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他还有你

    ()    那是什么感觉?心脏那里钝钝地像是有人正在一刀一刀地切割着。夏初澈的双手扶着方向盘,他的眼睛疼,头疼心脏更疼,疼得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疼得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不停地发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他的女人会在他的家门口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她迫不及待地出门就是为了跟她的小人约会?

    夏初澈双目通红地盯着离他不远的两个人,一股怒火从他的腔处叫嚣着升腾起来,他要把这两个人碎尸万段,不错,把他们碎尸万段自己心里疼痛就会消失。他的脚踏在油门上,只有踏下去,正在动处的两个人就会被他撞飞然后毫无生气。

    就在他的理智被彻底湮灭的时代,一滴眼泪突然淬不及防地掉在方向盘上,夏初澈猛地惊醒像是难以置信般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里还有些潮湿。他深吸一口气无力地伏在方向盘上,像个受到委屈的孩子般闭起眼睛,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在他越发坚毅的脸庞上。如果,她想要的是别人,只要她幸福,成全她不就好了么。

    被他放在置物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伸出手摸索着接起,另一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混帐小子,给我立刻滚回家来。”

    他听得出那是他的父亲,他抹干净脸上的眼泪,恢复成自己冷漠的声音,说:“好。”他把手机挂断,慢慢地把车子后退,眼睛没有在那个方向看上一眼。他启动车子,慢慢地离开他迫不及待想要回来的家。

    莫施然的眼泪浸湿了宋天一前的西装外,顺着他的衬衣到达肌肤上。他轻轻地拍了拍莫施然的头,笑着说:“多大人了还跟个小崽子似的哭的昏天暗地的?才多大点事儿你就觉得跟世界末似的?傻妞儿,赶紧地把眼泪擦一擦然后回家去,一会儿吃完晚饭泡个水澡美美地睡上一觉,第二天就什么都好了。”

    “宋天一你就会骗人,”莫施然依旧埋在他的口闷闷地说,“就算明天醒过来,我爸爸还是在监狱里,他出不来了。”

    “好了,事已经发生了你哭也没有用了。然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得好好的,然后等你父亲出来的时候他才不会觉得还剩自己一个人。”宋天一听了她的话觉得有些无奈,可还是打起精神做自己最不在行的事儿。

    宋天一双手扶着莫施然的肩膀,说:“听我的话,把自己照顾好知道么?别总是掉眼泪,别让你爸爸在牢里也为你心。”

    “我知道,”莫施然红着眼睛点点头,“宋天一,今天谢谢你了。”

    “傻丫头,”宋天一伸出手刮了刮她红红的鼻头,“跟我还说谢谢啊。”他一边说一边把她的子扭转面向大门,指着那里说:“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好了,进去吧。”

    宋天一盯着莫施然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处,他拉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突然一拳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他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姑娘脸上带着灿烂的笑?他放手把她交给夏初澈,她真的会幸福么?

    夏初澈把车子停在门外,然后踏进屋子的大门。还没走两步,客厅里就出来一个人直直地走向他,他定睛一瞧,是他老妈。沈心怡直接拽着夏初澈的袖子然后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夏初澈你想反天不成?明知道你爷爷子骨不利索你还惹他生气,想让你爸爸扒了你的皮吗?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怎么干出这种混账事儿。”

    “妈,谁又跟你乱嚼舌根了?你又不知道什么事儿在这里瞎说什么?”夏初澈心里本就不痛快,听了***训斥心里觉得更加委屈了。

    “臭小子,你以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沈心怡听了他的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和莫施然的事儿就不能好好说?非得闹成这样?你自己是什么份你自己不清楚啊,‘不是夏家的人’这种混账话你也说的出来。”

    “那又不是我要说的,是爷爷自己说的不认我这个孙子。”夏初澈小声地嘟囔了两声,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你最好有心理准备,你爸可是翻他那根藤条呢。”沈心怡瞥了他一眼,冷冷地说。她的话音刚落,夏初澈的右眼皮就开始嚯嚯直跳,一些记忆翻滚而来。他刚接手公司仗着家里的势力横冲直撞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时候,他爸没少拿那根藤条揍他,每次都打得他冷汗直流皮开绽的。这人,怎么又想起把这家伙事儿给请出来了。

    夏初澈三步并两步地就蹿进了客厅里,四处环顾了一下也没瞧见他家老头子,赶紧又火急火燎地蹿上了二楼的书房。他得赶紧见着他爹,让他把找藤条的念头给打消了。他站在书房门外也没顾得上敲门,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夏桀站在书架旁,看见突然进来的夏初澈,一下子就翻脸了:“你越活越倒回去了,还有没有点规矩了?现在连门都不敲了?”

    夏初澈从他爸的脸上就能看出来此刻老头子是真的动怒了,他脸上挂着一个岔岔的笑,然后说:“爸,我这不是好几天没见着你一时激动给忘了么?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吧?”

    “你给我跪下。”夏桀直接忽视他的话,提高音量怒声道。

    夏初澈自然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事儿发这么大的脾气,二话不说扑腾一声就跪地上了,后背的倍儿直。他早在跟他爷爷翻脸之后就想好了对策,只要他爸找他谈这事儿,他就会把以前那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给翻出来,他知道说些什么他爸会心软。

    “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你长没长脑子,你以为你还是十三岁做事儿没分没寸的?居然敢跟你爷爷叫板,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夏家的人吗,那你以后就别叫我爸。”

    “爸。”夏初澈听见他这么说,抬起眼皮看向他。他家老头子,真的恼了?

    “我说了你别叫我爸,你自己说说你为了个女人跟你爷爷这么作到底值不值得?哪头轻哪头重你心里不清楚吗?你打小就死作,到现在一点都没有长进,你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夏初澈瞅着他家老头子因为愤怒不停颤抖的手指,硬着头皮说:“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早就下结论?具体什么事儿你到底清不清楚?爷爷要我跟莫施然分手,就像当年你跟妈妈似的,我们分手。”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爸,我一直觉得最应该了解我的就是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认识莫施然,一直到我后来见到她,整整十几年她就在我心里一直没有消失过。你知道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么?我居然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激动地不能自已,”夏初澈低着头跪在地上,像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我觉得能再见着她就是天意,我费尽心思让她上我,把她抓在我手里,我连做梦都是我们两个一起过子的景。爸,我是真的她。我不能让一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儿就毁掉我唾手可得的幸福,我必须要捍卫我的,我不会许任何人毁掉它。”

    “即使是爷爷,也不行。”夏初澈猛地抬头看向夏桀,满面的寒气。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