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命赴黄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诱玉 书名:扛上孔明
    ()    头好痛啊……

    “琳儿!你在哪里?”

    “琳儿!琳儿!回答我啊!”

    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清晰,空气中原本泥草香味渐渐消退,仿佛之前的梦一切都是个幻觉,不远处一个材高大的青年慌张地在竹林里找着什么,手里紧紧握着那把蛇形的双刀,突然发现什么似的向一个地方跑过去,青年自草地上捡起了一把刀,刀狭长,仅外形上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更像是一柄剑,但是寒光咄咄人又不失一把刀的霸气,白色的刀柄上还系着一个和男孩双刀上一样的红色绸带,绸带上绣着凤凰涅磐……

    许久,青年的眼里流出了泪,脸上的表开始慢慢的淡了下来,没有扭曲,狰狞,但也没有以往梦境中的单纯恬静,青年姿态平静地站在竹林里,远远的,长乐感觉那个青年在注视着她……

    长乐缓缓的睁开眼,看着有些昏暗的房间里,不远处一个着白色衬衫的人影向自己走来,看着眼前那张有些模糊的脸,自己揉了揉眼,感觉自己的手是湿的,我用手摸了摸我的眼角,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是因为刚刚的梦吗?

    还没来得及多想,男人皱着眉看着长乐眼角的泪,又看了看长乐的额头,低沉的说道:“很疼吗?”

    长乐微微摇头,一脸的笑。

    “嘉伦啊……你怎么在这里?”说着,长乐起看着站在一旁的嘉伦,嘉伦用眼神示意自己忽略的另外三是小猫,想是她们叫嘉伦来的……可是一般况下,不是应该先叫校医吗?

    长乐在心里默默的画着圈圈,一脸无奈的笑道:“是你们叫嘉伦来的?谢谢啊~”改天让嘉伦请你们吃寿司……

    原本是想说出口的后半句却被嘉伦一脸沉的笑狠狠的了回去,很明显那俊俏的脸上面写着六个正楷大字:别给我添麻烦!

    就在所有人陷入沉默的时候,“哗”的一声,一个穿着高三制服的男人出现在长乐边的另一个位上,看着掀开的帘子外三三两两坐着的男男女女,男人先是一愣,后浅浅一笑,再次礼貌地拉上了帘子……

    从帘子内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课外教学,请继续……不过,声音小点……”

    课外教学?那是什么?

    长乐一脸雾水的看着帘子后的那个人影,这时却听见小猫们低声讨论着什么,三言两语中,长乐听到了一个人的名字,伊和鸣。

    不过,课外教学是什么?

    正在长乐就何谓“课外教学”在大脑中进行着高速运转分析的时候,边的嘉伦无声一笑,看着长乐“先回班吧……差不多要吃晚饭了,你们也早点回家吧!我今晚有事……”

    嘉伦说着,眼神落到了其中一只小猫的上,看着小猫一脸失落的表,不用想也知道,嘉伦那句话是很婉约的拒绝了某种请求。

    唉……和那种被人从小追到大的人没法比啊!像咱这样的,有个人追都能美上一天……谁让咱不是美人坯子呢!

    刚回到班,便听见林幽清那狼嚎般凄惨叫声,总觉得有种哭丧的感觉……长乐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还没死呢!”长乐没好脸色的看着那个假模假式的林幽清摸着泪,嘴里还不时的念叨着:“没想到还真被我算找了!难道我林幽清还有当半仙的资质……不过,也许是我碰到的?不不!一定是算得没错,我也告诉她了让她小心……嗯嗯……问题没有出现在我上!”

    看着林幽清在一旁碎碎念,其他人却一直注意着自己的后,总像是在期待着某人的出现,但是事实是,除了我踩进班门外,没有人再进班,几只小猫乖乖回家,伊和鸣忽略,至于嘉伦……不知所踪!

    同学们!尽的鄙视他吧!

    长乐一股坐到椅子上,不由得脑中一片眩晕,待眼前的景色对焦准确,却看见林幽清不知在忙活什么,最后……

    “疼……疼”长乐坐在椅子上下意识的向后躲着林幽清手里的消毒棉球,却没想到一把反被林幽清拽住,死死的按在林幽清的边,阵阵刺痛让长乐不由得咬着嘴唇,看着林幽清放下的一团暗红色的棉球,长乐心里才清楚自己竟伤得这么严重啊!不过还好,不用缝针……

    不过,伤得那么重,为什么没有人帮我叫校医?

