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告别演讲

    ()    十,晃晃悠悠便过去了。回到皇宫,已是月上柳梢的光景,聂羽傲也不来迎接我,心里无端生出些闷气来。

    马车行至内廷入口,我拉开帘子,叫了停车。

    马车应声而停,我轻松的跳下车,弹了弹袍角上的尘土,张目四顾。

    宫被月色包裹,恬静清幽。宫道两旁苍松立,海棠谢红,景色说不出的清雅迷人,晚风夹着一阵水汽扑打在脸上,一风尘,顷刻散去。

    “花公公,你陪我走回醉花宫去吧,我想沿途欣赏宫里的夜景。”说是赏景,实则探路。

    皇宫的路,我一定得想法子摸透。

    而夜里探路,无疑是最好选择。跑路通常都在夜里进行,现在正好来个逃跑模拟战……

    “可是,皇上已经等了很久了……”花公公露出一个为难的笑。

    我心里觉着这些人咋这么虚伪呢,何谓等了我很久,连迎接都免去了,心里压根就没我嘛。

    算了,我在这里生些闷气做什么,还真当自己在一个皇帝心中有分量啊!

    想到此处,我释然的笑了笑,还是把精力放到探路上去。

    “卞姑娘,可以快些吗?皇上已经在梅园等您多时了。”花公公急急的催促,我直接将他的话屏蔽掉,一颗心全放在记忆路线上,就算间或开点小差,也是在想烈、玉不凡、乐非尘,也不晓得他们在做什么,今后还能不能相见。

    一路上,花公公不停的捶着双腿,还嘟嘟囔囔,郁郁寡欢的抱怨。

    “奴才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这番折腾啊,卞姑娘你就饶了老奴吧,歇歇吧。”

    “已经到了,进去喝口茶好了。”我抬头看了看醉花宫的牌匾,又看了看花公公一脸菜色,不由得好笑。

    他平里也是跑腿儿的,体力咋这般差。

    说着也不再搭理他,径直走了进去,心想着好好洗个澡,然后美美睡它一觉。

    谁知未及踏前一步,整个人都已凌空。

    “你做什么?”

    聂羽傲打横抱着我,原地欢快的转了几圈儿,听我叫嚷,才将我放下。

    真是的,头都被他转晕了!我只得攀着他才站的稳,心想,他要到现代还可以考飞行员。

    对他这种迎接方式,我实在不敢恭维,又不是忍者哥哥,玩儿什么神出鬼没嘛!

    “我好想你。”他俯首,薄唇擦着我的耳朵。

    只觉心头一跳,我怔怔望着他。

    橙色的灯火将他的脸照的格外清晰,不得不承认,他的祸水脸的确生很完美。笑容几近倾城,比色还撩人,有那么一瞬,我的确看痴了,不过很快回神,故作不满道“聂羽傲,麻烦你不要总是吓人好不好?”

    但见他面色一沉,不再理我,心里准在埋怨我不懂风

    我的话煞风景,他却将矛头对准花公公“花子成,怎么让朕等这么久。”

    花公公脸色顿时白了几分“回皇上,不是老奴…”

    “是我要和花公公走回来的。”我忙替花公公接话道,聂羽傲听了,瞥了花公公一眼“退下。”

    “是,皇上,奴才告退。”花公公诚惶诚恐地转离开。

    “你可有想我?”聂羽傲揽住我的腰,低头一口含住我的耳坠,只觉脸上一烫,手也不知该往哪儿搁,心里一慌,叫道“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

    “没有!”

    事实上是想过的,听吴府的丫环说,我半夜曾叫过“色狼”。若非梦见他,我会那么叫吗?

    人说有所思,夜有所梦,想来我还是思念过他的。

    不过,他问得这么直接,叫人怎么好意思回答嘛。

    “没有!够胆你就再说一遍!”一道幽光从他眼中闪过,呼呼冒着寒气。

    不会吧,小气到这种地步?不就是一句话么,至于气成这样么?

    我不满的瞋了他两眼,正想批评他两句,嘴却被他封了个严严实实。

    色狼就是色狼,吻技大大的好。

    我完全处于被动,任由他挑衅。激烈似火的吻,霸道又缠绵,深吻浅啄,极尽挑逗之能事,直吻得我呼吸急促,全冒火。他口中淡淡的茶香让我迷醉,微微的清凉流转在齿间,双舌纠缠不休,像在一片片茶林中欢舞,舞了好久好久……

    我只觉得自己快要站立不稳。

    “怎么,一个吻就让你站不住了,若是再进一步,你会怎样?”聂羽傲紧紧搂着我的腰,笑得一脸邪恶,眼里迸出森森绿光,如同一只凝视猎物的草原头狼……心蓦的一抖,扭头不敢看他。

    “瞧你吓得,逗你的!”聂羽傲捏着我的下巴,笑眯眯的盯着我,柔声道“我们漫漫来,一口把你给吃了,不过瘾!”

    一句慢慢来,就像一颗定心丸,心里瞬间卸下一块巨石,整个人都轻松起来。至少,他现在不会乱来,不过细想他的话,总觉得别扭。什么叫一口吃了不过瘾,难不成一口一口吃掉,让别人沦陷以后再像扔垃圾似的扔掉么?

    唔,这么一想,还真觉得是那么回事儿呢。

    男人不都喜欢有挑战的事么?尤其像聂羽傲这样的男人,他的生活本就是一种挑战,他一定是把我当作一个挑战项目,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对象,所以,他才会觉得我有趣,所以才会哄骗我说喜欢我,然后等我无知的上他以后,他就挑战成功,然后把我抛弃……

    没错,就是这样!

    终于晓得了,他为何会看上我。

    但想到这一结果后,心里反而有点失落,心口隐隐作痛,滋味儿不好受……

    我不会真的喜欢上这个色魔了吧?

    千万不要啊!卞小姐,口号,喊起来:坚决不动心!

    “丫头,你又发什么呆?”聂羽傲盯着我,神色有些慌乱。

    我心中诧异,他这是什么表?如他那般镇定自若的人也会心慌么?

    摇摇头,懒得费神去想,帝王心思深不可测,我如何能猜透?

    垂眸,淡淡道“哦,没什么。我这人就发呆,什么都不想也能发呆一整天。”

    “是吗,”他笑了笑,神色狐疑道“有事儿不准瞒我!”

    我心里好笑,我跟他什么关系呀,他干嘛管我那么多,搞的他跟我老公似的,真是有够别扭的!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