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勾引未遂

    ()    “玉儿,我们到宫里四处转转可好?顺便给我找宫女或太监的衣服。”

    “娘娘,您的衣服好好的,干嘛要穿宫女的衣服啊?”她瞟了一眼我上的衣服,仍旧低头细声细语的说话。

    我顺手扯下腰带上的华丽佩饰,笑道“宫女衣服简洁方便,你看我这裙子走路叮当作响,裙摆又长,跑一步都容易摔跤,多麻烦不是,你帮我弄一简洁的来。”

    玉儿歪着头,想了想道“好吧,娘娘。”

    她答应得倒是干脆,我就汗了“你这丫头,说了我不是娘娘嘛!那个,玉儿啊,我比你大,你就直接叫我姐姐好了,我和皇上又没成亲,不能叫娘娘。实话告诉你吧,我在这宫里呆不长的。”

    话音方一落下,她猛的抬头,眼光诧异的看了看我,又低低垂了下去,“奴婢该死,不应直视主子!”

    “哎!”我深深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玉儿,你可以当我主子,但我希望你不要自称什么奴婢。奴婢奴婢,听着就烦!自称玉儿不是很好吗?还有,别低着头说话,看着我的眼睛说话,这才是对人起码的尊重,OK?”

    “好吧,主子!”听了我的话,她立刻抬起头,骄傲得像个被妈妈夸奖的孩子。

    好可的小丫头,眉清目秀的,白白的脸颊上染了一层红晕,红朴朴的,像极了萍果,真想咬上一口。

    “主子方才说,在宫里呆不长是何意思?”玉儿直直瞧着我,方才的生涩全然不见,看来是个顶纯真的姑娘,正何我心意。

    我沉默的看了她数秒,心想,罢了,宝玉的事暂且搁下,难得遇见一个如此纯真可的宫女,我就跟她聊聊天,培养一下感

    有个伴儿,以后嘛,也好办事儿!

    “没什么,我瞎说的,千万别让皇上知道我说过这话,不然,我准会没命。”我在心里祈祷着,这玉儿可千万不要是聂羽傲派来的间谍,要是他知道我想跑,我准会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玉儿不会说的。”玉儿笑着点头,一副唯我是尊的模样。

    “小玉儿,过来,坐这里。”我拍了拍边的凳子,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坐了过来。

    拘谨在消退,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做朋友不是很轻松吗?

    “玉儿今年多大了?”

    “回主子,玉儿今年十五了。”

    “哦,十五啦,一直都在梅园当差吗?”

    “不是,玉儿原先在御书房当差的,是被皇上调过来的。”说到此处,玉儿神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皇上对主子可真是不一样,梅园当差的宫娥太监,全是皇上亲调的。”

    “哦,这样啊。”心里甜丝丝的,偷偷笑了笑,对玉儿道“你曾在御书房当差,那么一定读过不少书吧?”

    “回主子,玉儿也只是识得几个字,吟得几首诗词罢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对她生出更大的兴趣来。

    舞文弄墨,想一般的宫女大概是不会的。

    “玉儿,你是如何进宫的?”关于入宫的宫女,根据看清宫剧经验得知,有一种是落选的秀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玉儿,应该是选过秀女的!

    “回主子,玉儿十四岁入宫选秀女,因作了一首词,便被圣上钦点入御书房砚墨。”

    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

    我思忖着,想古代那些皇帝,兴致一来,都会对边的宫女图谋不轨,很有些妃嫔就是这样上位的。

    所以,历来御书房都是宫女们实现麻雀变凤凰的宝地,想来聂羽傲那大色狼会不会也如此。

    对这般讨人的玉儿,他会不会有过什么非常想法呢?

    想到这儿,心里顿觉不快“玉儿,皇上有没有对你……”

    玉儿打断我的话,甜甜笑道“主子您有所不知。皇上在御书房,除了批阅奏章,便是看书。偶尔会和进谏的臣子下下棋,从不为难边宫女。他钦点的宫女,无非是为他研墨、打理龙案,或端送茶点。”

    “哦。”

    “再说,皇上的妃子已经够多了,皇上平里也很少正眼看女人,为此,御书房当差的宫女都很不开心呢。”

    “你也不开心吗?”

    “哪有?”玉儿红着脸嗔道,我瞧着那模样儿可,就想逗逗她“皇上长得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也好可怕。”

    “所以,玉儿想喜欢皇上又不敢,是吧?”

    “才不是呢,玉儿喜欢的是寒王爷……”

    呵呵,寒王爷。

    玉儿不经意间透露出女儿心思来,我更觉得这是个没心计的姑娘,心里更疼她了。

    “寒王爷?是谁啊,长得比皇上还好看吗?”心想,玉儿口中这寒王爷也必定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要不咋会抢聂羽傲的风头呢。见她脸红,也就无心多问,王孙公子,与我何干?

    “主子,你欺负人家……”

    “好啦,好啦,你不跟我说就算啦,我问你,北玉秀女几年选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