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求你件事儿

    ()    夏初澈派司机把莫施然送回去就急急地回了公司,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公司各个部门的主管召集起来进会议室开会。他坐在会议室中间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公司的精英们,说:“公司这两天的事想必你们也清楚,我今儿开这个会就是想问问你们对现在的事儿有什么想法和意见?”

    “夏总,关于最近公司的各个工程被迫停止,新开盘的楼层遭遇质量检查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也做了研究,就只得出来一个结论。”技术部的主管翻了一下手里的资料夹,看着他说。

    “结论?那你说说看。”夏初澈的视线在他的上停留了三秒,淡淡地说。

    技术部的主管听了他的话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像潘离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眼神,潘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合上手里的资料夹看向夏初澈说:“夏总,这个结论还是由我来负责说明一下好了。从夏氏集团旗下的第一个工程出现问题开始,我就带着技术部、质检部的专业人员去了现场勘查,得出的结论就是上头各个部门所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而后出现的问题我同样做了排查得出的结果还是一样。所以经过我们共同研究之后所下的结论就是,夏总您暗地里得罪了什么人,而这个人正在千方百计地报复你。”

    潘离的话音一落,刚刚还抬着头认真听潘离讲话的精英们齐刷刷地低下头,有的假装翻看资料夹,有的假装拿着笔认真记录,总之干什么的都有。其实这也怨不得他们,谁都知道夏初澈有多深厚的背景,居然有人敢跟他叫板暗中给他使绊子,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吗?把老虎惹怒的后果不用说谁都知道是什么。但是问题是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不怕死的人是谁,这只老虎无处发泄只能先拿他们开刀了。

    “这个我知道,所以你们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夏初澈不为所动,嘴角咧出一个微笑问。

    没有摔资料夹?没有把笔折断?没有掀桌子?这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众人听了他的问话再次齐刷刷地抬起头满脸的诧异,这可不是他们老板的风格。潘离再次充当了先锋队,率先开口:“把这个人从暗地里揪出来看看他到底是谁。而且他这样做算是恶意诽谤,到时候我们可以用法律手段解决。”

    夏初澈听了潘离的话差点笑出声,这女人完全是故意的嘛。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那可是他爷爷。还用法律手段解决,拜托,敢把他爷爷抓起来的人还没生出来吧,这女人,竟会给他裹乱。

    他习惯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刚想说话,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夏初澈皱了皱眉头,有点不耐烦地说:“进来。”

    从门口进来的是二十七层的一个小秘书,她站在门口有些紧张,说:“夏,夏总,有人找你。”

    夏初澈冲着坐在他旁边的王一欣使了个眼色,王一欣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会议室然后关上了会议室的门。夏初澈嘴里的“会议重新开始”还没有说出来,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敲响。夏初澈不耐烦地把手里的签字笔往桌子上一扔,说:“进来。”

    王一欣站在门边脸上略微有些慌张地说:“夏总,有人找你。我看您还是亲自接待一下比较好。”夏初澈听见她的说辞纳闷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朝门口走去,潘离瞧出不对朝众人丢下一句“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下,我去看看”也急急地跟了上去。

    夏初澈总出会议室径直走向旁边的会客厅,看见里面的人之后脸上怔了一下还是笑着说:“吆,我还以为是哪路神仙大驾光临呢,瞧瞧把我这秘书吓得。来之前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准备好茶好烟的招待几位啊。”

    “夏总,您太客气了。”穿着制服的几个男人瞧见他进来,齐刷刷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怎么,今儿来我这儿是怎么个意思?”夏初澈迈着优雅地步子站在杨毅的面前,伸出手替他整了整衣领。

    杨毅皱着眉头,脸色甚是难看。他把夏初澈拽到一边,说:“哥哥,咱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接跟你说了,你也知道这次市长一倒台牵扯出来了不少人。今儿上头下了查你的命令,说是你跟莫瑞的事儿有关联有人举报你对他行了贿,所以我今儿来这儿是要把你带回去调查。”

    杨毅盯着他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悄悄地把从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擦掉接着说:“哥哥其实你也知道,你的份和背景就算生意上真的有问题也用不着跟人行贿,谁还能不买你的面子。我觉得这事儿太蹊跷了而且提前一点信儿都没听着,所以哥哥,今儿弟弟可是对不住了。”

    “就算是要调查我也得让我交代两句再走吧。”夏初澈隐忍着心里的怒意,硬是拉扯出一个笑容。

    “那是自然,你把公司的事儿交代清楚,然后给夏叔叔打个电话把这事儿跟他说一下。”杨毅点点头,依旧小声地说。

    夏初澈保持着风度,冲着屋子里剩下的几个人点点头,“各位在这里稍等一下,我一会儿过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个啥。不知道杨毅是哪位的。请翻回第五十三章。哦啦啦。他是个大龙啊大龙。)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