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阴险腹黑男②

    ()    幽言眉头一拧,自己的主人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潇洒大度。那两个女人还真是倒霉,为何要在主人面前说她的坏话,虽然她们说的不一定是假的,但那种话听到主人耳朵里,该有多难受啊!

    “二位姑娘请吧。”幽言难得绅士一回,对着两个将死的女人,他觉得自己应该给人留点好映像。

    晓月和蝶儿看了幽言一眼,总觉得这少年给人一种森森的感觉。虽然他长得清秀无比,看着清爽干净,却总能让人把他和死亡联系在一起。

    “在下就送二位姑娘至此吧,二位姑娘慢走。”幽言轻声说道,眼神却发出嗜杀的光芒。

    两个女子相扶搀着向前走去,幽言看着两道倩影,嘴角绽放起一抹冷笑。

    翌,一群山贼劫了过路镖车,斩杀了十名镖师。混在十名镖师中的,还有两名貌美的年轻女子。

    可是,这也成为永久的无头公案,凶手做的干净利落,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

    梅园。

    满地黄叶已被冬风扫尽,放眼四周,绿色去了大半,心里也不添了一丝萧条之感。

    和聂羽傲相处的这些子,越来越觉得自己陷深了。每当他用深的目光注视我,我就浑无力,只想蜷进那温暖的怀抱,可理智也时刻提醒着我,和他保持距离,心和**都要同时远离他。

    他似乎不像从前那般急,从未强我。也许他在等,等我投怀送抱的一天,可惜这一天会是多么遥远啊!

    “丽儿,快出来!”聂羽傲兴奋的叫道。

    望着窗外飘扬的大雪,我捧着暖炉,陷入了沉思。

    北玉地处北方,天气十分寒冷,不过宫里人还好,有狐裘貂皮这些高级御寒品,可苦了广大百姓。我倒是想了个主意,把羽绒服推广了出去。这也是这个冬天我做的最骄傲的事了!

    “在想什么呢,傻丫头!”聂羽傲从背后一把抱住我,啄了啄我的耳根。

    “做什么呀?”跟他一起这么久了,还是不太习惯这般亲密的举动,依旧脸红心跳半天恢复不过来。

    他笑而不语,拉着我向外走去。

    跟他出了门,方才明白过来。

    眼前之景太美,美得让人晕炫…

    梅花一夜之间绽满枝头,梅院被一阵阵馥郁的香气笼罩,除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就只剩那缀在雪白间的鲜红,粉红,甚至有我从未见过的蓝色和紫色。我从没想过若梅花开出这两色会是什么样子,如今见了,只能说完美至极!

    这个世界真的是让我太意外了!

    白色梅花隐没在雪中,只有透过那清洌的芬芳,才能领略到它的风韵。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想不到丽儿还是才女!”

    才女?

    我剽窃王维的!

    我干笑了两声,声音小得只有自己听得见,还未回神儿,只听一曲悠扬的洞箫乐响起。

    是《梅花三弄》!

    聂羽傲着了明黄的水纹绣长袍,如临风的玉树一般立在盛放的梅树下。

    寒风吹过,扬起三千青丝,也扬起五彩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色彩在空中跳舞,旋转,尔后飘落。一半落入尘埃,一半沾染他一。往明黄的锦袍上铺了薄薄一层,拂了一还满!

    因长年习武的缘故,他耐寒,即使冬天也穿的单薄,一袭简单的锦袍,便衬出他卓越的风姿!

    在一片香雪海中,他显得那么凸兀,帅得凸兀,美得凸兀。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有几回得。

    美男子啊美男子,就冲你这绝色俊颜,我都不舍得离开你,更别提我还上了你的灵魂…

    人生自有痴人,莫笑痴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