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未免太看得上你自己

    ()    夏初澈从房间里出来,直接走向了离这间屋子不远的新娘化妆间。他推开门走进去,盯着屋子里的人看了一遍也没有瞅见莫施然。坐在一旁摆弄化妆包的潘离看见他,嘴角上扬:“哥哥,你也太着急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时候你是不能见新娘的么,赶紧地把门关上自己闪人。”

    夏初澈听了她的话上前一步,当着她的面把门合上,他的这个举动自然又换来一个巨大的白眼。他无所谓地找了张椅子坐下,朝潘离努努嘴:“人呢?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这儿么,跑哪儿去了?”

    潘离从化妆包里抽出一支睫毛膏坐到梳妆镜旁,一边利索地往自己的睫毛上刷着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他:“没瞧见旁边的换衣间啊,你老婆正在里边儿换礼服呢。放心放心,她可丢不了。这要是把她弄丢了,你还不得要了我的命。”

    夏初澈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忍不住调侃她:“小离,我说今儿是你订婚还是然然订婚啊,你打扮的这么漂亮就不怕把她的风头给压下去。姑姑难道没教过你,做人就不能太光芒四,这一会儿你要是往那儿一站那全场人的目光都得被你吸引过去,到时候你让我们两个主角何以堪?”

    “得了吧你,”潘离转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动人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鄙视之意,“咱先不说夏初澈这仨字的分量,光凭你这张始终如十八岁年轻崽子的小脸,想被人忽视都难吧,你在这儿装什么啊装。还有莫施然,你是不知道今儿这女人被化妆师打扮的有多漂亮,跟她站在一起,我输了。”

    夏初澈挑了挑眉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向她求证:“你说的是真的?不能吧,就算然然被打扮的再漂亮你跟她站在一起也不可能输。她虽然经过后天的努力补上去了,但是先天条件还是差一点的。”夏初澈嘴上说的话虽然是有意抬举潘离,但是他的表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股子得意的意思,能被潘离夸漂亮的女人很少。这女人一直以毒舌闻名他们整个圈子,她历史的最高纪录是一口气把十个女孩说的掉了眼泪,而且每次说出的话都是番样花新千奇百怪的,让你羞愧地恨不得拿头去撞墙。

    “不带你这么讽刺你自己未婚妻的吧。”潘离见怪不怪地说,抹过口红的嘴唇滴,“你就不怕让我嫂子听到这些话然后给你准备一个超大的搓衣板。如果没有搓衣板,键盘也成,听说这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在这儿给你嫂子出馊主意啊,满脑子就没点儿正经东西,竟是这些个不着调的。”夏初澈不满地撇了撇嘴,伸出手指虚空点了她几下说。

    潘离刚要说话,就听换衣间的门发出咔地一声响,莫施然一边低头扯着自己前的项链一边朝屋里的人招呼:“西西,你赶紧来给我瞧瞧我这项链是不是歪了,我总觉得特别扭。”

    在莫施然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夏初澈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神在她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在心里偷偷地对她竖起了大拇指。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边,刚伸出手想要帮她弄一下脖子上的项链,莫施然猛地抬起头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西西,你觉得我这样穿有问题么…”她后面的话在看到夏初澈那张脸的时候生生地被她吞进了肚子里,她看着眼前的人,难以置信。他们不是应该一会儿才能见的吗?

    夏初澈发出一阵低笑,伸出手帮她把项链摆正,把头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地说:“这样穿没问题,很漂亮。”莫施然就在他这么**夸奖的况下慢慢地红了脸。她拽了拽礼服,低着头小声地说:“你怎么在这儿?长辈们都说这时候是不能见面的。”

    夏初澈看着她害羞的样子,伸出手碰了碰她的脸蛋,低笑着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迷信了?长辈们就是老顽固,说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别听他们瞎说,咱俩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夏初澈话音刚落,背后便响起几声倒吸气的声音,周西西语调晴朗地调侃他:“哥哥,你能不能别这么酸?这屋子里好几个人呢,你好歹也考虑一下大家的感受,这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你赶紧收敛收敛。”

    夏初澈转过,准备教训一下这个煞风景的小女人,他刚转过,莫施然就伸出手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推着他直接走到了门口,然后利索地拉开门把他往门外一推,语速极快地说:“你赶紧出去看看外面有什么帮忙的,不要在这里瞎逛了。”说完嘭地一声甩上了门。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