主位上,悠哉游哉扇着羽毛扇的诸葛孔明,可是长乐怎么敢去向自己喜欢的人闹?

    “我看,周瑜不是想要玲凤吧?”我眯着眼看着男人一脸吃惊的样子,感觉自己嘴角不停的在垂直向上翘,顿了顿又说:“不如我随你走一趟?”

    我话一出,一人惊,一人喜。

    “好啊!”

    “不行!”

    这两句话几乎同时从两个人口中说出,看着满脸喜悦的男人,又看看一脸严肃表的诸葛亮,我笑了,之后淡淡地说道:“我又不是军师谋臣,用不着军师阻拦,啊啊……军师不是说

    过,‘不会急于一时’吗?”

    诸葛亮一愣,突然想起了那天长乐前来救玲凤时,自己的确说过这句话……

    看着诸葛亮一脸的担忧,我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欣喜,可是我知道,我的那份欣喜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他的担忧是怕我去了东吴就无法回来,怕他无法和刘备交代……而绝非是与我的依依惜别!

    “长乐!”诸葛亮叫住了正在外堂外走的我,满眼尽是不舍。

    我回头,依旧是那一抹笑。无语,直直的走出议政堂。

    “左右!决不能让长乐过江!”

    “是!”

    看着士兵离开,诸葛亮不知为何心中万般的沉重……

    堂外的阳光慢慢的进大堂内,告诉这大堂里的人,时间的流逝,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笔,定了定神,刚要开始下一项工作时,突然一个影挡住阳光,幽微的酒香隐隐飘来,诸葛亮淡然地说道:“没想到今张将军来的那么早啊!”

    “小主,让我给军师送酒来了。”

    闻言,见到面前一个俊俏的男子来到自己面前,之后将一坛酒重重的放到诸葛亮的案上,诸葛亮抬头,看着男人那优美的下颚线,高的鼻子,还有那双如流水般清澈的眸子,笑了笑说:“足下是……”

    说着,诸葛亮起,看着自己面前行礼的男人,而男人只是淡淡的一句:“医官大和。”

    “不知……”诸葛亮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男子一脸淡笑,转要走。

    男子回头,依旧淡淡的一句,“不久就是重九节了,小主,啊,也就是长乐让我给军师送坛酒。”

    “酒?”诸葛亮看着男子的一脸笑容,酒,久啊!

    “大和告退。”

    看着大和离开,孔明发现,酒上还有一竹简,诸葛亮打开竹简,看着上面的短短一行字,长长的吁了口气……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久久离别……”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