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切终结

    ()    五年后。

    北京十三陵。公墓。

    夏初澈把手里的百合轻轻地放在黑色的墓碑前面,他半跪在墓碑旁轻轻地伸出手摸了摸上面的照片,坚毅的脸上满是温柔:“然然,我这么久没来看你你有没有想我?以你的小心眼,肯定在偷偷地埋怨我对不对?我刚刚才从上海回来,那里分公司已经进入正轨了,留夕和小离在那里负责让我省了不少心。忘了告诉你,我刚刚去见过爸爸了,他在里面因为表现良好又减了刑,他还有八年就可以出来了。”

    初的北京散发着微微的寒意,夏初澈裹了裹上的大衣坐在墓碑的前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面的照片。他的嘴角咧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从兜里摸出一颗烟掏出打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看着‘她’说:“你这个小心眼的女人不要瞪我,这玩意儿抽了太多年戒不掉了。如果你陪在我边,我还有戒掉的可能。”可是你已经不在了,他默默地在心里补上一句。

    五年前的夏初澈,在那间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屋子里,在那张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上一直昏睡了两天两夜。他醒过来的时候在莫施然的枕头底下发现了她的笔记本,那里面记载着莫施然对他的,记载着关于他们两个人的一点一滴。而上面有一篇写着“刚刚看了一本书叫做‘陪你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夏初澈,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你可以找一个你的女人好好地过下辈子。”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就变得精神焕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所有人都以为在经历了莫施然这件事之后他会从此一蹶不振。他对工作投入极大的,把夏氏的招牌打到了广州和上海,他对家里人的态度也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这么多年,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渡过了对于他来说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可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么多年,莫施然一直就在他心里,从来不曾离开过。

    “然然,我先回公司了,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你要乖乖的,知道么?”夏初澈子前倾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墓碑上,他伸出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然后印在墓碑的照片上。他慢慢地站起来,沿着青石板的台阶朝下走去。司机瞧见他从山上下来,急忙迎上前打开车门。

    夏初澈坐进后车厢,靠在椅座上闭着眼睛淡淡地说:“回公司吧。”司机答应一声,发动车子。夏初澈的手紧紧地抓着前的衣服,隐隐的痛楚从心底漫出来,腔里最柔软的那部分生生地被撕开,撕心裂肺的疼。他一定是太想念莫施然了。

    “吱呀”一声尖锐的声响,坐在后座上的夏初澈子淬不及防地朝前冲去。他揉了揉被撞痛的额头不满地质问道:“你是怎么开车的?出什么事儿了?”

    “夏总,刚从拐弯处蹿出来一个小孩子,我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司机转过头看向他,脸色有些苍白。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看看人有没有事儿?”夏初澈一边说一边从车上下来走到车头处,离车头不到二十厘米的地面上,一个小男孩一脸惨白地瘫坐在那里。

    “小朋友,你有没有怎么样?赶紧站起来让叔叔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夏初澈蹲下子,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可能因为年纪的关系,夏初澈对孩子越来越有,每次只要看到潘离和顾留夕家那个两岁的小丫头,他能忍不住抱抱她亲亲她。

    “没事儿,我没事儿。”那个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伸出手拍了拍自己背带裤上的灰尘,漂亮的大眼睛里残留着些许的惊恐。

    “上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话要告诉叔叔。”夏初澈扯了扯他背带裤上的扣子,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卷卷的黑幽幽的头发。眼前的孩子约摸四五岁的样子,白皙的粉嫩的脸蛋,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不知道为什么,夏初澈总觉得这孩子跟自己小时候有一比,从小就是一副‘妖孽样儿’。

    “叔叔,我真的没事儿,刚刚是因为我自己过马路不小心,跟您造成麻烦了,对不起。”小男孩朝他摇了摇头,有礼貌地说道。

    十分,夏初澈忍不住在心里竖起大拇指。这孩子不仅模样长的好看而且还特别乖巧懂事,这点倒是比小时候的自己强很多。他拉着小男孩的手走到马路一边,蹲下子问道:“小朋友,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出门,你爸爸妈妈呢?”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们了,我和我妈妈也是刚刚才来这里没多久。妈妈在家里做饭没有盐了,所以我出来帮她买盐。”小男孩冲着他笑笑,有些腼腆地说道。

    “那叔叔陪你去买盐,然后把你送回家好不好?”夏初澈再次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说。

    “我妈妈说不可以这么麻烦别人的,叔叔我已经没事儿了,你还是赶紧开车走吧。”小男孩听了他的话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

    “刚刚的事儿是叔叔的错,是叔叔开车不注意所以才差点撞到你,所以我还是去你家里给你妈妈说明一下况才好,你等我一下哦。”夏初澈走到车子旁跟司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牵着小男孩的手去马路对面的超市买了盐跟他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夏初澈如此不怕麻烦陪着这个小男孩折腾来折腾去,除了因为这个小男孩太招人喜欢还因为他怕这个小男孩因为刚刚的事受到惊吓。

    “对了,你还没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呢?”一大一小走在破旧的胡同里,夏初澈低下头看向他问。

    “我姓夏,我叫夏睿特。”小男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笑容满面。

    “夏睿特?”

    “恩,这个名字是我妈妈起的。我爸爸姓夏,我妈妈希望我长大以后可以像爸爸那么睿智,那么聪明。我妈妈还说我的出生不管是对于她还是对于我爸爸来说都是极其特别的存在,所以才给我起名叫做夏睿特。”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