    别告诉我今天校医休息……

    正在长乐满脸写上最后一个囧字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班里的女生们似乎动起来了,就像是N只饿狼看见了一只可口的小兔子……

    只见小兔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再看看那原本整整齐齐的衬衫不知何时变得异常的褶皱,像是和什么人厮扯过……

    长乐透过林幽清的子,看着小兔子时不时的动动自己的右腿,眉毛皱起,额头甚至已经渗出了汗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但是小兔子的一举一动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沉静,仿佛刚刚的那些动作不过是微风掠过深渊时的缕缕涟漪。

    小兔子似乎也察觉到了某处的一束“特殊”(因痛微闭双眼像极了那……调戏般眼神的长乐)的目光下一张“特殊”(忍痛咬嘴唇面目狰狞的长乐)的脸盯着自己时,小兔子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正要出门的小六儿(某期四帅参赛被淘汰者)说道:“帮我带三分双拼,还有串点,东西还是以往的那些。”

    “嘉伦啊……不带你这样指示人的……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仆人!”小六儿一脸不甘心不愿的看着小兔子,可是小兔子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啊啊!必杀出来了!

    “哥!求你了!我不想GAY的!”说完,小六儿三步一打晃的离开了班门,脸上久违的挂上了一丝红晕,而这时的长乐也只顾看着小兔子调戏小六儿忘记了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带来的疼痛,痴痴地笑着。

    “嘶——啦”

    全班瞬间安静了下来,班内除因只懂语数外史地政的高分低能生物两三只外,其余高能低分生物瞬间在心里轻问道:什么声音……

    那东西是纸的声音。“宾果!”一盏红灯亮起。

    小兔子已经站在垃圾桶旁。“宾果!宾果!”两盏红灯亮起。

    小兔子进来时拿着信,而信是纸做的……“宾果宾果宾果!!!”三四两盏红灯亮起。

    也就是说……

    嘉伦撕了女孩给他的书……“宾果!!!”五盏红灯全部亮起!

    等我挣脱了林幽清那个依旧泛红的棉花球,看见嘉伦手里那些粉红色的信纸却犹蝴蝶一样盘旋而落,最后落在了垃圾桶里。而嘉伦却面无表的看着那些信纸,嘴角不由得轻轻抽动,很不想知道那种表是什么,可是我却清楚地看到那张脸上写着嘲笑二字!

    “别动!”林幽清依旧不放弃,之后拿出了绷带轻轻的缠在我的脑门上,完事之后,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就是个木乃伊的未完成品!

    “林幽清,林大美人,能不能把我的绷带去去?就是个擦伤……”

    “长乐,长大公主,能不能尊重我这个未来的医学专家?”

    “好的,林大美人,不过我要说的是,你是文科生,在你选择学文时你就和医学SAYGOODBYE了……”

    “很好,长大公主,看来我要重新处理一下伤口了……”

    ……

    ……………………

    ………………………………

    …………………………………………

    “长乐,你哥给你的。”说着,小六儿打断了正在不停调侃对方的长大公主和林大美人,把一个小蛋糕放到了长乐的课桌上,外加还有一份双拼盖饭和虾丸,墨鱼丸串点若干。

    “他说学校还有事,晚上再接来你……”小六儿放下食物,看了着长乐又说:“不知道你哥看你这样会是什么表……”

    长乐微微怔了怔,或是说心里不由得颤了颤,要是老哥知道自己受伤了,指不定要怎么折腾……啊!在他看见我这样之前,大家连他的份一起嘲笑完了吧!

    怎么说,也是自己失足摔下楼梯的!终于知道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了!说的就是我这样的娃!

