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洞房花烛夜(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雪 书名:天香豆蔻
    ()    李蔻儿无意的转过,看见火烈正要往外走,赶紧拉住他,“火烈,我们谈谈好吗?”

    火烈没有回头,背对着李蔻儿站着,他不敢回头,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说吧!”

    见火烈背对着自己,李蔻儿以为他在生气,“我们虽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名,但我心中的夫妻不失这样的!”小心的看了一眼火烈,见他没有表,李蔻儿又鼓起勇气接着说,“婚姻应该是的升华,一定要两个人都觉得愿意一生互相守候时才可以结婚,我们的婚姻完全是一场政治事件,没有了相识相知相许的过程,直接跳到最高的阶梯,因此我觉得它只是一座空中花园,看起来美好无比,令人向往,但是实际上却没有根基,漂浮不定,令人胆寒。”

    听着李蔻儿这些独特的见解,火烈转过,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思想总还是这么奇特,新颖,但又让人觉得那是正确的,“我们的婚姻并不是没有基础!”他是她的,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呃!”看着火烈忽然转浓的眼神,李蔻儿想起了火烈曾对她说过的话,他她,“可是,我不你啊!”

    虽然他心里清楚,但听见李蔻儿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被刺痛了,“你还是忘不了他!”

    “他就是我的心,叫我如何忘记?”原本就破裂的心被火烈的话从平静的外表下掏出,**的,疼得她无法呼吸。

    “所以你不让我碰你?”宝蓝色的眼睛里闪着痛苦的光芒,她是他第一个如此毫无防备,全心投入的去的女人,她也是第一个伤他如此之深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如此狠心,激动的火烈抓住李蔻儿的肩,“那你为何要答应嫁给我?”

    “我…!”被火烈抓的生疼的双肩已经有些发紫,但她心理的痛却更深。看着痛苦的火烈,李蔻儿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个角落好像涌出一种莫名的愫,不自觉的,她伸出手,轻抚上火烈皱着的眉头,想为他抚平他心中的伤痛,原本想说出口的话却硬是咽了下去。

    感受到李蔻儿的软化,火烈将她拥进怀里,汲取着她上独有的馨香,吻着她黑亮的秀发,敏感的耳垂,白皙的脖颈。“蔻儿,我你!”

    室外飘进一阵悦耳的笛声,宛转悠扬,慑人心魄,李蔻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觉得这个怀抱好熟悉,这种味道也好熟悉,迷惑着她的体,让她不由自主的想抱紧他,依偎他,闭上眼睛,她仿佛置于一种梦境中,梦中她躺在水里,任由宝蓝色的弱水轻抚她的脸颊,嘴唇,甚至是体的每一寸肌肤,一会儿她又仿佛致云端,淡蓝色的云彩围绕着她,如泡沫一般轻柔的抚她的体……

    窗外一缕月光渐渐爬进室内,和黄晕的灯光交缠在一起,微风轻抚,粉红的纱幔轻轻飘扬,仿佛要随着节拍舞出一曲动人的飞天……

    烛火已经快燃尽,月亮也已西斜,黎明的曙光渐渐透过纱幔照进室内,照在红纱帐上,洒满帐内红色的锦被,衬着两张绝美的容颜,一张倾国倾城,一张英武魅惑。

    火烈睁开眼睛,宝蓝色的眼睛出一道寒光,但转而消失,转头看着怀抱里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幸福的笑容,不自的亲吻着那张带着微笑的红唇,感觉的怀里有些微动静,火烈停下继续肆虐的唇,等待着那双迷蒙的眼睛渐渐明亮。“醒了?”

    李蔻儿睁开眼,看见一双宝蓝色的眼睛,惊呼一声,本能的想往后退,一双力量刚好的手臂却将她环在怀里,不让她后退,也不会弄疼她。“你?”此刻她觉得全莫名的疼痛,就像是在田里劳作了一天一样,脑袋里努力搜索着残存的记忆,天啊,昨晚她好像中了魔咒一般,和火烈洞房了,而且是自己心甘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真不想起,这样抱着你一个多月了,可我只能看着你,却什么都不能做!”火烈紧紧抱着李蔻儿,轻啄着她的唇,模糊的说着心里话。

    李蔻儿还来不及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听见火烈说抱着自己睡觉一个多月,赶紧推开那张脸。“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他都抱着自己,难怪她昨晚觉得他的怀抱好熟悉,原来这一个多月她之所以没有做恶梦,是因为他的怀抱给了她安全感,看来在她的心还没接纳他的时候,她的体已经提前接纳了他,原来昨晚是自己的潜意识在推动自己。

    亲们,夏雪的下一部《祺思邈想》准备发布了,写的是古代的李蔻儿穿越到现代,附在孙思邈的上,一个古代的灵魂和现代文明的交错,呵呵.很有趣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夏雪的群号122032030,叫夏雪的窝,要想加入只需要是夏雪的作品里人物的名字就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香豆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