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超级醋坛

    ()    一袭碧绿的薄纱长裙,衬着她莹白如玉的肌肤,宛如碧叶中露出的雪白莲花。一只白玉镶嵌的银步摇别在乌黑的发间,随她轻盈的步调缓缓摇曳,一摆一晃之间,风华万千。

    当真尤物也,我都看痴了。

    “你怎么来了?”聂羽傲扫了那美女一眼,平静道。眸光沉沉的,似藏有一丝不满。

    见聂羽傲盯着她,那女子垂眸轻笑,眼中秋波盈盈,雪白的双颊生起两抹红云,说不出的艳动人,“臣妾参见皇上!”

    连俯请安的动作都那般优雅美妙,淑女风范尽显其中,定是哪家豪门的千金了,心下觉着自己实在该自卑。

    “起吧!”

    “不知妹妹是哪宫的?选秀女时可没见着妹妹。”那绿衣女子满含笑意的看着我。

    我笑着,没开口,心下寻思,她这么说是何意思?想宫里的女人每说一句话,那信息含量都高的,为何要提到选秀女呢?

    犹记得金枝孽里一些片段。

    趁着小主们还未被皇帝瞧见,那些个资历老的妃嫔都是要找机会见见小主,刚来的秀女其实蛮惨的。

    长得一般可能还好些,尔后还可以做个丫鬟,平平安安过子。长得漂亮的,不是先被除了,就是成为有权势的妃嫔们争宠争权的筹码。

    幸好我没亲眼看到这些后宫争斗,要不准得郁闷死,就冲这点,皇宫也绝不能久呆!

    “呵呵,美女你误会了,我并非什么秀女,我是……皇上的……朋友!”我望着美女,淡淡的笑了笑。

    真无奈,我和聂羽傲的关系的确不好定位。

    话音方落,聂羽傲和那美女都直直盯着我。

    美女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很快恢复笑颜,聂羽傲的目光则深邃得如眼前的湖泊,面上平静得无一丝波澜,湖底有着怎样的动,却不可测量。

    “呵呵~~”美女笑了两声“咱们皇上可真是好福气,有姑娘这样的红颜之己!”

    我呆呆的看着美女,清丽的脸上挂着一丝真诚的笑意,那笑意,恰如一抹凉风掠过,吹散了我的燥

    “我叫卞美丽,不知娘娘如何称呼?”我也乐呵呵的望着美女,心里却一个劲儿埋怨聂羽傲,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不知足,还要招惹我,这皇帝还真是可恶!

    美女甜甜说道,话语中听不出丝毫敌意“我叫洛晴雅,妹妹唤我晴姐姐便是,这宫里子闲,妹妹有空多来晴月宫坐坐。”

    “噢,原来是洛妃娘娘,失敬之处还望娘娘莫要见怪!”她给我的第一映像实在有点好,我就给她点面子,勉强跟她打哈哈吧,反正我们也不可能有啥共同语言,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也算是敌。

    “妹妹说的是何话,你是我们皇上的红颜知己,我又怎么会见怪!”听她故意加重“我们”两字,我对她的好映像顿减,她那么说,是表示霸占的意思么?

    她有什么好强调的,我又不会跟她争。

    心里冷哼了一声,面上淡淡一笑。

    又和洛晴雅东拉西扯说了一堆没营养的话,方才想起某人一直站在旁没有开口。

    果然,一抬头,便与某人透着寒光的眸子狭路相逢。那深邃的黑眸,好似冰冷幽暗的无底洞,仿佛凝结了千万年的寒气都从洞中喷涌出来,冻得脸生疼。

    突然间觉得不了,反而像掉进冰窖一般。

    “哟,皇上这是怎么了?”洛晴雅见聂羽傲一脸不爽,柳眉轻蹙,跟林黛玉似的,有种极致的病态美。修长婀娜的躯一扭,像软软的常藤,缠贴到聂羽傲上,手臂轻轻一抬,挽着他的胳膊。

    聂羽傲一动不动的站着,面无表的望着我,似乎在等我做点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