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秘密基地

    ()    莫施然第二天一早就从上蹿了起来,楼上楼下满世界乱窜像是被火烧了股的猴子一般。张嫂看她坐在饭桌上呈现放空状态的表,忍不住出声提醒她:“然然,你今儿是怎么了?潘离小姐不就打了个电话说大少爷要见你有事儿跟你谈吗?你至于因为一句话就紧张成这样吗?”

    “张嫂,”莫施然回过神冲她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你又不是不认识夏初澈的哥哥,他可跟夏初澈不一样,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严格的家教带出来的冷气质,而且他那个人又是不苟言笑的,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儿怕他。”

    “你怕他干什么,”张嫂无所谓地撇撇嘴,“有咱们家小少爷给你撑腰呢,大少爷不会欺负你的。再说了,到时候潘离小姐也会在旁边,大少爷还能难为你不成?”

    “张嫂,你说他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儿呢?”莫施然嘴里叼着筷子,把头转向张嫂纳闷儿地问道。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要约她见面到底是为什么?要说请吃饭,这夏初澈也不在,请她一个人是什么意思?

    “然然,你就别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吓自己了,他有什么事儿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儿,或许是咱们家小少爷有话让他带给你呢。”张嫂在面包片上涂好果酱,一边说一边递给她。

    “但愿是这样,没准儿是为了跟我解释那个电话是女人接的事。”莫施然小声地嘀咕道,接过张嫂递过来的面包狠狠地咬了一口。她吃过早饭之后上二楼把自己收拾干净,便吩咐司机开车带她去国际饭店。莫施然轻轻地把头靠在车窗上,手里握着的手机屏幕慢慢地黯淡下去,夏初澈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的状态。

    “小姐,到地方了。”司机把车停在饭店门口,出声提醒她。

    “哦,”莫施然回过神看了一眼门口的招牌,转过头看向司机,“这顿饭我们还不知道会吃到几点,你不用在这儿等我了直接回去吧。我完事儿之后直接打车回去就行了。”

    司机听了她的话张开嘴刚想要说些什么,莫施然伸出一只手直接打断他:“你什么也不要再说了,我下车之后你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告诉张嫂我想吃饺子,晚上咱们一起吃饺子。好了,不用担心我,我这么大人还能回不了家?快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司机看着莫施然拉开车门脸上挂着笑冲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走进了饭店里。司机的脸上同样挂着愉快的笑容,他瞧了一眼路况,发动车子朝回家的方向驶去。

    莫施然根据潘离的短信在服务员的引导下上了二楼,她刚走到那个僻静的包间外,里面的门就被人打开了。潘离瞧着她有些呆愣的表,笑着说:“你还愣着干嘛?不是被我吓到了吧,赶紧进来。”

    包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她进去之后有一种想要流汗的感觉。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夏初岐站起来,嘴角含着笑说:“来了?因为我一会儿还有事儿,所以我和小离先把菜给点了。也不知道你吃些什么,要是不喜欢你再叫。”

    莫施然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琳琅满目的饭菜,有点手足无措地说:“没事儿的,我不是很挑食,什么都可以的。”

    “那就好,先坐下吧。”夏初岐看了她一眼,拉开旁边的一张椅子冲她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莫施然总觉得夏初岐刚刚看她的那一眼有点意味深长。她摇了摇头想把自己的这个想法甩出去,看来自己真的是太紧张了,所以今儿才会看谁都不对劲。

    三个人落座之后,夏初岐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站起来走到莫施然的旁边,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之后说:“尝尝这茶叶,这可是我从爷爷那里拿来的好东西,连夏初澈都没让喝过。”

    “夏先生,您,您不用这么客气。”莫施然本就紧张的要死,如今瞧见夏初岐的举动更加紧张了,一边站起来一边慌慌张张地说道。

    “然然,跟自己家人你还客气什么。还有,你怎么还叫他夏先生,我二哥难道没告诉过你应该称呼眼前这个男人‘大哥’吗?”潘离自顾地倒了一杯茶,浅酌了一口笑着说。

    莫施然听了潘离的话刚想吭声,这边夏初岐倒是率先开了口:“我觉得叫夏先生好的,我可能没这么大的福分让莫小姐叫我一声大哥了。”夏初岐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目光炯炯地盯着她。

    莫施然嘴里的那句‘大哥’卡在喉咙里,她有些迷茫的站在那里盯着似笑非笑的夏初岐,不知道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潘离见状赶紧站起来把莫施然拉回座位,说:“然然,你先坐下,他这人就这样有时候说话颠三倒四让人摸不着头脑,你可千万别见怪。”

    夏初岐听了潘离的话并没有再吱声,而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放到莫施然面前的盘子里,说:“来尝尝这鱼,老二每次来这里都要点这道菜,你也吃吃看合不合胃口。”

    莫施然被他忽冷忽的态度弄得有些茫然,她摸不准夏初岐这是唱的哪一出,只得拿起筷子把那块鱼放进嘴里,只觉得如嚼蜡般索然无味。夏初岐一直盯着莫施然脸上的表,他的嘴角向下咧了咧,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莫小姐,瞧你脸上的表这么痛苦,合着你是不吃鱼对吧?”

    莫施然使劲把嘴里的鱼咽进肚子里,还没容她开口那边夏初岐又自顾地说了下去:“你不吃鱼就表示你跟老二的口味不合适,再说直接一点就是你跟老二在一起根本就不合适。你懂我的意思吗?”

    莫施然看着夏初岐有些错愕,他说的话表示什么?又代表着什么?夏初岐把手里的筷子放下,一脸的温文儒雅,他的嘴角依旧噙着笑,说:“莫小姐,可能是我话说的太含蓄所以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对吗?那我就再说明白一点,你还记不记得你前两天给老二打的那个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那个电话?”

    莫施然的脸上有些发白,果然要说这个吗?她紧紧地拽了拽衣服的下摆,小声地说道:“我记得。”

    “记得就好,”夏初岐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肯定还在纳闷儿为什么他的手机会在一个女人的手里。那我今儿就告诉你,那个女人是我爷爷钦点的孙媳妇,她会是夏初澈未来的妻子。”

    “你说什么?”莫施然听了他的话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抖着唇难以置信地问。

    夏初岐并没有立刻就回答她,而是转过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潘离。潘离深吸了一口气,对上她的眼睛认真地说:“然然,我们今儿约你吃饭就是为了告诉你,因为你父亲的事儿你和我二哥的订婚已经算是没有意义了。爷爷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所以亲自为他挑选了妻子,而我二哥,已经答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