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赌场寻欢

    ()    来人虽行为鲁莽,但生的俊美倜傥、气宇轩昂,也不让人厌恶。

    玉不凡走了过来,一张俊脸挂满笑容,不过,笑容只为我而绽放,当发现其余二人在场,笑容瞬间凝结,尔后以最快速度降格为不满!

    我的视线停留在他腰间晶莹剔透的古玉上,心道真的和乐非尘那块好像,他不是说那玉是祖传的么,怎的会那般相像……

    “美美,跟我回去!”玉不凡直勾勾的看着我,根本无视在座两位帅哥。

    “玉少庄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乐非尘笑得温文尔雅,抱拳对玉不凡做了个揖。

    “乐非尘,你怎么会跟我家美美在一起?”

    他家美美?

    嗯,好像也是,我是他的贴侍女嘛!

    “呵呵,玉少庄主,多不见你脾气怎么还那么冲啊,姑娘都让你给吓住了!”

    “乐非尘,你整东游西我可管不着,我警告你,可别来招惹我家美美!”

    不要招惹我?

    乐非尘难道是花花公子不成?

    那般尔雅卓然的形象,怎么看也不像啊!

    “哎,玉少庄主你就别开兄弟玩笑了,今难得高兴碰上,不如坐下来把酒言欢,岂不快哉?”乐非尘微笑道。

    “呵呵,就是就是,不凡过来坐!”我上前挽住他的胳膊。

    见我亲昵挽住他,他脸色方才好了些。

    我心道,你好歹也是玉落山庄未来的老大吧,有点气度好不好,你看人家乐非尘,一直风度翩翩,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人家烈沉稳不露声色,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范儿!哪像你,二十岁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什么绪都挂在脸上,一点男人风范都没有,像个需要被呵护的弟弟,我哪里会把你当个男人来呢……

    佳肴上桌,满室飘香。

    众人默不作声,室内温度降到冰点。

    烈和玉不凡动作很一致,喝闷酒!

    只有我和乐非尘,津津有味享受着一桌美味佳肴。

    看来,我和乐非尘比较有默契!

    沉默良久,玉不凡突然臭着一张脸问我“那天聂公子没有把你…怎样吧?”

    “放心,我把他赶走了!”

    “真的?”他似乎不信。

    “我骗你做什么?本小姐还是清清白白的!”

    “恩,那就好。”

    见他很快露出舒心的笑,我心道,难不成我不清白了,他就立马放弃我了?

    那最好不过了,为了让他早点放弃,我改天就找个帅哥算了。

    “对了,说真的,你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跟我回去?别忘了,你可是我的贴侍女,终生丫环契约还在我手上。”

    噗!

    我喷饭,众人一脸黑线。

    眼睁睁看着精致的地毯被我糟蹋,心中万分难过。

    对于玉不凡刚说的话,我从来没有想过。

    记得进玉落山庄时,我的确签了一份终丫鬟契约,当时我还诅咒了山庄的主事人呢!人家宫女都是可以出宫的,一个山庄还要签订终制员工,好没天理!

    我那丫环契约还在玉不凡手上,但对我来说,有无契约重要么?

    我一直都是自由的不是么?

    不过,既然在这异世界活着,那就得遵守这个世界的法则,要真闹到官府也不太好。

    搁现代,毁约行为就是犯法,那人生岂不是有了污点,当下便向玉不凡保证道:“不凡,不用说了,再玩几天,我就跟你回去!”

    他听了,立刻眉开眼笑“那最好,但这几天你得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少爷有令,这几由烈保护姑娘。”烈淡淡的说,语气却是竺定。

    只有乐非尘笑得一脸灿烂,像看戏似的。

    当真事不关己,他倒乐得逍遥自在!

    “OK!”我作了一个暂停手势,郑重说道:“大家一起玩儿就行了,俗话说的好嘛,今朝有酒今朝醉!相聚即是缘分,不如我们来玩玩行酒令?”

    话音一落,三位果然兴趣盎然的盯着我。

    “这第一个行酒令嘛,叫没有老婆最倒霉!玩法是这样的:甲、乙二人亮出类似功夫过招的架势,齐声道:天上雷,雷打雷;地上锤,锤碰锤,这个世界谁倒霉,谁有老婆谁倒霉,几个老婆最倒霉?此时,甲、乙二人同时报数,将拳划至对方面前,凑数得之。有时,戳到男人的痒处,"齐人之福"在召唤,偶尔也有实话喊出:没有老婆最倒霉。第二个叫,人在江湖漂!引子与上游戏同,齐声:人在江湖漂,难免要挨刀,我几刀砍死你?同时报数,凑数得之。三句话,鲜血淋漓,江湖险恶,可窥一斑。”

    “美儿如何知道这些有趣的行酒令?”乐非尘饶有兴致的问道。

    “先别管我哪知道的,我们一起来玩吧!行不行啊,亲的不凡?烈?”看了看依旧摆着臭脸的玉不凡和烈,心里暗骂,真是破坏气氛的家伙!

    “既然美美喜欢,那我就陪你玩玩好了!”

    烈沉默,但并没有反对,那不就行了!

    行酒令轰轰烈烈ING……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绞尽脑汁把我能想到的行酒令通通搬了上来。

    什么小蜜蜂啊,点将啦,人杂拍七令等行酒令通通上台,加上他们本土的行酒令,气氛总算是活跃起来了。

    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笑的那叫一个舒心憨厚啊!

    看了看表,10点多了。

    “天色已晚,想必三位公子也累了,不过,我还有事得请三位帮忙,就再耽误大家一点时间啊!”

    呵呵,说了要将赌博游戏发扬光大,变成实实在在的摇钱树嘛!

    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