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相互亲亲

    ()    与聂羽傲一同坐下。席间,他不停帮我夹菜,我只故吃,也没什么回应动作,不知某人心里一直都在渴望我能帮他夹夹菜,哪怕一根青菜也好。可我偏偏不懂得体贴人,某人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生一肚子闷气。

    “聂羽傲,你还没告诉我呢,那个民部尚书为何今才确定。以前没有人担当此任么?那财政由谁来统领啊?”眼睛盯着离我很远的蒜泥黄瓜,随口问到。

    “前一任民部尚书已在十天前被斩首。”聂羽傲轻描淡写的说到,顺便将那一盘蒜泥黄瓜端到我面前。

    “斩首啊?”我津津有味的吃着蒜泥黄瓜,突然噎了一下“咳咳……你说什么?斩首?”

    聂羽傲急忙递给我一杯水,剑眉蹙起“吃饭好好吃,说什么话!”

    我灌了一口水,歇了两秒,心中依旧无比震惊,财政部长这么大的官也会被处斩么,犯了什么罪……

    “聂羽傲,为什么民部尚书要被斩啊?”

    “私底下卖官鬻爵,你说当不当斩?”聂羽傲目光霍地凌厉起来。

    我开始保持沉默,聂羽傲同志的反腐手段真是干净利落。

    斩!杀!

    “怎么不说话了?”聂羽傲瞥了我一眼,眼中凌厉不见,转而温柔似水。

    “哦,对了,刚才那个唐鹤,我见他和一般臣子不大一样。”我囫囵吞进聂羽傲夹到我碗里的蜜汁木瓜,歪头瞧着他。

    “哪里不一样?”聂羽傲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没有注意到晴朗的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我只顾说“他似乎不太注重君臣之礼,对你,似乎也不太害怕!”

    “嗯,他和朕从小一起张大。”

    “一起长大,那他是你很要好的朋友咯?”我一脸惊奇,实在没想到,聂羽傲这样的人也会有朋友。

    “朋友……”聂羽傲低声重复着这个词,似乎对这个词很陌生一般。看着他迷惑的表,我瞬间恍悟。我真是傻,帝王哪会有什么朋友,即便曾经是,如今,也不是了。无非保持一份深埋的意,表面上只是君臣关系而已。

    突然觉得面前的男人的确是太寂寞了。

    “那这唐鹤一定很有能耐吧?”

    “算个人才,他是朕的左丞相兼兵部尚书。”

    “哦,难怪!”

    “难怪什么?”

    “气度不凡啊!”

    “哼!”聂羽傲闷闷的哼了一声“你关心他做什么?今后不准问起他。”

    “……”好小气的男人!

    “一个唐鹤都值得你这般关注,那朕呢?从没见你问起过!”聂羽傲愤愤不平道,满口哀怨。

    “你整在我面前晃,实在没什么好问的。”

    聂羽傲无奈的看着我,我把精力放在面前的佳肴上,之后,气氛一直沉默,直到一顿饭结束。

    聂羽傲菜倒没吃多少,吃了一肚子气和醋,吩咐太监把我领回去后,面色沉沉的跑去见他那几个贤才了。

    骄阳当空,火辣辣的照在大地上,我一路沿着树荫,从龙腾宫绕回梅院,还是出一汗。好在袍子是真丝,轻薄透气,还不至于中暑那般惨。

    “主子,你回来啦,用过膳没有啊?要不要泡个澡啊,看你满头大汗的!”

    玉儿拿着把大扇子在我耳边扇着,呼啦啦的风刮过脸庞,确实凉快了不少,我突然萌发了做沙冰的想法。

    “玉儿,去整点冰块来,嗯…再多弄点水果过来,葡萄荔枝啥的都弄点来!对了!还有案板,刀,干净的捣罐儿。差不多就这些,快去娶来啊!”

    其实我并不确定这大天的能不能找到冰块,但想想此处是皇宫,应该没有什么办不到的,所以急急催促着玉儿。

    玉儿好奇的看着我,就是不动“主子,你要做什么啊?”

    “去弄来便是,问那么多做啥,别拖拖拉拉的,待会儿保教你开心凉爽!”

    “嗯,主子!”玉儿咚咚跑了出去。

    心里寻思着,这水果沙冰,吃到吃过不少,就是没亲自作过。想那些穿越的女主,哪个不会弄一两道精致的小菜,就我不行。说做火锅吧,连底料也不知道咋弄,这开火锅店的想法是彻底泡汤了……

    “主子,你要的东西来了!”刚抿了一口茶,就听玉儿欢声传来。

    抬眼,只见两个蓝衣小太监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边儿那个生的特别白净,灵动的眼,红的唇,是个漂亮小正太!

    我暗自惊叹了一声,原来太监也有这么水灵的,他怀里抱着一大盆冰,晶莹得近乎透明。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