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落回(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雪 书名:天香豆蔻
    ()    这就是姚书岩住的地方,小院清净简洁,园中一方阔大的池塘,占去大半地方,此时已是夏天,池中荷花盛开,亭亭玉立,池中游着几对鸳鸯,自由自在。池塘尽头一幢两层楼的木质小楼精致典雅,两人沿着池塘缓步来到小楼下。

    “不请我进去坐坐!”李阳笑看着姚书岩。

    “请进!”姚书岩走进小楼,知道李阳会跟进来。

    屋内正中摆着一株足有两米的红色的珊瑚礁,作为屋子的屏风,将屋子隔开为内外室,李阳绕过珊瑚礁走进内室,只见屋内左边摆着一张梨花木书桌与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左边摆着一张凉蹋,墙上挂着一幅草书的“静”字,字体苍劲有力,落款一个岩字。

    “这是你写的!”李阳转心疼的看着姚书岩,她这么多年是怎样过来的啊!

    “恩!”姚书岩别开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此时的脆弱,这么多年,她已经麻木,可一看见李阳心疼的眼神,泪水便不自觉的落下。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圈住。“从今以后,我不会让你再过这种子。”她是女人,不应该过着这种男人的子,她的房间里应该有各色的漂亮衣物和首饰,而不是这些陈旧的书籍。

    两人就这样相拥,直到看见桌子上那一方黑色的虎形镇纸,姚书岩推开李阳,来到书桌旁,轻抚黑色的镇纸,眼中噙满泪水,“我还记得那一年我十五岁,爹爹要祝五十大寿,才派人来寺庙接我和母亲。我终于回到了我的家,当我被人领着进到爹的书房时,他正在算账,我看着眼前那个陌生的男人,心中有些害怕的盯着他,十五年了,他不曾过问过我,因为他的子女太多,多的他自己都不清楚,我心中是有些恨他的。当他抬起头看着我的一瞬,对我露出了慈祥的微笑,那一笑拂去了我十五年的寂寞。他的五官深刻,材有些发福,缓缓的离开书桌,走到我旁边,问‘你就是书岩?’我点了点头。他好高大,我只能仰起头,然后他便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坐到他坐的椅子上,将十几本账册放在我的面前,而我在一个时辰里便将十几本商行的账册清算完毕,爹爹惊奇的看着我,如获至宝,轻抚着我的头问我想要什么见面礼,我看了整个屋子,指着这个黑玉镇纸说要它,他便将这个他最心的黑玉镇纸送给了我。那一刻,母亲露出了十五年来第一个笑容。”

    李阳轻轻的将姚书岩揽进怀里,“不要再担心了,你爹已经没事了!”

    “恩!多亏了蔻儿,也谢谢你!”姚书岩深的看着李阳,一听说姚谦重病,他便马上赶来帮助她,安慰她,如今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又牺牲自己的妹妹,“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以相许如何?”李阳轻抚姚书岩的脸颊,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如果可以,我愿意!”她当然愿意,她恨不得马上嫁给他,但现实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

    “现在如何?”李阳附在姚书岩的耳旁轻声说道。

    “你…”姚书岩羞得满脸红晕,转过背对李阳,“你正经一点!”

    “哈哈…”姚书岩的举动惹得李阳轻笑不已。从背后环住她,将头放在她的颈窝里,“我等了五年了,你还要我等多久?”

    “至少要等我爹好了再说!”姚书岩羞赧的低着头,感受着李阳的体温包围着自己,带给自己的安全感。

    “可我不想再等了!”李阳趁机在姚书岩的颈上厮磨,吻着那一片雪白的肌肤。自从知道姚书岩是女儿,李阳的举动便越来越放肆,有好几次都差点要了她,而她也沉浸在他的温柔之中忘了一切,差点失控,在最后关头阻止了李阳。此刻李阳已经吻住她的唇,大手放肆的在她的上游走,气息越来越乱,姚书岩此时已不再有犹豫,双手主动攀上李阳的颈,学者他吻她的方式回吻他,两颗期待已久的心在此时终于交融在一起。小院内的池塘里,两只鸳鸯脖颈相绕,彼此互相梳弄着羽毛。

重要声明:小说《天香豆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