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小青法海

    ()    见丝雨,戒色,乐非尘都是满额黑线。我咳嗽了两声,对戒色道“难道你很好色么?还戒色呢,怎么不叫色戒呀?”说完又忍不住一阵爆笑。

    见那小和尚一脸憋得通红,甚是气氛的样子,我忙严肃道“呵呵,小和尚,不好意思,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莫要当真。”

    那小和尚转头看了看乐非尘,乐非尘横了我一眼,对那小和尚耳语了几句,那小和尚面色恢复正常。

    “戒色,你可愿意扮演法海,乐非尘把事都跟你说了吗?”

    “嗯,师傅已经跟我说过了,让我来帮助施主!”

    师傅?

    我晕,原来是他师傅的命令啊,难道乐非尘把他师傅给搞定了?

    我看着乐非尘,他脸上依旧是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灿烂笑容,那笑容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永远不知那笑容背后的他在想着什么,到了这时候,我依然没有问过他的份,我倒是很想知道谜底了。

    可眼下排剧才是大事,他的份留待以后再来问吧。

    当下便把道具制作吩咐下去,分配好角色,将剧本发给每个人,让他们熟悉一两,便正式排演起来,我仿佛又回到上次演梁祝的时候了。

    ******************************

    画屏轩。

    “樱音参见公子,公子要来江南为何没事先通报一声?”樱音惊诧地望着眼前的绝色男子,不由的朝后退了几步。

    主人怎么会突然造访?

    一袭白衣,俊逸绝伦,若非浑透着无尽的霸气,那形象还真像仙宫里的俊神,此间,俊面上无一丝表鸷的眸光,冷冷落在自己脸上,薄唇轻启,带出清冷的质问“怎么,你是在责备爷吗?”

    “樱音不敢。”樱音垂眸,她从不惧怕任何人,唯有眼前这人,一冰凉的气息让人惶恐不安。龙园的人,没有不惧怕他的。

    他的无,真是让人汗颜。无论如何,她也从未想过,有朝一,他会深上一个女人,真的是不可思议……

    “行了,去沏壶茶来,爷可是好久没有品尝到你的手艺了。”白衣公子淡淡说着,临窗坐了下来,望着远处的楼台怔怔出神。

    樱音没有打扰他的思绪,款款走了出去,心里却担忧,公子这次真的是着魔了。放下国事追到东陵来了,尽管他不可能有什么危险,但这毕竟是别国的土地,即便,有一天,这里也将会成为他的地盘……

    樱音摇了摇头,向前走去……

    “来人——”

    “公子有何吩咐?”

    “把东西送去给东陵王。”

    “公子……”黑衣人抬头看了一眼白衣公子,又狠狠埋首,他猜不出公子的意图,天兴门追四宝玉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东陵王吗?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白衣公子狠狠踹了黑衣人一脚,黑衣人诚惶诚恐的飞了出去。

    樱音端着茶盘,望了黑衣人一眼,拉开水晶珠帘轻盈走进房里,淡淡道“公子,请喝茶——”

    “小姐,小姐,卞姑娘来了——”

    白衣公子正接茶,一个丫鬟提着长裙在门口喊道。

    白衣公子一听,神色立时慌乱,搁下手中的茶,由于急迫,茶还溅了出来,滚烫的水泼洒到一袭白衣上,但他顾不得搭理,疾步朝里屋走去……

    樱音掩唇轻笑,公子这么狼狈的一面,可真是难见啊!

    要是说给龙园的人听,大概没人会信吧,呵呵,有趣儿……

    樱音正偷笑着,那古灵精怪的人儿已风风火火闯了进来,俨然把画屏轩当自己的地盘儿——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