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心碎(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雪 书名:天香豆蔻
    ()    “小姐!小姐!太子回来了!”杏儿兴奋的跑进来,这几天她看着李蔻儿那么伤心,也很难过,一直在外面等着,见火烈回来,便一路跑了过来。

    “真的!”李蔻儿起就往跑,也不顾外面风雪交加,甚至没有披一件外,淡蓝色的影在太子府偌大的庭院里焦急的穿梭。当看见书房的窗户上两个人影叠加时,李蔻儿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那一定只是影子的重叠,对,一定是!李蔻儿深吸一口气,使劲挤出一抹微笑,鼓起勇气朝书房的门轻轻一推,但笑容却僵在脸上。桑雅衣衫不整的坐在火烈的上。

    “出去!”火烈却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一个不速之客,打扰了他的雅兴。

    “烈,你听我解释…”也许火烈只是一时生气,她必须解释清楚,李蔻儿鼓起勇气向火烈走去,努力让自己不要被眼前的景象影响。

    “下个月我就迎娶桑雅为侧妃!”火烈的眼中透着冰冷,但却极力掩饰着那一抹试探的神色。

    李蔻儿怔怔的站在原地,脚下就像有千斤重,怎么也迈不开。“你不是说今生只有我一个妻子吗?”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她努力控制,没有听打扫他亲口说出那些话,就还有一线希望的。

    火烈却冷笑一声,双手一紧,将桑雅环的更紧,两人的子几乎没有一丝空隙,甚至还故意用刚长出的胡渣去轻触桑雅颈项里最敏感的地方,而桑雅则发出一声暧昧的笑声,两人就这样在如无其事的**,完全不理睬站在一旁已经濒临崩溃的李蔻儿。

    “你说过…”李蔻儿始终抱着最后的希望,毕竟火烈曾经那么温柔的对她说过那些甜蜜的话。

    桑雅冷笑一声,“男人在山对你说的话你最好不要太认真!烈是我们北岄的太子,自然有许多的女人,无论是以前还是以后,你都不会是他的唯一,也不可能!所以你不要太介意!呵呵…”得意的笑声混着偶尔的喘息声,“烈,不要碰那里,呵呵….很痒!…”

    李蔻儿再也听不下去,刚刚自欺的一切理由都在这一刻瓦解,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但李蔻儿却努力使自己显得安静,缓缓走出屋子,还关上了房门。泪水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落了下来。

    火烈真的不要她了,这一次他真的生气了,他甚至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就这么离开了,难道以前他的那些山盟海誓都是假的吗,难道他说的要信任她的话都只是一时兴起吗?也许吧!自古帝王之家无真,在他们的边不缺少女人,又怎么会真的在乎一个女人的感受呢,更何况是一个不能为自己生育的女人呢!是自己太天真了吧,以为火烈会不一样,以为自己会不一样,却原来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雪越下越大,李蔻儿呆坐在花园的一座假山后,已经不再哭泣,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任凭杏儿叫破了喉咙也不回答,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若是让杏儿找到,她肯定又要喋喋不休了。苦笑一声,李蔻儿看着漫天白雪纷纷扬扬,想起了那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谢道韫那么温婉美丽又才华横溢的旷世才女,最后还不是落得被夫婿冷落的下场,这也许就是真实的古代,女子是没有地位的,她们只是男人的附属品,为男人传宗接代就是最大的用途,而若是连这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她就只能被抛弃。自己对于火烈也是如此吧,从成亲都现在,火烈在她面前说的最多的就是怀孕的事,她以为他只是渴望有个孩子,却不曾想那也许是他娶自己的唯一目的,毕竟自己是南冥皇帝封的护国公主,若是生下小孩,将来做了继承人,就可以让两国交好,没有战争。甚至连那次舍命相救也许都只是因为自己特殊的份吧,自己还天真的以为他着自己,想想真是可笑,也许从一开始他接近自己就只是看上哥哥的经商才能。这样一想,心里却更痛了,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里已经深深的上了他,的那么傻!

重要声明:小说《天香豆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