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两者择一

    ()    “待会儿你什么话都不用说,只要乖乖地跟着我就好。还有,你跟你父亲见面的地方肯定会有监视器之类的东西,你自己心里有点谱,涉及贪污这类的事儿不要提也不要问。”宋天一把车门关上,低下头嘱咐莫施然。

    莫施然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脸上紧张的表显而易见。宋天一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安慰似的按了按。莫施然抓紧手里的小提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上宋天一的步子。

    两个人从大门一侧的小铁门走进里面,还没走两步一个略显发福的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这个男人就是宋天一先前跟他提到的郭晨。郭晨满脸挂着笑站在两个人前面,说:“宋少,您要见人直接跟我说一声不就完了嘛,何必那么兴师动众还让上头亲自给我打电话。”

    “我这不是怕麻烦您吗?现在这社会人多嘴杂的,而且要见的人份又有些特殊,我也是不想给您惹些不必要的麻烦。”宋天一伸出右手跟他握了握,客气地说道。

    “您这么说就见外了不是,说谁麻烦也不能说您宋少麻烦。里边儿我已经安排好了,您一会儿跟我过去就成。您也知道这事儿最近查得紧,所以人只能见半个小时。”郭晨一边带着两个人往前走一边对宋天一说道。

    “恩,我知道。能见半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我先谢谢您了。”宋天一冲他礼貌地笑笑,又按了按莫施然的手。莫施然抬起头冲他笑了笑,刚刚还红润的脸上有了些许的苍白。

    郭晨带着两个人进了门然后径直走到走廊深处的一间屋子里停下,对着他们说:“人在五分钟前已经带过来了,现在就能进去了。”

    宋天一低下头看了一眼莫施然,把头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我就不跟着你进去了,你们父女俩好好利用这半个小时。记着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不想给你爸爸惹麻烦,一句不该问的都别问。”他说完这些话之后看向郭晨,笑着说:“让这姑娘一人进去就成,咱就别跟这儿杵着了,有什么好茶没有?赶紧给我来一杯,我这一整天一点水都没喝呢。”

    莫施然瞧着宋天一和郭晨的影一点点走远,她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到涂成金色的门把上然后轻轻地转动,里面只有一张最普通的那种木桌,而木桌的一边,坐着的是一个着桔色马甲的男人。他听到门的声响之后慢慢地抬起头看向来人,待看清楚之后他的眼眶开始一点点变红。

    莫施然把门轻轻地关上,转过来面对着莫瑞,轻轻地叫道:“爸。”

    莫瑞坐在椅子上伸出带着手铐的手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说:“然然,你快过来坐,让爸爸好好瞧瞧。这么久没见你,你怎么瘦了?”

    莫施然努力忍住眼睛里不停打转的眼泪,冲他绽开一个微笑说:“我哪儿有瘦,我明明胖了好不好?倒是你,你的脸色怎么怎么苍白,在这里要把自己照顾好知道吗?”

    “傻丫头,是夏初澈带你来的吗?也对,以他的背景让你见我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莫瑞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好了,咱不说这个了,然然,夏初澈对你好吗?有没有欺负你?爸爸出了这种事儿,他们家里的人有没有难为你?”

    “爸,你放心我很好,夏初澈和他们家的人都对我很好,”莫施然听了他的话眼泪再也忍不住,“我就是想你,我怕你在这里面受罪。”

    “然然,你别哭,爸爸在这里好的。什么事也不用想,只要配合调查就好了,”莫瑞胡乱地把她脸上的眼泪抹掉,“你阿姨还有妹妹好吗?”

    “她们,她们好的,”莫施然紧紧抓着莫瑞的手小声地说,“她们现在不在北京而是去了涿州,我前阵子去见过她们,阿姨说她们两个会把自己照顾好,让你不用担心她们。”

    “去了涿州,”莫瑞的脸上有些暗淡,但是瞬间又恢复正常,“我欠她们母女俩的太多,她们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也很正常。然然,爸爸的事儿还不知道会判多少年,你自己一个人要好好的知道吗?”

    “爸,”莫施然啜泣了两声,“外边所有人和报纸都在说你的事儿,我一直不相信,我从小到大你一直就教我做人要诚实,我不信你能做出这种事儿。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受贿被人发现了会是怎样的下场,你怎么还能这么做?”

    “然然,你知道什么叫做不由己吗?”莫瑞冲她露出苦笑,“在仕途上,有些事儿不是你想不做就能不做的,你还太小,这里面掺杂的人世故你是不会懂的。爸爸的这辈子算是毁在自己手里了,我一直觉得对你亏欠太多,你别怪我好吗?”

    “爸,你说什么呢?不管你做什么事儿你永远都是我爸,我会在外边等着你,等着你改过自新从这里面出来。我只想告诉你,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你女儿都会一直在外边等着你,等到你出来为止。”莫施然看着他,坚定地说。

    “好,”莫瑞点了点头,“夏初澈是跟你一起来的吧?你把他叫进来,我有些事儿想跟他说。”

    “爸,我今儿不是和夏初澈一起来的。宋天一你认识吗?就是那个总是穿黑色西装右脸一笑就有个酒窝的那个,我订婚的时候还特意介绍给你认识来着。今儿我能见着你是因为他的关系,他帮我的。”

    “宋天一?我知道他。然然,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因为我的事儿夏家的人对你有成见,阻止你跟夏初澈在一起所以你今儿才和别人过来的?”莫瑞听了她的话急急地问道。

    “爸,你想哪儿去了,”莫施然冲他调皮地撇了撇嘴,“夏初澈是因为公司的事,临时跟夏叔叔一起出差了。因为不确定那边的事什么时候能解决,所以我才拜托宋天一帮忙的。我和夏初澈很好,你不用担心。”

    “真的?”莫瑞狐疑地问道。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莫施然笑了笑,认真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宋天一的声音出现在门外:“然然,时间已经到了,咱们该走了。”

    莫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一旁的桌子伸出手紧紧地抱住莫瑞,小声又急促地说道:“爸爸,你答应我,一定会活着并且好好地从这里面出来。你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会一直一直在外边等你,直到你出来为止。”

    而莫瑞用力环住的手臂,像是对她最有力的承诺一般。只是莫施然不知道,从今天过了之后那么漫长的岁月,他们一直都没有再见过。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