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 一】

    ()    “夏睿特,这个名字真好听。你妈妈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夏初澈握着手里的那只小手,不赞叹道。

    “那当然了,”夏睿特得意地抽了抽鼻子,“我妈妈不仅长的好看而且人也超好,我们以前在沈阳住的时候,我们旁边的邻居都很喜欢我妈妈的。”

    “你们是东北人?”夏初澈跟着他的脚步拐向右边,看着他问道。

    “不是,叔叔我们家到了,”夏睿特停下脚步拉了拉他的手,然后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叔叔,我妈妈因为以前遇到过一场事故所以左耳朵基本丧失了听力,一会儿您给她说话要大声一点,不然她可能听不到你说什么。”

    “叔叔知道了,你妈妈有你这么个儿子真是幸运。”夏初澈摸了摸他的脑袋,对他露出一个‘你尽管放心’的表

    夏睿特拉着夏初澈的大手,推开旁边的门走了进去。他迈进院门,大声地招呼着:“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夏睿特,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就说不让你一个人去买,你非要自己去。”一个女声从屋子里传出来,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担忧。

    “妈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快出来,我给你带客人回来了哦。”夏睿特拉着夏初澈一边朝里面走,一边大声地叫喊着。夏初澈脸上的表有一丝的呆愣但是随即又恢复正常,他只是觉得,只觉得那么一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好多年以前,这个声音曾经在自己的耳边大笑,哭泣,跟他扯些乱七八糟的。

    “你带什么客人回来了?”一个围着围裙扎着头发的女人从房间里出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

    “咚”地一声,夏初澈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他站在院子里,想眨眨眼,做不到,冲过去,他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都在发颤。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那个女人,他想问问她她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姐妹叫做莫施然,他张了张嘴巴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他低下头看了看一脸困惑的夏睿特,又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站着的莫施然,似乎并没有弄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莫施然站在门口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夏初澈,她从眼前的男人脸上看出了震惊,疑惑,欣喜,她以为,这么多年她再也不会见到这个男人。可是现在,他就这么好好地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她站在逆光的屋檐下,两片嘴唇并在一起哆嗦着发出声音:“夏,夏初澈,你怎么会在这儿?”

    夏初澈听了她的问话却像是突然听见了一声巨响,仿佛耳边爆了一颗原子弹,炸地他晕头转向。他极力控制着发抖的体,伸出右手紧紧地抓着自己前的衣服,眼睛却还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人。他就那么慢慢地慢慢地跪倒在地上,像是极力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夏初澈,夏初澈,你怎么了?”莫施然瞧见他的样子,心里一惊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体就第一时间蹿了出去,半跪在他面前一脸紧张地问。

    夏初澈盯着她,清了清喉咙又仿佛是怕说话声音大的吓着自个儿,便很小声的问:“你刚刚叫我什么?叫我夏初澈?”他问完之后好像又怕莫施然不承认似的,伸出手抓着莫施然的两条胳膊使劲地摇了摇,死死地盯着莫施然问:“莫施然,你是莫施然对不对?”

    莫施然狠狠地咬着嘴唇,苍白着脸点了点头。“你是莫施然,你是莫施然。这么多年你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死了,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联系我呢。你知不知道我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夏初澈伸出手一把把她抱住怀里,把头埋在她的颈子里,声音有些哽咽。

    而一旁站着的夏睿特盯着院子里的两个人,眼睛里闪出一道狡黠的光。

    “你结婚了?”夏初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把她从怀里拉起来,也顾不得脸上的眼泪瞪着眼睛问道。这不是废话么,这女人连孩子都生了,可怜他为了这个女人一个人傻呵呵地三十多岁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合着这女人早就忘了自个跟别的男人双宿双飞了?

    这个想法刚在脑子里冒出头,刚刚还沉浸在见到莫施然人死复生欣喜的夏初澈瞬间变了脸色。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叫道:“那个男人呢?跟你结婚的那个男人在哪里?你把他叫出来,小爷今儿要好好地跟他理论理论。”

    一旁的夏睿特看着他的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自己的亲爹,也太丢人了吧。他老妈不是说自己的爸爸是一超强势超聪明超深藏不露的人吗?可是他把夏初澈从头看到尾,也没从他上瞧出一点儿他老妈形容的样子。

    “不对,不对,你先让我顺顺。”夏初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抬起眼皮看了看一直在旁边充当看客的夏睿特,伸出手指了指他问:“你刚刚说你叫夏睿特对不对?”

    夏睿特点了点头,一脸的淡然。

    “我叫夏初澈,你叫夏睿特,你跟我的姓氏是一样的。你,他,”夏初澈看了看夏睿特又看了看莫施然,抖着嘴唇把后面的话问出来,“他是我儿子?”

    “你甭在这儿站着了,先进屋里吧。”莫施然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冲着夏睿特招了招手,母女俩就手牵手进了屋里面。夏初澈一个人在院子里愣了愣,也厚着脸皮跟着两个人走了进去。莫施然虽然没有直接承认,但是她也并没有否认啊,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刚刚的想法是正确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