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公子动心

    ()    昨夜辗转反侧,不知几时入眠,晨曦轻柔,又是新的一天。

    “小姐,你起来了,快洗漱吧!”

    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走过来,声音脆生生的,听着蛮舒服。

    “你是龙园里的丫鬟?”

    “对啊小姐,我叫灵月,负责照顾小姐。”

    “聂羽傲叫你来的?”我一边洗漱一边问。

    “嗯,是公子吩咐我来的。”

    “哦,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了,你也不必天天伺候着我,有什么需要,我会跟你说!”使唤人我不习惯。

    不过,人有时候很虚伪,尤其是女人。

    当我习惯被人照顾,我再也不能大言不惭,说“使唤人我不习惯”。不过,眼下我还是坚持把这丫鬟打发走“那个,灵月姑娘,我和你是同行,我不需要被人照顾,你去忙你的吧,嗯,谢谢!”

    “可是,小姐,公子说——”

    “行了灵月,姑娘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寻声望去,见聂羽傲走了进来,灵月脸蛋儿一红,连请安也忘了说,小跑着出去了。

    哎!祸水啊,是个女人见了都要脸红,夸张点的就流口水,再夸张点的索冲上去把他扑到,然后……

    “迷上爷了?看得这般痴迷。”

    “你做梦呢,羽公子!”我是个典型心口不一的人,我的确是看痴迷了,他今儿着了一袭烟色长袍,菲薄的布料勾勒出他拔的材,腰上缀了一串红玛瑙,还有一块剔透的古玉。

    如斯简洁的装束,却难掩一的贵气,怎一个帅字了得啊!

    看他简直就是看男模时装秀!

    “一起用膳,今儿爷心好,赏光陪你。”

    “烈呢?”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我四处张望,搜寻那个酷酷的影。

    “你这女人,眼里就只有烈吗?”聂羽傲眼中骤然起了莫名怒火。“或许,我可以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他。”

    “切!我想见就见,你拦得住么?再说,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凭空纵别人的想法!”

    本来不想和美男吵架,谁让他说话偏激,或者说是霸道吧,我最受不了被人摆布,瞧他那样,跟我老公似的!

    “算了,大清早的吵架,给爷找晦气,穿上!”聂羽傲顺手扔过一件衣裳。

    一看,竟是烈上次送我那件鹅黄丝绣裙!

    抬眼看聂羽傲,眼神比烈还冰,大清早的,摆副臭脸给谁看呢?

    “你出去!”

    “凭什么?”

    “难不成你要看我穿衣服?”

    “看了又如何,就你那板儿,哈哈……”

    见他笑得一脸不屑,我顺手将衣裳甩了,双手叉在前,很牛的样子“你不出去就算了,反正我也懒得穿!”

    “你——”他快气的鼻子冒烟了,却还是很有风度的退了出去。

    衣服倒是穿好了,可头发怎么也盘不好,索就随意披散着。

    好在这一头青丝做过离子烫,直得似一川飞流的瀑布,倒也不显得不修边幅。

    推开门,聂羽傲冷声道“你是不是女人,不会梳头么?”

    “关你什么事?”

    本来已经够窘,他还来戳我痛处。

    我就是盘不来头嘛,盘得来我还用做离子烫么?

    正郁闷,忽觉头发飞扬起来,转头看聂羽傲——

    “别动!”他扬手,将我的头发轻柔一挽,又变戏法似地拿出一根雪白发带,帮我扎上,动作娴熟之极,很有专业理发师的感觉。

    心里突生出异样绪,闹得心脏砰砰直跳!

    对镜一照,居然还像模像样。

    我惊讶得盯着他,他却看也不看我一眼,直接拉我出去。

    “你怎么会盘头发?”

    “不会!”

    “那你刚才为何……”

    “爷喜欢!”

    他喜欢?

    喜欢帮人挽头发?还是喜欢我这个人?

    心里那股异样绪又加重了,一时间也说不清是什么个滋味儿,总之,甜甜的……

    走在大街上,不时引来注目。

    只是,落在我上的和落到聂羽傲上的,意义不大一样。

    看他,目光是赞赏和惊艳,因为他实在俊得不像样。

    看我,目光是不解和妒忌,大概以为姿容和他不太相配吧。

    我正一个劲儿腹诽,只听聂羽傲道:“你不是要玩什么花样丰富百姓生活吗?行动吧,爷可没功夫整天陪你,珍惜光!”

    “嘿!拜托,羽少爷,是你死皮赖脸要陪我的,要不你走,我才不稀罕你叻!”

    “你…”

    他一时语塞。

    “你,是不是喜欢上烈了?”

    沉默了一段,聂羽傲忽然问了个让我很难作答的问题。

    “和你有关吗?这是我的**!”

    他不语,也不恼。

    烈,我喜欢上你了吗?

    我也想知道。

    呵呵,就算喜欢上了,又能如何?我们不过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而已,也许我们真的有缘,却无分……

    还是忘记你好了,这样我能了无牵挂的回现代,但在这异世呆一天,就该好好享受一天的生活!

    想到这儿,立马振奋起来,直奔笙箫楼!

    “月舞姑娘!”我朝着美人远远挥手。

    她款款走过来,眼中带了几丝疑惑,脸上却是笑意盈盈“原来公子是姑娘啊!”

    我挠挠头,傻笑了几声“我今有事儿和你商量。”

    “哦?”月舞杏眼睁得大大地盯着我,就像见了珍稀动物一般。

    我不多解释,拉着她就往楼上跑,也不搭理聂羽傲,他上哪上哪吧,我不在乎!

    整整耗了两个小时,方才把月舞说动,看来我的游说本领还有待提高啊!

    哼着歌下了楼,见聂羽傲正悠闲的品着茶,神色如常,倚在他旁的是俏可人的红袖姑娘,此间撅着红嫩小嘴,深望着他,那个没品的男人硬是对人家不理不睬,看得我都有些为红袖不平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啦,羽公子,你真是不解风啊!”我瞟了瞟一旁的美女,调侃道。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他似乎有些生气。

    “你生气了?!不就是等了一会儿么?至于吗你!”刚才看他喝茶那般悠闲,也不见得等地很苦啊。

    “你看见别的女人在我边……很高兴么?”他的目光咄咄人,我有些怕怕。

    “哈…谈不上高兴,当然也谈不上不高兴,只是有点替红袖不平,人家可是天仙极美人儿,你不该冷落人家吧!”

    他看着我,不语,只是眼中的寒气越来越重,空气都变得冷了起来。我慌忙对他露出一个蒙娜丽莎的微笑“好啦,现在去赌场,你若怕等就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好!”

    谁知他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拉我往金光赌坊走。

    进了赌场,我一样将他凉在一边,和赌场老板姑苏楠把酒言欢。

    这次足足谈到天黑才停,出来见聂羽傲依旧怡然自得的品茶,表从容淡定。

    不对他多了几分赞赏,涵养真高,对他的份也越来越感兴趣!

    “聂羽傲,我要在笙箫楼呆五,先别问我为什么,五后你来看,本姑娘给你个惊喜如何?”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脸,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不跑!”

    “没问题!还有,你不用每次都向我强调你不会跑,因为,你跑不掉!”他又露出了那种邪魅的笑容,看得我有点发寒。

    “哦,对了,差人把我的包拿来。”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