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乱了分寸

    ()    “奴才叩见皇上!”

    小利子低着头匍匐在地上,没有听到皇上的声音,只看到一双明黄的靴子向的方向挪去。那镶在靴子上的红宝石,让他联想到鲜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好,它还在!

    可是为什么?皇上竟然放过了自己?他明明已经发怒了!当皇上拧着他时,他就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他不是不知道这个皇帝心有多狠!可是,这一次,皇帝偏偏放过了自己……

    聂羽傲拥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唇角浮着一抹柔和的笑。但想到她居然和别的男人呆了一整晚,他又恨得咬牙切齿。

    他本是虚怀若谷的君主,却独独不能忍受她心里想着别的男人,就算只是所谓的朋友,也不行!

    她只能是他的!

    “皇上,您从年宴到现在一直没用过膳,要现在传膳吗?”花公公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

    聂羽傲垂眸,低声道“恩,要卞姑娘平时吃的!”

    “是,皇上!”花公公答了一声,恭顺的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回眸瞥了皇帝一眼,那样温柔的神真的不该是皇帝有的,真不知这皇帝是着了什么魔,对这卞姑娘简直在乎到疯狂的地步,若是哪一天这卞姑娘不在了,他的皇帝大人会怎样……

    花公公拍了拍自己的脸,自己这是怎么了,卞姑娘在皇帝边,怎么会不在了,真是瞎想!

    睡梦中,唐鹤讲他的《孙子兵法》读后感讲得唾沫星飞溅,文气俊秀的脸放出异样的神采,我就那么认认真真的盯着他,当着忠实的听众。每当他讲到精彩处,我就兴奋的扬手鼓掌,忽的,他的声音中断了,目光惊惧的望向门口,我也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聂羽傲手里提大刀,满眼充血,两步走上前向唐鹤砍去……

    溅了一地鲜血……

    “啊!”

    我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聂羽傲那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不会真对唐鹤怎样吧。

    “怎么了?丫头!”

    “啊!!!”

    看到聂羽傲,我叫得更大声了。脑子里浮现出他拿着大刀砍唐鹤的景象,待确定了他上没有血腥味儿,才平静下来。

    “唐鹤呢?”

    “你不要每次见面或醒来,口中都挂着男人的名字!”聂羽傲额角青筋在猛烈抽动,本是想发怒的,可不知为什么,一瞬间那怒气就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变得有些无奈了“饿了吗?先用膳吧!”

    我看看自己,上还穿着宝蓝色的太监服,整个人被聂羽傲结结实实揽在怀里,心中某个地方仿佛被蜜涂了一般,随着血液的流动,甜蜜也迅速漫延“你不会一直都这么抱着我睡的吧?”

    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盯着我瞧,眼中是满是宠溺的笑意。

    “手酸了吧,来,我给你揉揉!”想我睡了少说也有几个时辰,他这么抱着我,自己没休息好不说,手也一定很酸了。我挣开他的怀抱,跳下,跪倒边,细心地给他揉着手臂。

    “丫头,你……”聂羽傲一时语塞,眼里那异样的神色,分明是夸张的感动。唇角弯起一丝柔和的弧度,连眉梢都洋溢着幸福。

    我心想,难道是我平时对他太差了,以至于我给他揉揉手,他都可以感动成这幅德行?

    哈,这皇帝大人也不是太难伺候嘛!

    “丽儿……”他突然扣住我的下巴,双目含脉脉的望着我。顷刻,两片柔软的唇瓣覆盖到我唇上,不待这个吻变得白化,我迅速站了起来,脸红心跳道“我饿了,吃饭去!”

    沉默了几秒,后传来一阵朗朗笑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高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