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今生前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清晨,看着远处的青山绿水,这样的景色,恐怕就是桂林山水也难比啊!看看那树枝长得多茂盛,还有那流水流得多么的欢畅……

    真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啊。不过好像没有柳树啊……不管啦!

    “臭小子!愣什么神!还不过来帮忙?”小老头看着正沉醉在大好山河之间的长乐,当头就是一棒,看着长乐明镜似的眼睛充满怒火时,小老头不由得看了看旁边的病号,说道:“什么?你说你腰疼?老夫这就给你治!”说罢,将一个睡得正香的受伤将士活活折腾得直叫娘,见长乐头也不回的走出医帐,小老头这才松了口气。

    走出帐外,长乐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练士兵的声音,心中不由得挥泪骂娘!

    各位看官不要惊讶,这是军营嘛!

    至于为啥长乐会在军营里?说起来,熟读三国的人都知道,周瑜右肋中了毒箭,疮甚,便还。后曹仁听闻瑜卧未起,勒兵就陈。周瑜听了这个高兴啊!案行军营,激扬吏士,曹仁由是随退。

    之后,为了给咱们周大美人治病,不知是那个多嘴的家伙说咱家老头子医术高明,然后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午后,几名士兵破门而入……

    吾一大惊,兵爷不顾。

    吾穿男装,兵误我是。

    伸手便抓,我拒拔刀。

    谁料那是,除草镰刀。

    我脸囧字,无奈随兵。

    万事幸哉,吾遇老头。

    道明原委,吾想走之。

    谁知吴兵,竟绑双人。

    哭无泪,只得从军。

    老头拜官,我只随之。

    老头治帅,我只治兵。

    千方百计,也想治帅。

    不为别的,只闻瑜帅。

    就这样,长乐美滋滋的进了吴军大营,当然依旧是一男儿装。不过,进来这几天很是无聊,除了治病就是治病,周美人的面是一眼没看见!不过,这几天倒是看见一辆马车跑来跑去的,而且从马车中永远只走出一位长须的中年人,一位将军称他为参军,想应该是鲁肃,鲁子敬……吧?

    可是为什么这几天我只见鲁肃那个糟老头子!

    周瑜!周瑜!周瑜……我要见周瑜!

    心里曾经是那么的拼命呼喊着,现在上天终于给了长乐一个机会……

    现在,长乐一素衣袍子,腰佩一条黑色纹花宽带,脚踩墨黑步履,乐颠颠的就要给那位江南第一才俊换药去。刚一入帐,便看见一位上半|的男人坐在案前,手里拿着一卷竹简,正在仔细地研读,旁边还有一个着白色战衣的将军,面容英武,不失一位将军的霸气,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地方,看得入神。

    原来这时代也有开小差的?

    长乐故意弄出了些声响,好让那位将军注意到她,好也禀报一声,当然那位将军注意到她了,不过是在周瑜发现长乐之后……

    不过,后来在军营中待的时间一长,长乐发现,原来军医入账在没有战事时期是不用人禀告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周瑜抬了抬眼皮,一双犀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陌生的面孔,之后单脚上塌,让体靠在榻上,淡淡地说道:“你是谁?”

    “医官长乐。我奉父亲之命为都督换药。”说完,习惯的行了一礼,自从那次那个叫水镜的老头来过之后,小老头也不知发了什么的疯,狂给长乐灌输礼仪用语,还开始不分白天黑夜的让其谙熟草药的药……

    K书K到爽的长乐,常常在竹制医术上留下些因某些液体让字体晕开的墨印,或是一些可的Q版人物。

    “过来吧。”说罢,周瑜放下手中的书卷,那张俊俏又不失冷峻的脸直直地盯着回首往痛苦却又快乐的K书生活的长乐。

    长乐看着那个盯着自己的男人,脸颊久违的开始变得火红,看着这样的周瑜,长乐的脑中只显出四个字:红颜薄命!

    长乐来到周瑜面前,把药箱放下,下手开始解开他上的绷带,说是绷带不过是一些撕得比较整齐的麻布条,慢慢的解开,长乐发现手低下的人微微动了动,长乐收回凝在那张脸上的视线,这才注意到,原来快要接近伤口了……很快,一个红色的血团出现在她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夹杂着血腥的药味,长乐抬头看了一眼周瑜,只见周瑜闭目,等待着她把最后一层药布揭下来。

    “呼呼!就不会痛了!”话音一落,长乐手中狠狠一扯,瞬间与药布分离的声音清晰而干脆,长乐轻轻的吹着周瑜右肋上的伤口,边熟练的除去旧药,换上新药,贴药布,缠绷带。

    长乐看着自己的包好的伤口,轻轻的松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周瑜将目光凝在她的上,长乐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看着周瑜嘴角挂上一丝微笑,小声地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那就请都督精心养伤,先别想怎么拿下荆州。”长乐的话脱口而出,看着周瑜微微变化的表,长乐顿然醒悟,现在的周瑜可是在想着怎么除掉刘备那一帮人呢!自己这话说的不是明摆着站在刘备那边吗?

    可是!我这也是为他好啊!

    不过,说真的!与其说灭刘备,不如说眼前的这个人恨不得把诸葛亮点了天灯啊!

