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深宫似海

    ()    “聂羽傲,你今年多大了?”

    “来年天满二十三,你问这个做什么?”

    哇,才二十二岁!

    我瞥他一眼,实在觉得不像!

    倒不是说他外表看起来老,说实话,外表就二十左右,只是那股老沉的气质,比之三十二也是过之而无不及。

    “噢,你已经到了可以成亲的年纪。在我家乡,女子不满二十,不能成亲。我十七,还得等三年才可嫁人!”

    其实偶已经二十五了,再不考虑结婚就要步入剩女堂了,可我的人生总不能在这异世界启航吧,再说,就算要嫁,也不会嫁给皇帝嘛!

    “你家乡在什么地方,竟有如此荒唐的规矩!”他不满的拧眉。

    拜托!这也能叫荒唐?古代才荒唐好不好,十六七就当妈,自己还没成型儿呢!

    “我不管,反正不到二十我就不嫁人!”我撇撇嘴,顺手拉起窗帘。

    窗外,月色皎洁,那样清晰,那样迷人。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想着想着,泪珠儿自然滑落。来了古代,流泪频率出奇高,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坚强,过去的二十五年,一个人默默承受过多少,不都过去了么?

    可现在……过去的坚强都去了哪?

    原来,再坚强的人都会畏惧孤单。

    人生如此短暂,有生之年,我可还能回家…

    “怎么了?好好的哭起来。”修长的指头掠过脸庞,轻轻撵去我脸上的泪,淡然的语气中带了一丝怜惜。

    “我想家了!”

    “想家?那朕有空陪你回家。”

    我惊讶得盯着他,这是一个帝王说出来的话么?

    试问天下有皇上陪媳妇儿回家的么?况且我还不是他媳妇儿,顶多算是个女朋友。

    他可是理万机的大忙人耶,陪我回家!我真的是受宠若惊啊,呵呵,想他也只是说说罢了,永远不可能成立的事,我又怎能当真。

    “我的家太远,也许,这一生都回不去了……”

    带着一丝伤感,我幽幽道,也不知是在对他说,还是对自己说。说完,又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那样,朕便给你一个家!”

    我抬头,深深望着他,濡染觉得好感动,不由得伸手抱紧了他,又往他怀里靠了靠,不曾发觉他体轻微的颤动和眼中慢慢弥散开的笑意。

    我只觉得,这话,这怀抱,真的好温暖,索将它当成一个暂时的港湾好了!

    醉花宫,梅院。

    醒来,人是躺在香软温暖的上,屋里弥漫着好闻的熏香味儿。

    四下打量几眼,此屋装饰华美,柔软的白色地毯浅绣着些素雅的图案,金丝绣花桌布,明黄的流苏在阳光下欢快的跳舞,宛如形纤细的精灵。

    金黄的幔帐华丽得刺眼,精致的灯座上放了一颗浅紫夜明珠,一扇雕刻精美的红木屏风立在墙侧,旁边是一架紫木梳妆台,光洁的铜镜嵌在梳妆台上,这是所有摆设中最吸引我的东西。

    这么精致的卧室,除了皇宫或者玉落山庄,天下应该找不到第二处了吧。

    看着边的矮凳上放了一件水绿的衣裳,我笑了,应该是为我准备的吧!

    伸手便拿了过来。

    穿好衣裳,迫不及待的奔下,打开梳妆台的抽屉,不惊喜出声!

    珍珠,玛瑙,翡翠,金银各种精美的首饰放满一抽屉,一共三个抽屉,打开每一个,都会得到同样的惊喜。

    皇宫就是不一样,果真宝物堆积如山!

    记得曾读《阿房宫赋》,一点也不相信其中对皇宫的描述,只觉得那是夸张的艺术加工,没想到亲临皇宫,虽没有完全达到书中描写的水品,但也着实惊叹。

    正兴奋的拿着头饰试来试去,一双手臂,有力的从背后将我环住,温柔的呢喃响起“原来你也是美人儿!”

    这话我听!

    等等,是谁在说话?

    转过头,见聂羽傲正一脸笑意的望着我。

    我心下诧异,他不上朝么?貌似现在是早朝时间吧……懒得问他政务,忙又把目光放到那堆首饰上。

    “这些都是给我的?”我捧起一堆光芒璀璨的首饰,心里笑开了花。要是拿出去卖了,得是多少钱啊?若实在回不去了,就拿来创业投资。

    “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啊!”

    他看着我,只是浅浅一笑,对着我一副财迷相,没有半点鄙夷的神色。

    其实他内心怎么想,我是不知道的。

    他当真是个皇帝料,绪藏得太好,任谁也甭想猜透半点!

    难怪乎常言道,伴君如伴虎。

    帝王绪不写脸上,即便是经验丰富,天天伺候在侧的太监总管,怕也整提心吊胆吧!

    真不知他边的人都过得什么子,他又是咋当上皇帝的,不会像李世民那样,制造个玄武门惨案吧?或是像朱棣那样,抢了自个儿侄儿的皇位,制造出一场惊天动地的靖难事变?或者,他是名正言顺从太子之位过渡到当今天子……

    不知不觉间,我似乎被他吸引,不论是他俊美非凡的外表,还是他那高贵霸气的王者风范,抑或是他深藏不漏的心思,都已经让我想当一个探险者,去探寻所有关于他的一切……

    还沉浸在自我遐想中,镜中人已然变了模样。

    青丝高挽,发间别了一支翡翠凤尾簪,留了长长一束头发搭在肩头,耳垂上挂了晶莹剔透的红玛瑙耳坠,一袭淡绿的纱裙,腰带上缀着一串细碎的碧玉珠子。

    这样子,好淑女!

    是我么?卞美丽?

    “皇上,替娘娘梳妆打扮是奴婢们的事,不敢劳驾龙体。”

    闻声,目光疾扫四周,一干丫鬟太监,个个下巴都搁到了地上!

    “朕没叫让你多嘴。来人,把这奴才拖出去,杖毙!”

    聂羽傲扫了一眼那说话的丫鬟,眼都不抬一下对门口的侍卫道,那丫鬟闻言,噗通一声便软在地上!

    两个侍卫快步进来,将丫鬟拖将出去。

    “慢着!”我看了看那吓傻的丫鬟,又望着聂羽傲“皇上,她不过说了一句实话,完全没有被罚的理由吧。”

    “朕没让她开口。”

    “你也没让我开口啊,我是不是也该拖出去杖毙啊?”

    “丫头,你……”

    “皇上,对待奴才,是该赏罚分明,但她罪不至死,这一次她也吓到了,以后肯定不会了,你就放过她吧!”

    “既然你不想她受罚,那就饶过她。”聂羽傲淡淡的说,对一干奴才摆手“你们都出去吧!”

    “是,皇上!”

    众人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紧绷的面容也都松弛。

    这一小小的宫廷插曲,让我明白,皇宫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活在皇宫里的人过得多不安!

    在这里,人的生命连狗都不如,生死只在主子一句话。

    同时,我也意识到,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有多可怕!

    他喜怒无常,绪不会表现在面上,位高权重,单手掌着所有人的生死,当然,也包括我。

    我今后得多注意点,免得一说错话,他就把我给卡擦了!

    我收回猜度他心思的想法,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倒还真有几分姿色,不喜从中来。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