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青蛙皇帝

    ()    简要回顾了一下中国历代王朝的知识,在脑海大致整理了一遍。

    论说帝王之道,我华夏五千年出了无数贤主明君,随随便便讲出一个人,其政绩也能对当下的问题起到作用,虽然说起来相当轻松,关键还得看作者如何执行。

    见我冥思苦想半天不语,聂羽傲也不搭话,静静侯在一旁,手边的茶已经换了好几壶,他对茶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思考良久,大致理顺思路,正色道:“作为一朝新君,你算幸运,因为你直接从先帝手中接了天下。然而你又不幸,先帝并未留给你一座稳固的江山,但这恰恰最能验证,你可否做一名好皇帝。”

    见他目光闪烁,紧紧盯着我,并不开口,我接着道:“你方才说过,国内太平,边关战事不断!”

    “没错。”他的目光深了几分,眼中闪烁的玩味也淡了去。

    “当今边关战事不断,定是缺乏好的将领及谋臣。依北玉的兵力,人数上当占优势,你且把边关的况详细与我说说。”

    见我认真起来,聂羽傲也不再小觑我,只道“跟我来。”

    说完大步流星朝外走去,我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妈的,没事儿长那么高做啥?又不打篮球!

    不过一想到皇帝居然听我谈治国,心中又骤然涌起一股血。

    几分自豪,几分不可思议。

    我居然在一古代君主跟前谈治国,呵,这事实真是太有震撼力了!

    平凡如我,居然有这等传奇经历,心中万般感慨一时间汹涌沸腾起来!

    “那是谁?新近秀女吗?”

    一华丽紫色宫装的女子望着聂羽傲和他后的女子,对旁的太监道,口气淡淡,凤眸中却闪过一抹狡黠。

    “回洛妃娘娘,那是皇上前些子带进宫来的,如今,这名女子已经成了奴才们的闲话柄。”

    “哦?什么来头,去仔细查查!”

    “是,娘娘。”

    洛妃盯着那女子渐渐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去。

    “到了,你接着说。”聂羽傲拉我走进一座宫,站定。

    望着我站立的地方,我不瞪大眼睛,这就是传说中的御书房?

    足有百平以上,一张金制卧榻,其上铺着两张白虎皮_——奢侈,首先,这一条,就犯了贤君的忌!

    我小嗤一声,表示对奢侈**的鄙视和抗议!

    地上铺了华丽的丝绒地毯,宽大的楠木书桌上整齐摆着文房四宝,奏章堆积如小山,看来他真的很忙!

    两排镂空木雕大书架立在墙侧,其上放满书籍卷宗,摆放十分凌乱,可见他时常翻阅,那些书并非摆设。

    洁白的墙上挂了一排玻璃方盒,每一方盒内装了一枚金色方牌,类似于金牌的东西,具体也不清楚是些个什么玩意儿。当下却也没多问,收住目光,方见他一直盯着我,面无表

    每当他面无表时,就一定认真。

    此时,他并不是聂羽傲,而是北玉国皇帝。

    而我,算是他的谋臣吧!

    “看看吧。”他递过一卷羊皮纸,我摊开一看,竟是一张地图!

    没有现代地图那般精细复杂,但地势地貌标注依旧清晰。

    “这是西北边境图,北玉唯一一处还不稳定的地方。”聂羽傲耐心的跟我解释。

    西北边境?

    我仔细看着那副地图,从位置看,与宋朝与西夏王朝的地势很相似。边城名曰柳州,听名字倒有几分江南水乡的韵味儿,却在辽阔的北国。

    “塞外是西木王朝,如今起兵造反,肆意扰我国边境,还企图攻占柳州城。”

    “哦?攻占柳州可不容易啊!”

    “何以见得?”聂羽傲看着我,眼里多了一丝赞赏。

    “从地图上看,柳州的地势较高,极利于作战,属易守难攻之地。西木军只能从西北方向进攻,南面筑城,绝对可以成为有力屏障,东面则是富饶地带,可满足粮草供应。”

    仔细分析了地图,我不觉得奇怪!

    如此好地势,居然连战十年之久,这要让霍去病韩信见了,岂不笑掉大牙!

    “不错,分析得很好。”他明明是在称赞我,语气却是生硬硬的。

    “地形优势如此之甚,居然还败给西木兵,那绝对是人的问题,领导出了大问题!”

    “丫头,很聪明嘛!这柳州驻守十万大军,是由先朝名将吴猛的儿子,吴术,带领。因有先帝遗言,我必重用吴术。这柳州的地势的确是易守难攻,所以我也不急解决这里的问题。”

    吴术吴术,一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

    我突然间有种冲动亲自去边关看看。

    想到这儿,立即在心里抽了自己一耳光:你真以为可以分析一张军事地图就是战神了么?居然妄想去坐镇指挥!

    但同时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耳边缠绕:花木兰,穆桂英,樊梨花不都是女子么,一样是驰骋沙场,披挂上阵,名声响当当的巾帼英雄,沙场上,她们的飒爽英姿是那么美那么酷,难道你不想体验么?

    后一个声音越来越大,激起了我满腔的血。

    我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一把抓住聂羽傲:“不如让我去边关吧?我好依照具体况来定夺,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去添乱的!”

    我是铆足劲儿,要当当巾帼英雄的瘾!

    “你说什么?”聂羽傲的眼睛本是好看的丹凤眼,瞪起来还蛮大的。

    我满怀激动,大声道“我要去边关!”

    “胡闹!你以为边关是笙箫楼,金光赌坊么?随你怎么玩儿?那是战场,会死人的!”聂羽傲语带怒气喝斥我。

    “你是担心我吗?”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不是说,边关形势不算严峻吗?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他不作声,依旧冷着面孔。

    “我的安危和百姓的安危,孰轻孰重?”

    “你!”

    他几乎是毫不思索就回答出来。

    听了他的回答,我立即痴傻!

    天啦,他才认识我多久?就重视我到这种地步!

    我老妈大概都没这么重视我,如遇这种况,我老妈准会大义灭亲让我去打仗的!

    聂羽傲居然这么在乎我,真的假的?

    怎么都觉得不真实,难道这就是我的桃花运,传说中的一见钟

    话又说回来,他第一次见我时,貌似在和别的女人**诶。而我,还很不知趣的破坏了他的好事,他怎么也不会在那种况下对我动心的!

    所以,一见钟是不可能的。

    算上昨天,我和他相处也不过三,唯一一次亲密接触就是他狼大发那天。但那也不能成为他看上我的理由啊,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会看上我啊?

    我承认,我们穿越人有比较独特的气质,不就是胆子大点儿,思想前卫点儿么,咋就那么引人注目呢?

    “丫头,我不想你受伤害,哪怕一点点,也不行。”聂羽傲轻轻抚摸我的脸,语气柔得不像话,真像个疼老婆的绝种好男人!

    被他这么一呵护,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温柔陷阱果真可怕啊!

    在心里默念:理智啊理智,不要阵亡啦!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