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算你识相

    ()    一行人从电梯上下来,夏初澈走在前面带着众人朝后门的方向走去。他走出公司,瞧见停在巷子里的几辆黑色汽车,冲着后的杨毅挑了挑眉毛说:“嘿,杨毅,你想的倒是周到啊。这事儿干嘛还要经过我的口说出来,你这不是早就安排好了吗?”

    “行了哥哥,您就别在这儿可劲儿挤兑我了。别的我也不多说,就委屈您一下跟我走这一趟吧。”杨毅走过去拉开一辆车子的车门,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夏初澈的嘴角噙着笑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车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俯坐进车子的后车厢里。杨毅关上车门,冲着其余的人悄悄地打了个手势。一个男人走过来,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上。杨毅绕到车子的另一边,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杨毅,这好像不是去纪检委的路吧。”车子从夏氏集团的方向一直开出去半个小时,夏初澈看了看窗外的景色狐疑地问。

    杨毅听了他的话从前面转过头,冲着他笑了两下之后说:“哥哥,去纪检委的方向有条路正在维修不通车,所以咱今儿就绕了点路。”

    “原来这样。”夏初澈听了他的回答点了点头,然后靠坐在车座上闭起了眼睛。他得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地研究研究,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帮助夏氏集团度过这次危机。工程停工、新楼滞销倒是不难解决,可是这酒店出了卫生问题可是很令人头疼。众口难调,还不知道舆论会怎么评价这件事儿。总不能召开媒体发布会说自己跟自己爷爷赌气,所以他爷爷才为了争这一口气往死里整他吧?这又不是电视剧,说出来谁相信。

    “夏总您醒一醒,咱到地方了。”杨毅拍了拍椅座,冲着后座正在假寐的夏初澈喊道。

    “我没睡,你们速度倒是还快。”夏初澈整了整西服然后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他看了看在自己正前方的高大建筑,眉头越皱越紧。他转过看向跟过来的杨毅,冷冷地问:“杨毅,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你不是说要带我回纪检委调查吗?我书读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认得上头的几个字是‘钓鱼台国宾馆’,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夏总,您先别生气,”杨毅瞧见他难看的脸色,赶紧解释,“上头也是考虑把您带回纪检委会被一些嗅觉敏锐的记者发现,所以才决定把您带到这里来调查。这也是为您好,如果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行了,你就甭在这儿跟我打你那官腔了。那就赶紧利索地带我上去,好赶紧调查清楚让我回去。”夏初澈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裤兜里,触到里面的手机之后嘴角露出一个笑意说。他不是傻子,即便没有在仕途上走过,但是好歹他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什么人没见过,怎么会看不出杨毅眼神背后拼命掩饰的那丝愧意。

    夏初澈气定神闲地走在前边,进了大厅之后突然停住自己的动作,杨毅纳闷儿地看向他用眼神询问有什么问题。夏初澈凑到他的边,小声地说:“臭小子,兜里揣着什么好烟没赶紧给哥哥来一根。这一会儿要是上去见着你们头头,你们哪里还会给我抽烟的机会。”

    杨毅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然后抽出一根递给他,夏初澈把烟含在嘴里,含糊地说:“别光顾着拿烟,还有火呢。”杨毅顺从地掏出打火机然后凑到他的嘴边把烟点燃,颇有些愤愤地说:“哥哥,您多荣幸,我打小还真就没给人点过烟,您这可是头一个。”

    “合着我还占你便宜了。”夏初澈深深地吸了一口,嘴角挂着好看的笑。他慢慢地朝墙角处放着的垃圾桶走去,一边走一边顺势把兜里的手机抓住手里。他背过挡住众人的视线假装弹烟灰,然后迅速地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夏初澈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发送已成功”笑了笑,然后把烟头扔进了垃圾桶里。他转过尾随着杨毅一行人上了电梯,直到电梯叮地一声停在六楼他的表才微微地变了一变。

    几个人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停住,夏初澈看了看突然停滞不前的杨毅问:“这是怎么了?怎么没人开门啊。”

    “夏总,我得跟您说一件事儿,您听了可千万别生气。”杨毅抓了抓头发,颇有些为难地说。

    “你说。”夏初澈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开口。

    “上头有规定,为了防止疑犯,这个不是说您,偷偷跟外界联系,在审查之前都要没收手机。”杨毅紧紧盯着他的表,说。

    夏初澈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还有您腕上的手表。”杨毅伸出手指了指他的手腕说。

    夏初澈皱了皱眉毛,可是还是依照他的话从腕上把手表摘了下来。

    “还得搜一下,您多担待一点。”杨毅一边说一边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一个男人站在夏初澈的面前冲他点了点头,然后把他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前者冲着杨毅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杨毅上前一步打开房间的门,在夏初澈还没有反应的时候旁边突然冲上来两个人一人一边把他的两只手钳制在他的背后。夏初澈愣了几秒钟之后反应过来,表淡然地看向杨毅问:“你这又是怎么个意思?”

    “哥哥,今儿的事儿您可千万别怪我,”杨毅皱着眉头说,“我也是奉命办事儿,夏爷爷直接给上头发了话,让上头借着莫瑞的案子把您带到这儿来呆几天。别的我也不多说相信你也知道,夏爷爷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什么时候把你放出去,没想通之前您就先在这儿住几天。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叫外边的人。您也知道这是什么地儿,您也别动什么歪心思想要跑出去。”

    “杨毅,你可真他妈能耐了。”夏初澈脸上的表突然变得冷冽,眼神冰冷。

    “哥哥,今儿真是对不住了。”杨毅一边说一边示意两个人放手,三个人快速地退出门外关上了门。杨毅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示意几个人把夏初澈看好了,然后走到一边去打电话汇报况。

    夏初澈在屋子里走了两步,然后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