    算了,好好和大家玩玩吧~

    再过几天就要分道扬镳了……

    高考当天

    “准备好了吗?我们这就走。”长安说着边穿上最近新买的匡威的帆布鞋,理了理自己的那一头蓬蓬卷卷的发,之后看着屋里的一脸紧张的爸爸,道:“叔……爸爸,我们走了。”

    长安这一声让爸爸足足愣了几分钟,等缓过劲来的时候,发现人已经离开了,长乐边下楼边笑着在心里暗自偷笑那小老头一定在家里乐翻了!毕竟这是长安第一次叫老头子爸爸,不过偷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两年前老头子因为担心长安会考不好,影响第二天的考试,紧张得等长安高考结束后居然还发烧了,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就是重演?也因此今年老娘还准备了些紧急的药品,当然这些药不是给我准备的。

    长乐痴痴地笑着,引得前面的长安一阵阵鄙夷的目光,来到楼下,长乐接过那个总可以带给她幸运的粉头盔,要说这头盔还是长安高考完了之后第一时间买给长乐的,说是可以把自己的灵气给长乐一点,省得她考不好,回来抱着老妈痛哭!

    就这样,据长乐本人讲其本人使出了吃的劲死命的答题,耳边还不时的响起老师的谆谆教诲。

    什么“高考!狭路相逢勇者胜!那可是百万雄师过独木桥!不得马虎!说你呢!考试的时候还在走神!”“这都不会!拍死!”“快快快!还有一刻钟该涂机读卡了!那么慢!找扇啊!”

    ……

    最后铃声响起,十二年的有期徒刑,终于在这一刻宣告结束!

    长乐心里暗爽着喊道:呵呵!姑娘***自由喽!

    “长安,你要去接你妹妹?”一个年轻感的声音响起,长安回头看着从后揽住自己女孩,道:“嗯,长乐应该考完了。”

    “那我也去!”女孩嘟着嘴,撒的看着长安,而长安似乎并不吃着一只是依旧弄着自己的摩托车,女孩见势,气得跺了跺脚,见女孩真的有些生气,长安只好妥协,捧起女孩的脸说道:“那我可没有办法送你回来啊……”

    “没事,我刚好也要去那里买东西,也好给你妹妹买点东西庆祝一下!”说着,女孩牵起了长安的手高兴地说道。

    长安没有说话,只是一脸微笑,转坐上摩托车,这时长安把车把上的另一个头盔也拿了下来,戴到女孩的脑袋上,女孩一惊,笑得更是欢快,说道:“平常你不是不让我带这个粉头盔的吗?怎么今天……”

    “戴好吧。”长安打断了女孩的话,没有看后有些洋洋自得的女孩。

    “长乐?等你哥?”

    闻言,长乐看见一个尤为显眼的帅气男生向她走了过来,小兔子的这幅皮囊自然也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长乐叹了口气,伸手止住了要走上前来的嘉伦说道:“你太耀眼了……我眼睛疼!”

    说完,嘉伦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和长乐保持了最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安全距离。

    “要不,我送你回去?反正两家顺路……”小兔子说着,不知为什么却将脸别了过去,脸上还掠过一丝绯红。

    “不了,我等我哥就好,他说会来接我,而且我要是走了,他非疯了不可!”长乐笑呵呵地说道,看着路口那个出现影。

    小白兔看着眼前的女孩喜悦的申请慢慢退却,眼中充满了不解与质疑,开口便道:“我送你回家……”

    话音未落小兔子拉着长乐便往后面的一辆黑色的很帅气的一辆车走去,对车丝毫不敏感的长乐,自然不知道那车的牌子,只看到一只抬起两条前腿的马。

    待长乐走到,不!准确的说是被拉到车前时,听着后的摩托车发出了久违的急躁的声音,长乐回过头看着离她不到五米的地方一个漂亮的红色甩尾,长安利索的把车停在了黑车的面前,地上只留下那一道完美的半弧形胎印。

    “回家。”长安平淡的说完,把那个粉红色的头盔戴在了长乐的头上,不远处一个穿着紧连衣裙的女人不知在冲这谁微笑。

    “我们回家。”说完,长安见面前的女孩倔强的脱下了头盔,便再次把头盔戴在了女孩的头上,见女孩依旧拒绝将头盔戴在头上,长安有些生气的说道:“听话!”

    “长乐……”这时,嘉伦看着长安礼貌地笑了笑,但是冰冷的语气却让长安不高兴的微微皱眉道:“长乐不想戴,不如我送她回家吧……”

    嘉伦话音未落,便看见自己面前的女孩轻轻的笑出了声,嘀嘀咕咕的说着让人很是不解的话,但是有一句话却说的很是清楚。

    她说,又是那个凤凰涅磐。

重要声明:小说《扛上孔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