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夏初澈算什么

    ()    宋天一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对面因为酒醉还在昏睡的男人,转过头看向老五问:“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大哥,刚刚这小子的话我是一字不差的告诉你了,至于真假我也不能断定。但是看这小子当时的嚣张劲儿,估计错不了。而且,王皓和夏初澈的过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真的照他说的那样是王皓搞的鬼,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老五负着手站在一边,认真地回答道。

    “好,泼醒他。”宋天一转了转手指上的戒指,淡淡地说。他的话说完没一会儿,从门外进来一个端着脸盆的男人,在宋天一点过头之后把手里装着凉水的水盆朝沙发上趴着的男人浇了下去。

    “**,谁他妈这么有病啊。”沙发上的男人尖叫着从沙发上跳起来,浑湿透。他伸出手把自己滴答水的头发撸到脑后,一脸怒气冲冲地看向宋天一。宋天一气定神闲地看着他,问:“酒醒了没有?如果醒了,那咱们直接谈正事儿吧。”

    “你***谁啊?刚刚的水是你泼的吗?”他用手指着宋天一,一脸想把他狠揍一顿的表

    宋天一挑了挑眉毛,正视着他依旧淡淡地说:“刚刚的水不是我泼的,但是,是我叫人泼的。怎么?你有意见?”

    “你***想死。”杨建大吼一声就朝着宋天一走了过来,在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本来站在旁边的老五突然伸出手擒住了他的手臂,冷冷地说:“杨少,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最好老实一点。”

    “老五?你***在搞什么?”杨建看向他,一副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刚刚被水泼醒的时候他只注意到坐在沙发正中间的宋天一,并没有瞧见站在旁边的老五。

    老五看着他,并没有说话。宋天一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地说:“杨建,你如果还有点脑子就应该知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乖乖地坐到那边等着回答我的问题,而不是像条疯狗一样乱叫,明白吗?”

    杨建把自己的手臂从老五的钳制下生生地脱离出来,他抚了抚被攥红的手臂,看向宋天一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把我弄来这里你也不掂量掂量后果。”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宋天一呵呵地笑了两声,“你大名杨建,你父亲是西城区的区长,姥爷是外交部里面的元老,我说的对吗?”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敢这么做,你就不怕我从这里出去之后让你生不如死吗?”杨建看着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真的好怕呢,”宋天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他,“你长的猪脑子么?我既然知道你的背景还敢把你弄到这里来,就表示你的背景在我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宋天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目光一冷:“年轻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觉得自己家里有点儿势力就张牙舞爪的,我奉劝你一句,一会儿我问什么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别在我面前耍心机。”

    “你到底是谁?”杨建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问,一脸“我不服”的表

    “我叫宋天一。”宋天一重新坐回到沙发上,一字一顿地说。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杨建听到他说出名字的时候一下子就笑了,上嚣张跋扈的气焰再次升腾起来,“不就是一只为了拿到西城工程在我爸面前点头哈腰的狗吗?那个是你手下对吧,你知道他刚刚在会所里是怎么讨好我的吗?宋天一,你如果还想要工程的话就乖乖地赶紧把我送回去,你的道歉如果诚恳的话,小爷就发发慈悲饶了你。”杨建回过也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咧着嘴角说,他的眼神里全是对宋天一的不屑。

    老五听了他的话掳起袖子就要朝他走过去,宋天一伸手制止他,看着杨建说:“杨建,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立场。”

    “是你没搞清楚立场还是我没有搞清楚立场?”杨建伸手点点他,“宋天一你在别人面前还能逞逞威风,在我面前还是收起你那一吧。我告诉你,识时务的你就赶紧给小爷磕仨头认错,不然的话,别说是这次的工程以后西城的活儿你连边儿都别想沾上。”

    虽然杨建表面上装的不动声色说的竟是些搓人火的话,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抵触,他只听说过宋天一这个名字人还是头一次见,但是宋天一的心狠手辣沉至极还是略有耳闻。不过他仗着宋天一有求于他不敢拿他怎么样,所以他就有些忘乎所以了。

    “吆,是谁这么牛敢让宋天一给他磕头啊,我得赶紧瞧瞧是个怎样的人物。”一阵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屋子的门被打开,夏初澈第一个从外面迈进来,而跟在他后的是顾留夕和陈子轩,不用说,刚刚说话的是陈子轩。

    老五见着来人,恭敬地朝几个人点点头说:“夏少,顾少,陈少好。”陈子轩走过来拍拍老五的肩膀,目光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之后说:“老五,我说你这个手下是怎么当的?有人叫你老板去磕头你怎么还傻愣愣的站在这儿啊,你应该直接冲上去打折他的腿。”

    老五岔笑两声,说:“我这不是刚想要动手,陈少您就进来了吗?您看我这袖子都掳起来了。”

    陈子轩朝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之后转过坐到了宋天一的边儿上,问:“哎,哎,刚说让你磕仨头的人呢?我怎么也没在这个屋子里瞅见敢说这话的人?”陈子轩还故意地东瞧瞧西看看,眼神愣是直接忽略了大刺刺坐在他对面的杨建。

    宋天一朝杨建的方向努努嘴,说:“这么大个人你都看不见,你眼睛长后脑勺上了?”

    陈子轩“啊”了一声,视线终于落到了杨建的上。他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走过去握住他的手特别掏心掏肺地说:“孩子,你爸难道没教过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吗?你说你毛还没长齐呢,怎么什么不怕死的话都敢说啊,这宋天一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吗?听哥哥的话,赶紧给宋天一道歉,他没准儿看你态度良好还能放你一马。”

    杨建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一句话都没说。刚刚夏初澈推门而进的时候他就被吓傻了,他,他,他怎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