    周瑜看着长乐无语,眼神平静如死水,长乐注视着那样的眼睛不由得浑开始发冷。

    长乐移开视线,继续着手里的活,也就在这时,士兵禀告说是参军鲁子敬求见,长乐刚要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却听下的人说了句“继续……”

    也就在这时,鲁子敬来到了大帐中,刚要开口却见一外人在那里,却又闭而不答,见周瑜摇了摇手之后,鲁子敬才开口说道:“主公有令,不能把那三千兵派给你,因为现在合肥张辽犯境,主公率兵亲自上阵,现在已成犬牙交融之势啊!”

    “那让主公退攻就好了。”云淡风轻的一句,让面前的鲁子敬微微一愣,这时长乐再次不自觉,不!是不要命的笑了笑,要知道这一个笑会引来那么多的麻烦,长乐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给缝上!

    很快,灾难来了……

    “你笑什么?”周瑜说着,便把自己的衣服穿上,看着在一旁收拾的长乐,这时鲁子敬的目光似乎也停留在了那个穿着素衣的年轻人上,一脸凝重地看着她。

    “没什么。是大都督多心了。”长乐让自己进来能够保持镇定,但是说出的这些话却让人听着有些胡弄的意味。

    见长乐拎包要走,周瑜却一声令下,门卫二话没说便劫住了长乐,看样子非要问个一二三四五才肯罢休……

    长乐可怜巴巴的看着鲁肃,而鲁肃也是个明白人能不清楚她这个不想管闲事的人心里在想什么吗?

    “这个人……公瑾似乎很在意?”鲁子敬问道。

    “告诉我你在笑什么?”周瑜似乎没有鸟鲁肃的意思,依旧盯着长乐,很快长乐一回头便满脸奉承的阿谀道:“大都督的伤……快好了,很快就可以上阵杀敌,去接你家主公班师了,我想那一定会打得曹军滚尿流!就像那次赤壁大战一样,现在天下谁人不知,你周公瑾是何许人也!曹军听闻大都督前去定是闻风丧胆,丢盔弃甲……我是为此而笑,为天下要太平而笑啊!”

    长乐百般奉承的说着,却不料周瑜的脸色甚是难看。

    这样都不行?

    “油嘴滑舌,还以为是什么能用之辈,我真是瞎了眼!下去吧……”

    哼哼……要不是这张嘴我还不至于要说这些呢!

    转,拎着药箱,二话没说疾步走出军中大帐,心想这应该就行了吧?

    可是没想到,灾难又来了……

    看着高高在上坐在主位的周瑜,长乐不由得暗想自己已经成为油嘴滑舌之辈,溜须拍马之徒,你还要我怎样?

    “你究竟为什么会笑?”

    啊啊,果然……

    “我面部痉挛……”

    “还想骗我?”

    “是!我说实话还不行啊!”长乐看着周瑜一脸的不爽,顿了顿又说道:“自己打下的荆州平白无故的让刘备咬了一半去谁都忍不了!不过,既然不能力取荆州,那就智取呗!干吗非要去征兵啊……再说这时孙权攻打张辽也不好到哪里去,张辽何许人物?不是我多嘴,孙权还有他手下的那些所谓精兵强将也不是张辽的对手,再再说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是缓兵之计?”

    周瑜无语。那双犀利的眸子死死的看着一脸不爽的长乐。

    “干嘛?”长乐后退了几步,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出现了那么多的人,看那气势应该又是什么将军,副将之类的……其中还有一个鲁子敬,他的脸色煞是难看啊……

    那也不能怪我,是他我说的!

    “医官长乐听之,我授你为军中……”

    “别啊!我就是个医官!那种让人杀人的事我死也不做!告辞!”长乐可不想当什么官,尤其是在东吴,万一才华一露,让她当个大都督,这不是公开的和刘皇叔对着干啊!长乐可是个正儿八经的铁杆蜀派!要说着穿越啊,实则害人不浅!摊上太平盛世还好,凡是懂点历史的,回到过去,总能说出了一二三来!至于四五在慢慢地发挥就好了,要是这乱世,万一说点子野史,那就是斯通叛国之罪,谁当得起?所以大都督钟野史的长乐可当不来!再说,东吴的大都督有几个可以长命的?长乐转刚要走,只见其中一名刀斧手迎面向她劈来,立刻长乐双手无意识的伸手拔刀,只听兵器相交一声,感觉什么东西掉了,这时众人才发现原来刀斧手手中的那把刀已经断成了两节,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我跑!

    可是,当长乐跑出营帐之后,似乎没有什么人追来,回到医帐,发现老头正在准备行囊,难道他知道……

    “快点!大和来接我们了!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老头看着长乐一脸焦急样,好像并不是因为她被问的事,更像是他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难道最近丢的鸡就和他有关?还是说那个不停拉肚子的士兵和他有关?

    吴军的军纪向来很严苛啊……

    算了,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走也!

    话说,大和怎么知道我们在吴营?

    啊啊,原来是上山采完药的大和发现我们不见之后,四处打听,后听说长乐被一对士兵抓走,大和以为长乐和小老头是被占了荆州的刘军抓走了,所以自己便自投刘军当起了医官,谁知长乐根本不在那里,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城外还有一个吴营,当然以上都是后话。

    长乐和小老头就这样在吴营待了十多天,摸黑从军营里逃了出来,逃去哪里?刘营!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