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初夜拍卖

    ()    和楼下所有男人一样,我缓缓将目光移向对面。

    登时,一道慑人心魄的目光与我交接三秒,迅速移开。

    只是,仅仅这三秒,足以让我震惊!

    惊的并非那人完美的俊颜,隔得这般远,我看不大清。然而,他周散发出一阵撼人的气息,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一种凌驾于巅峰方能具有的气质;一种让人只可仰望的气质!

    那双犀利的眼眸,黝黑深邃的瞳孔,让人不敢长久直视,精明又充满狡黠……

    谁啊,这么牛轰轰的?竟然能在短短三秒内让我对他有如此之深的印象!

    哎,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嘛?美男美女一打接一打的,且还不是一般水准。

    只见那男子着了一金紫锦袍,其上华美的蟠龙刺绣格外华贵,却又不显得招摇,似乎是他故意收敛了几分内在气息。

    他此间慵懒倚靠在椅子上,就连眼神也是慵懒的,方才与我对视那种鹜已经消失殆尽。

    在他旁,立了两名青衣男子,面容虽算不上英俊,但见眉眼间尽是人的英气,那是铁血军人才有的气度!

    看这架势,紫衣公子定非普通达官贵人。

    眼光忽的瞟到楼下,几个男人望见紫衣公子,匆匆将头埋了下去,似乎还在簌簌发抖…

    眼光回移,忽见紫衣公子飞而下,潇洒落至舞台,那姿势简直帅得不像话,连我这种整对着玉不凡的人也都看得呆了!

    曾以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俊美过玉不凡的男人,但那见了烈,比之玉不凡不遑多让,今儿又见了这神秘兮兮的紫衣公子,更加觉得不能以平常眼光量度这个美男当道的世界!

    思索一阵,目光回到紫衣公子上,见他手揽红袖纤腰,慢慢走上楼去,将着一双双艳羡的目光抛在后。

    紫衣公子步伐迈得不大,又是那种慵懒的感觉,看在众人眼里,却多了几分从容闲雅。

    紫衣男子揽住红袖的刹那,红袖雪白的两颊骤然升起两朵红晕,眼中秋波漾,折的,是一片景……

    紫衣红衣,多么令人惊叹的一对啊!

    绝色美女配搭绝色美男,王子公主的唯美画面。

    视觉冲击实在太强,羡慕中平白无故多了一分落寞!

    我在落寞什么呢?落寞自己的孤单吗…

    “不凡,我们也找两个漂亮姑娘陪陪好不好?”

    玉不凡看着紫衣公子,目光中多了一分深意。

    他们认识?

    我无心多问。

    “好。”他破天荒地没有反对,难道他真许我胡闹了?

    要了一个包厢,名曰“江南梦”。

    我喜欢!

    “玉公子,今夜没有红袖作陪,甚是遗憾,不过公子若是不介意,便要几位别的姑娘可好?我们笙箫楼本就没有姿色平庸的女子!”月舞满含歉意的说道。

    “哈哈,姑娘不必客气,笙箫楼的姑娘个个天仙下凡,我眼睛都看花了,姑娘只须准备几个小菜来,我与家兄也好休息!”

    “如此甚好!那月舞告退。”

    “美美,玩儿够了吗?”

    玉不凡终于还是忍受不了我了,脸上泛起怒色。

    “我就是玩玩儿嘛,人家从来没来过青楼嘛,看看美女多好!嘻嘻……”

    “真拿你没办法!”他无奈一笑。

    “这里好漂亮!”

    细细打量这间“江南梦”,心中欢喜。

    明黄香软的丝绒地毯,粉色轻纱幔帐,精致的红木柜架,微亮的火光将屋子渲染成一片暧昧的桔色,怎么看都是个适合制造意乱迷效果的场所。

    玉不凡的目光开始闪烁异芒,仿佛两颗跳动的小火苗。

    瞅瞅屋间摆设,想想氛围,我莫名害怕起来。

    吱呀——

    门开,一俊俏小二端了饭菜进来。

    小二布好饭菜,奇怪的盯了我和玉不凡一眼,随即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容。

    难道他以为我们是断袖……

    “那个,不凡,你以前有没有来过青楼?”

    “有。”

    “那个,你还是不是…”

    “不是!”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吗?”

    “你想问我有没有过女人是吧?有过,北玉的男人十六岁受成人礼,其中一项便是破童子之。”

    “……”

    用过饭,夜幕将下,气氛变得紧张而尴尬。

    房里只得一张,笙箫楼什么都好,就是这点安排得不周到!

    “呵呵,不凡你睡椅子可好?”我笑。

    “美美,我想要你!”

    他直勾勾的看着我,声音一点不像开玩笑!

    天哪,我没听错吧?他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合着这一屋子香艳气氛,万一出点啥事我可怎么办?

    我虽不是封建卫道士,但至少也是有守的人,女子贞,何其珍贵,岂能随便与人?

    至少也得嫁了人再说吧,难道说,这北玉人观念还开放?

    “要不你睡,我睡椅子?”他这个要求过火了,我只能选择无视。

    见他眼光瞬间黯淡下去,失望挂在俊脸上,我心里也说不出的酸涩。是内疚,也是疑惑。

    疑惑我为何没上玉不凡,如此优秀的男人!

    “好,你休息吧!”他饮了一杯酒,颓丧的坐到椅子上。

    其实,我真有一种冲动,用拥抱去安慰他。

    只是,这种做法无异于**。

    我只好悻悻躺上,连衣服也不敢脱,内心惶恐不安,心道玉不凡应该是个正人君子吧?他不会晚上偷偷把我怎样吧?

    “你安心睡,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会等的,等你嫁给我。”

    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要是再不安心睡觉,我就真对你不客气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安心睡觉?”我小声嘟哝。

    “安心睡觉时,呼吸会像你那般急促紊乱吗?”

    果真是武林高手,凭呼吸也能揣摩人心……

重要声明:小说《卿非佳人乱君心:独霸君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