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和,长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长乐!!吃早饭啦!!!我可是做了你最吃的小笼包!!!”玲凤手里端着小老头专门做的竹制笼屉,白白嫩嫩的小包子让玲凤捏成了各个形状,很是可人,玲凤把包子放到了小老头面前,小老头看着手里的黄历,说道:“过些子就是重九节了……玲凤,咱们是不是要佩茱萸、食莲饵、饮菊花酒,啊?”

    玲凤看着小老头的一脸坏笑,不想也知道那老头心里想的是什么,玲凤把手里的另一份小笼包放到大和面前之后,也不怀好意的说道:“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留一壶啊~长乐酿的酒真是没话说!”

    “那是!她可是我闺女!”小老头一脸骄傲,感觉就差用鼻孔看人了。

    玲凤只是一笑,之后看着有些昏昏沉沉的长乐一男装走到左席落座,两条腿一盘,丝毫没有坐像,叹了口气说道:“妹子,这样可不行啊!万一去见你心上人这样不是毁了自家形象?”

    “啊?”长乐抬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用手揉了揉眼睛,无意间与大和的眼睛对上了,不觉间一股洪流再次冲击了长乐白嫩细致的脸蛋。

    此时,大和也下意识的避开长乐的眼神,刚要吃包子,却被玲凤的下一句差点噎着。

    只听玲凤说道:“怎么?一提到心上人就脸红了?”

    “玲凤姐,不要再取笑人家了!”我说着,边看着玲凤,自己不由心中暗自感叹,“人家”这个词,居然能从我的嘴里出来,可见环境对人的影响有多大!

    听到此,大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是因为长乐的那一句“人家”,而是在他脑海里不由得闪出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形象——张飞!

    “咳咳!咳……咳……”想着,大和还是被噎到了,拿起旁边的木杯拼命喝水往下压,感觉自己口有什么东西一下滑到了胃里,大和长吁了一口气。

    也就在这时,大和觉得大堂内变得安静了……

    “干嘛?”大和看着玲凤问道。

    “我家妹子说了句女人该说的话,你就这样,什么意思啊!”

    “啊?没有啊!”

    “还说没有!那你刚才咳什么?”

    “噎到了,就这样!”说着,大和看了眼玲凤后的长乐,而长乐只是很安静的吃吃饭,喝喝粥。

    大和目光再次玲凤上,心想我总不能把长乐喜欢张飞的事说出去吧……

    “我去军帐了,今天听说军师要来吩咐重九节的事安排。”说着,大和起,将腰间的双刀别好,走出了大堂。

    “重九节?”此时,我叼着筷子,把碗交给边的女仆,等待着下一碗美味的粥,因为我让玲凤在里面加了咸鸭蛋和瘦,可以说是东汉的咸蛋瘦粥啦!

    “玲凤转过头看着我,说道,就是重阳节啊?妹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玲凤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重阳节,九月九,嗯……的确,在东汉的时候已经广泛流传于民间了,那也就是说,我来到这里已经……足足三个月了!!!!

    天啊……

    看着我一脸呆滞,不知所措的样子,小老头一脸解围的样子,说道:“没事,我们长乐丫头,一直和我这个老头住在山里,不知道正常!对吧?”

    我直直的点了点头。问道:“要吃什么吗?”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我问了一个最不该问的问题,小老头和玲凤的眼睛似乎在放光……

    “当然了,这么重要的子怎么能没有酒?”玲凤郑重其事地说道。

    “就是!这可是以求长寿的!”老头急忙补充道。

    我笑了笑,原来啊!过节是假,想要我的酒吃是真啊!

    “喝什么酒?”

    “菊花酒。”

    “知道了。”我起,用手把最后一个小笼包放在嘴里,直直的走出了大堂,我可以想象的出来,那两个人现在是多么的兴奋……

    算了,反正过节,喝点酒就喝点吧!

    顺便,给军中的将士送点……亮亮啊,等着我长乐啊!

