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一见倾心

    ()    将二人引致金光赌坊,赌场老板姑苏楠一见是我,即刻满脸堆笑迎上前来。

    “姑苏老板,可否为我们开个包间?”

    “当然当然!”姑苏楠笑道,“姑娘且随我来!”

    路过“金芙蓉”,只见四个穿戴华贵的男人正玩着麻将,玩的貌似是血战,此间拼得火,堂子里堆满了银子。

    KAO,难怪姑苏楠会这么殷勤,原来是迎财神!

    “生意不错嘛!”

    “那是,多亏姑娘。”

    “那麻将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回姑娘,乃木刻。”

    “哦。”细细看了会儿,果真是木制,且雕功一流,精美得没话说。搁现代来,那可是用来摆设收藏的艺术品啊,可惜现代机械取代了手工,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手雕的精美麻将,大批能工巧匠也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

    看着那麻将,竟生出一丝对古文化流逝的悲哀…思维一跃,仿佛又看到了生产麻将的大型机械设备,怀念又涌上心间,一时间,思绪又纷乱了起来。

    “美儿怎么啦,刚还好好的怎么又一脸愁容?”

    听到乐非尘的清朗的声音,我忙回过神来“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来。”

    我冲他笑了笑,便将他和烈拉进金芙蓉对面的包间,玉芙蓉。

    “看看这东西,这叫麻将,是我们家乡家喻户晓的游戏,玩儿起来超带劲儿!我和姑苏老板给你们呢示范一下,你们先学学。”

    我掂着手中的白色麻将,心想到,这姑苏老板果真历害,四个时辰便搞懂麻将扑克的规责不说,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展起一批赌客,当真令人叹服。

    这些个古人,智商是不是也太高了点,倘若没有后的华夏五千年文明罩着,来这里混,我可能连也算不上。

    不暗自庆幸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

    “阿门…”双手合十,在前祷告一番。

    许是见我突然一副窃喜的表,烈同乐非尘都一脸无语,心下肯定在想:这女的八成是疯子,绪反复无常!

    经过我和姑苏老板的详细讲解,两人很快明白,玩儿的也是不亦乐乎,连烈那张冷的像冰的面孔,也出现了溶化的迹象。

    麻将魅力还真是大啊!

    “哈哈,糊了!清一色!”乐非尘嘻嘻笑道。

    我瞅了瞅他的牌,清一色条子,这都第几盘啦,上次是清一色筒子……MD,会做牌,手气又好,雀神转世么?

    大家都很不愿的拨了几个筹码给他……

    这一玩儿,竟连午饭也忘了,一天下来,大家尽兴却饿的饥肠辘辘!看来这麻将势头那是如火如荼,只希望不要因此出现一些变态赌徒,毁了家庭,那我可就罪孽深重咯!

    临走时,姑苏老板递给我一个锦囊,沉甸甸的。

    打开一看,竟是十片金叶!

    哇,开赌坊果真赚钱耶,这才几天工夫就有提成了!

    眼里满是那闪闪发光的金叶子,老半天才从财富的喜悦中回过神。

    “走,凤玉酒家,本小姐请客!”本想拿去钱庄存起来,可想这是第一笔收入,还是拿来请客挥霍得了!

    回头望了一眼金光赌坊闪闪发亮的招牌,心生一计。

    既然开赌坊这么来钱,那我就再加点料,保证我引进的赌博项目成为当之无愧的摇钱树,嘿嘿……

    眼下得先填饱肚子!

    走进凤玉酒家,看着金碧辉煌的装修,一时不住赞叹,玉落山庄财力惊人呐!

    现代要整这么一楼出来,那得砸多少银子!

    “小二,给爷开个雅间!”

    终于明白为啥人一有钱,就变得拽起来。

    那是自然的,金钱带来的优越感果真不是盖的,提着一袋金叶,我就觉着自己把比尔盖茨也给比下去了。

    许是我的声音比之豪万丈还要夸张几分,楼下几十道目光齐刷刷的投注到我上,二位帅哥便提小鸡似的将我提上楼。

    我有那么丢人么?

    幽兰间?!

    一看名字就舒服,跟玉不凡厮混那么些天,自然迷上附庸风雅,于是决定要这一间了!

    推开门,扑面一阵兰花香,入耳一阵仙乐般的琴声,入眼一幅精美刺绣。

    只见案上放了一紫砂茶具,一盆君子兰立在墙角的高凳上,窗前立着一块巨大的方形水缸,透明的。水缸内,几条彩色带鱼欢快畅游,让这静谧的幽兰间顿时多了灵动。

    “欧麦嘎,这里怎么连这种东西都有啊!太令人称奇了!”摸着那方形玻璃鱼缸,我简直不知道怎样来表达我的惊讶。

    隔着水晶珠链,一位白衣宛然的琴师奏着古琴,调真是一流!想不到古代的第三产业竟发达到了这种地步,当然,这种服务是专为有钱人打造的!

    就奢侈浪费、挥霍奢靡这一点来看,古代的同志和现代的同志是没有多大差别的!

    深呼吸了一口,我拉了烈和乐非尘坐下,心中对有钱人的感慨一直不曾停止。

    “别客气,随便点,我请客!”我姑且把自己当作招待梁山好汉的毫杰员外吧,大大方方将菜单甩给二人。

    实际上,我不点菜的原因很牵强,我就一文盲,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只好让他们自己点。

    可二位帅哥貌似不给面子,一幅不以为然的表

    莫非看不起我?

    正准备批评一下二人的无礼,只听门外一声嘭响——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