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皇帝赐婚

    ()    “皇上,臣只是和卞姑娘闲聊罢了,再说,她现在还不是你的女人。”唐鹤见大内只有他和聂羽傲两个,说话也就大胆起来了,听他一口一个“朕的女人”,唐鹤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微微的疼痛,一抽一抽的在心灵深处进行着……

    那个女人,是在什么时候住进自己心里的?

    是在没见过她之前,就已经忘不掉了吧……

    聂羽傲盯着唐鹤,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复杂的绪敛在幽深的眸光中,危险的斜睨着唐鹤。

    唐鹤依旧镇定自如,他发誓,皇帝不会对自己怎样。

    聂羽傲即使再怒,也不可能要自己的脑袋。就算他不看在多年的分上,他也不愿失去一名忠心耿耿的贤臣。

    才,是他的一大优点。

    唐鹤自认对聂羽傲的了解天下无人能及,当然,他的了解也只有一部分。皇帝的心思,又怎会随意被人猜度呢?

    “你小子胆子还蛮大的嘛,敢这么和朕讲话。”聂羽傲的口气忽地变得轻松起来,他的确还是在乎唐鹤的。

    “礼部尚书周询的孙女儿,周雨若,可是京城出名儿的才貌双全,朕把她指给你,如何?”

    “皇上为何不亲自纳她为妃?要便宜了臣。”

    “朕的女人还不够多吗?”

    “皇上,你的子嗣并不丰盈啊!”唐鹤低声道,心里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想来,如果她愿意的话,那么皇帝会得到自己的第一个亲骨吧……

    心里又是一阵痛,这一次,疼痛像把刀,狠狠划过口,无论是烈抑或是沧漓,玉不凡,怕都没有机会!

    “唐鹤,你是不是吃了豹子胆,朕的家事你也要来心!”

    “臣不敢!”

    “那就好,朕明儿就跟周尚书说一声,择完婚。”

    “皇上……”

    “不必多言,朕意已决,你回去吧。”

    “谢主隆恩,微臣告退!”唐鹤心里满是无奈,一步一步走得艰辛无比,也好,得不到何必要苦争呢?

    聂羽傲看着唐鹤略显寂寥的背影,心里越发觉得害怕。

    为什么边的优秀男人都会莫名其妙喜欢上她,她的心能不能永远只属于他?

    对烈,她似乎有着说不清的感,记得那天晚上,她曾在梦里叫过“烈”这个词,那一刻,他的心被她刺痛了……

    聂羽傲的眼神蓦的变得鸷起来,真的要做吗?

    他闭上眼睛,仰靠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揉着纠结的眉心,他要拿她怎么办……

    __________

    冬去又来,空气中还残留着梅花的香气,桃花已如少女含笑的脸,灿烂夺目,美美的开在枝头。

    望着满树的桃花,我却想起一首极不合适宜的诗来。

    去年今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风。

    也许明年桃花再开的时候,聂羽傲就可以在这桃树下吟这首诗了吧。但也许,那时的他,早已忘记我这个他生命中的过客……

    “主子,你知道吗?今天是北玉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哦!”

    “花灯节?好玩儿吗?”

    “当然,今天晚上,全国百姓可以通宵达旦的玩耍,街上可闹了,就连平里足不出户的小姐都许上街!”玉儿一脸兴奋的说着。

    想来这花灯节定是很好玩儿了,可惜聂羽傲不在,我又出不了皇宫,如何看得成这花灯节?

    “主子,你跟皇上说,说不准他会准许你出去呢!”

    “怎么可能?皇帝的女人怎么可以随意出宫嘛!”说完这话,我惊讶的掩唇。瞧,我说的是什么话,我居然承认自己是聂羽傲的女人,我是不是发烧啦?

    “皇上驾到!”

    真是说曹就到啊!___________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