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套取内幕

    ()    “你们说的是真的?”夏桀盯着坐在对面西装革履的两个人,冷冷地问。被他放在茶几中间的手机屏幕发出淡淡的光芒,然后慢慢地消退,最终黯淡下去。

    “夏叔叔,初澈发的短信您也看过了,而且陈叔叔也是这么对陈子轩说的。我来之前给潘离打了电话,夏初澈确实是被纪检委的人带走的,说是因为有人举报他给莫瑞送了礼,至于他被带到哪儿潘离也不清楚。如果您还是不相信,您可以直接给杨毅或者陈叔叔打个电话,他们肯定会跟您说实话的。”顾留夕一脸严谨地说。

    “好了我知道了,这事儿我会去跟老爷子谈。倒是你们两个给我把嘴闭紧点,别把这事儿弄得满城皆知让人看笑话。还有你们俩别动什么歪心思,夏初澈如果真是被老爷子带到了那里那就先让他在那里呆着,你们不许过去把他带出来。”夏桀伸出手指了指两个人,嘱咐道。

    “是,我们知道。夏叔叔那没有什么事儿,我们就先回去了。”顾留夕和陈子轩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他点了点头。两个迈动步子朝门口走去,刚走了两步又突然被夏桀叫住:“留夕,子轩,叔叔还得麻烦你们件事儿。夏初澈被纪检委的人带走莫施然肯定不知道,你们去她那儿一趟,就说夏初澈陪着我出差了,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

    “好,我们知道了。夏叔叔,还有别的吩咐没?”顾留夕看向他,问。

    “没了,你们先走吧。”夏桀冲着两个人挥了挥手,脸上的表有些困乏。

    陈子轩发动车子,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从夏初澈家里出来就一言不发的顾留夕,忍不住问:“顾留夕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你赶紧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看待今儿的事的。”

    “我现在在想,”顾留夕沉吟一声说,“从出生就养尊处优事事争第一的我们,是不是碰上婚姻这种事儿时,就只能向家里妥协自己一点儿主意都拿不得?你不用说根本就不存在这些个问题,你和周西西既有又门当户对。本来我觉得初澈和莫施然在一起好的,虽然份不般配但只要两个人相就好了。可是现在呢,因为女方父亲的事家里就让两个人分手,在生意上动手脚就罢了,居然还把夏老二给软了。这都***什么道理。”

    陈子轩听了顾留夕的抱怨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吭声,他把车子驶入主干道之后想了半天才笑了一声说:“我爸曾经说过,咱几个打小就无法无天除了给家里找麻烦就只剩下给家里找麻烦了,当时人太小就欠了他们太多的人。后来咱们大了,不管是学校、工作还是女朋友、妻子,所有方方面面都得照着他们的意思行事,这就是还咱们以前欠的债。我爸还说了,你知道自己的份就该明白自己该办什么事儿,你外边儿的女人不管有多少个都没用,你能娶回家的也就只能是你不的这一个。”

    他看了看顾留夕越变越难看的脸色,顿了顿又补上一句:“当然这说的不是我,我和西西确实是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顾留夕你应该明白,生在这种家庭的我们,婚姻是很难自己做主的。我们就像是古代皇宫里的那些阿哥王爷们,只能听从顶上人点名道姓的‘赐婚’。”

    “我只是觉得这样活着太无趣而已,一辈子面对一个自己不的女人,想想就觉得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顾留夕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懒地说。

    “这东西哪像你说的那么绝对,”陈子轩听了他的话撇了撇嘴,“你难道没听过最俗的一句话叫做‘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在一起时间久了,总是会上的。”

    “但愿吧。”顾留夕闭上眼睛,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你啊,就别在这里杞人忧天了,再说了,夏初澈和莫施然又不一定会分手。夏老二那脾气,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陈子轩趁着等红灯的空儿,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醒了他。

    顾留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就是因为太清楚他的脾气我才害怕,这男人如果真的为了个女人发了疯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我是担心到时候不好收场。”顾留夕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全是夏初澈可能会做出的反击,让他既没有想到也没有料到的是,事完全朝他想象的相反的方向驶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