    穿过花园,几个女仆在院子里闲聊,看见我来立刻一副努力样,装出“我在工作的样子”,我笑了笑,说道:“你们继续。”

    这时女孩子们似乎松了口气,看着我走到酒窖前,用脚踹开地上的推拉式的门,阵阵酒香扑鼻而来,当然啊!那时候还没有推拉门,是我让大和做的!

    我从怀里拿出一个火折子,拿起放在门后的蜡烛,顺着楼梯往下走,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坛坛美酒,我满意的笑了笑,要知道,为了酿这些酒,我几乎把家里全部的米都拿来了!所以玲凤只能调着花样的做面食吃,就算是为了这个,也该让大家喝喝酒了。

    不过,这菊花酒怎么做啊?我边想着边抱着一坛果酒,用勺子舀上一口,尝了尝,果然啊!果香四溢,不愧是玲凤的秘方啊!最主要的是酒精含量低,而且味道发甜!

    这时,酒窖外似乎传来了女孩子们的笑声,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这院子除了小老头和大和之外没有别的男生物,而能让那些女孩那么兴奋的,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大和!

    很快那个男人也来到了酒窖,看着我一脸惊讶。

    “你怎么在这里?”大和道。

    “看看有没有纯酒,我好做菊花酒啊!”我看着大和,突然感觉头顶上的光慢慢暗下,只听咔嚓一声,门关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大和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还想问怎么回事呢!

    但是隐约中,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坏笑……不用多想!能蹑手蹑脚不让大和察觉出来的除了那个杀手出的玲凤,再无第二人!

    玲凤啊,你竟然这样待我?

    话说,就在我心中咒骂玲凤时,又一件事发生了……

    火,灭了……

    各位,这里可是地下酒窖啊,潮湿,闷,再加上黑暗!这子让不让人过啊!

    我摸着黑,把手里的酒放下,之后想顺着墙,好找到楼梯,真是的!早知道就不再墙边码那么多的酒了……手根本够不到墙啊!

    我双手在空中摆弄着,以防被什么东西挡住,摸着黑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步子,第一次发现原来黑暗会让人那么的恐怖……很快,我听到边传来呼吸的声音,对啊!大和还在啊!

    “大和?”我小心翼翼地叫了声。

    “嗯。”发觉声音来自后,我一扬头,感觉脑袋碰到什么东西了,而且好像还是狠狠的碰了一下……

    我转,摸着那个麻布衣服下宽厚的肩膀,不自觉的又开始上下乱摸……

    “那么久了还没摸够?”感觉自己的手离开了那个肩膀,听着大和的语气,似乎不是在生气。

    “摸一下又不会少块……”我小声地嘟囔着,已经忘了我现在是陷地窖啊!

    唉,玩物丧志啊……

    “那个,想办法出去吧!”大和的声音有些不对劲,感觉不像是平常雷打不动的那个

    人。

    我点了点头,没有回音。

    而这时的大和内心却是万分的挣扎啊!

    起初,刚认识的时候,没想自己会那么注意她!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之后又是憎恨,憎恨她会那么坦然的和我说着琳儿,那一瞬间我似乎就认定那个叫长乐的女孩就是琳儿!

    可是我又怎不知,自己这是自欺欺人?为什么现在怀里的女孩总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为什么她会那么自信的说能帮我找到琳儿,为什么她会让我那样的抱着,之后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为什么自己越来越想捉弄她?

    这一就究竟是为什么……

    还有为什么你有喜欢的人,我的心会那么的痛?

