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我好想你

    ()    “聂羽傲,我走累了,也站累了,你好歹让我坐会儿吧!”

    想我行了十天十夜,风尘仆仆赶回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心中难免不爽“我真想睡觉啊,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不好?”

    聂羽傲闻言,二话不说将我打横抱起,朝梅园走。

    我心里一惊,他不会又发什么神经吧,望着梅园的八角亭,急忙喊道“去亭子里。”

    心想,千万不能单独和他共处一室,万一他狼大发,我就呜呼哀哉了。

    “去亭子里做什么,外边冷,容易着凉。”

    “不妨事,你让丫鬟那两件披风出来不久成了。”

    “你怕什么?”狭长黑眸中透出一丝诡异的光亮,仿佛将人照通透一般,在他注视下,我无所遁形,他知道我怕什么。

    “我若要你,屋里和外面都没区别。”

    听了他的话,我觉得有道理。

    像他这种色狼干坏事,会在乎地方吗?

    仔细一想,这种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与其天天这般提心吊胆过子,还不如从了他。反正他要的,不就是个挑战结果吗?得到了,他自然就会放手。

    “聂羽傲,如果我从了你,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闻言,聂羽傲怔怔看着我,眼底隐着一片难以置信的惊喜,“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愿意?”他很是兴奋,将我抱到亭凳上,挨着我坐了下来。

    “是啊,但我有条件。”

    “行。你要一,我给二。”

    “我从了你之后,你要把墨月给我,然后放我出宫。”

    我从旁边的灌木上摘了一朵花,放在手中把玩着,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我这要求是不是过分了点,我不可能比墨月还重要吧。

    话音落下,久久不见聂羽傲回答,寒气又开始在四周蔓延凝结成霜。

    我有些心虚,小心问道“怎么,是不是我的条件开得太高了?”

    想想觉得是高的,我哪能比墨月还重要呢,于是道“不如这样,我就牺牲一回,墨月呢,我就不要了,你只要放我出宫就行了,好不好,你很划算……”

    话还未说完,只听一声巨响,震得我至少耳鸣了一分钟。

    眼前的石桌被他一掌震得四分五裂,顷刻化成四溅的碎石。而他,抡着拳头立在一旁,吓得我大气不敢出一口。

    “你心里还是没我。”

    好悲凉的口气,好悲凉的眼神。

    “你这该死的女人,心里竟然一点都没我……我要的不只是你的体,我要的是心,是心……”

    我愕然的看着他,他气的浑发抖,目光如炬,像要将我活活烧死一般。

    难道……聂羽傲是真心喜欢我的?

    我不确定。

    总觉着帝王的不值得信任,但依旧不想看到他纠结的眉头,心疼地轻唤了一声“聂羽傲……”

    他忽然蹲下,紧紧抱住我,一字一顿,冰冷到刺穿骨骼的声音响在耳畔,仿佛死神的命令“不准提离开。否则,朕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好,我不说了,坚决不说了。”看着眼前破碎的石桌,我唯唯诺诺的应承道。

    我的命再硬也没那石头硬吧。

    这个皇帝,还真是我的劫……

    聂羽傲一直紧紧抱着我,许久许久,闭口不语,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他的怀抱又香又暖,我索窝在他怀里约会周公了。

    “丫头……”

    听到均匀的呼吸声,聂羽傲笑了笑,径直将怀里的人抱进屋里。

    “皇上,娘娘睡着了吗,让奴婢替她更衣吧。”

    “恩,小心,别把她弄醒了。”

    “是,皇上。”丫鬟细细帮她收拾妥当,转眼瞧着皇帝,恭声道,“皇上,您回龙腾宫吗?”

    “不用。”聂羽傲摆摆手,径自坐在边。

    凝视着酣睡的女人,轻轻抚弄着她的脸,面色柔和得似一汪涟漪泛起的水,宫女满眼的惊艳和诧异,呆呆看着聂羽傲,完全无法挪步。

    聂羽傲察觉到那阵视线,横了宫女一眼,宫女如触电一般垂下头,那犀利的目光,到底还是慑人。

    “出去。”伴着一声清冷命令,宫女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转眼间,犀利的目光又恢复成一片柔和的水,眷恋的看着那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良久良久,直到困倦得靠在边睡去……

    是夜。

    宫女悄悄走进房里,轻轻为她尊贵的陛下披上一件斗篷,不满的瞋了上的女人一眼,满脸的不甘不快,又美美的欣赏了一会儿陛下的睡颜,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天明,光明媚,花香阵阵,流水叮咚。

    “娘娘,你醒啦?”

    刚一醒来,一个俏丽的丫鬟冲我笑道,笑容很明媚,但缺少了纯真。十六七岁的姑娘,缺了纯真就不怎么可了,心里寻思,宫里讨人喜欢的女子可真是不多。

    “呃……聂羽傲呢?”

    大概听我直呼皇帝姓名,丫鬟脸色有些不好,道“皇上他去上朝了,应该就要过来了。”

    “什么时辰了?”见丫鬟态度不太好,我抬手看了看表,哈,都十一点了!我还真是能睡,说着便往衣服。

    “娘娘,要帮忙吗?”

    “没看我已经全搞定了吗,帮啥忙,去给我弄点吃的,肚子都快饿瘪了。”

    丫鬟闻言,掩唇走了出去,我不悦的想,她一定是在笑话我!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