    感觉着女孩的气息,不觉间,大和伸出双手紧紧地跑住了长乐,这样刚刚一直喋喋不休,絮絮叨叨的长乐一惊,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大和将头轻抵在长乐的项间,淡淡的体香飘进大和的鼻腔,刺激着大和的每一个脑细胞……

    “大和?”我疑惑的问道。

    “想知道,我和琳儿的事吗?”大和在我耳边小声说到,声音里带出了些怀念。

    “说吧,反正现在也出不去。”我说着,想往后退一步,脱离大和的怀抱,而大和也没有阻止我,推了几步,发现脚边有什么东西,我用手摸了摸,确定那个是一个一个台阶后,便一股坐了下来,此时我感觉旁边也有人坐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药香。

    “小时候父母双亡,原本在师傅家学医的我,因为无处可去便在师傅家住下了,也就在那之后的没几天,师傅捡了个女孩回来,并给她起名叫琳儿……”

    大和说道这里,我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原来那老头有捡孩子的癖好……想想自己刚来的也是被捡到的啊……

    “因为那时候自己自己还因为丧亲悲伤不已,脾气也很暴躁……可是琳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边,估计也就从那时起,自己开始越来越在乎那个女孩……直到那一天,琳儿不辞而别。”

    虽然看不见大和的表,但是从口气可以听得出那时他是多么的伤心……毕竟那也是大和的初恋啊!

    “大和啊!虽然现在问有点很奇怪,但是我很在意,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有一。”

    “哦哦,那琳儿走的时候呢?”

    “十六岁吧。”

    “很好!以后你可以很自豪地在你孩子面前说你早恋过啦!”

    “早恋?”

    就在大和,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时,那双眼睛依旧如流水般清澈……

    等等!刚刚我还伸手不见五指的!怎么回事?

    抬头,看见一丝丝微亮的光透出,之后就看见小老头急切的看着我们,气喘吁吁的说

    道:“玲凤!被带走了!!!”

    “什么!”我起,刚一出地窖,便看见院子里充满了士兵,随之而来得还有刀剑相拼的声音,我急忙看了眼大和,没想到大和已经先我一步,去了大堂,我紧随其后,手不自觉的握在了腰间的刀上。

    不过,大和的下巴为什么那么红?难道是我刚刚撞到的?

    “大胆!这里是医馆怎容你们这般放肆!”

    我来到大堂,看着正在搜查的士兵,大吼道,而之后一个貌似领头的回头看了眼我,之后向前走到我面前,问道:“你是谁?”

    “医官长乐。”

    “呵呵!不过是个医官而已!”男人胡子拉碴的脸开始露出令人作呕的笑容。

    “哼!那敢问足下是?”

    “督邮,掌管督察纠举所领县乡违法之事,兼管宣达教令、讼狱捕亡之事。”男人很神气的介绍着,不过,这是介绍官职吧?我问的是你的名字啊!原来哪个时代里都有如白痴般存在的人啊!

    “我这里可有作犯科之人?”我反问道。

    “那个玲凤是江东的杀手连斩江东数官,我不告你私藏要犯之罪,已是从宽了。快快闪开!”男人说着,便要一手把我推开,也就在这时,男人的手却被挡住,大和握着男人的手腕,看着男人一脸痛苦的表,我心里也开始替他喊痛,毕竟大和单手就能把核桃壳弄碎啊,可见那握力不是盖的!

    “这里是荆州,又不是江东,你抓我荆州的人做什么?”我道。

    “少在这里嘴贫!爷我是奉命拿人!再不……”

    男人话还没有说完,只见被一个红面长髯的将军挡在后,将军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说道:“军师有令,要带玲凤回江东伏法。”

    “怎么会!”

    “江东派使者来了。”

    我心一惊!想这定是那个鲁肃搞的鬼!也怪我,为了出气居然把玲凤供了出去……怎么办!快想啊!长乐怎么办?决不能让玲凤去江东!

    “关将军,可否让我见军师?”

    “关某就是奉军师之命来请长乐医官的。”

    “好!”

    说罢,我走向玲凤,摆脱士兵对玲凤的束缚,笑着对玲凤说道:“现在换长乐救玲凤了。”

    “长乐……”

    “等我!”我转头,看着那个刚刚神气十足的督邮一脸吃惊,似乎没有想到连大将关羽竟会对我如此客气!

    我瞪了一眼那个督邮,之后看着关羽说道:“劳烦关将军带路。”

    “请。”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