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蹦极

    ()    “闭上眼睛,深呼吸,就当做自己是长了翅膀的鸟在天上飞一样。”宋天一看着站在他旁边不停哆嗦的莫施然,开始向她传授经验。

    “你胡说八道,鸟有翅膀可以保持平衡,我一会儿下去就直接朝崖底降落了,连扑腾翅膀的时间都没有。”莫施然瘪着嘴,一脸“我好委屈”的模样。过了两秒钟,她又抓着检查她上设备的工作人员不确定地问:“你们这个玩意儿真的靠谱吗?我下去之后它不会脱了扣吧。我才二十几岁,我还没结婚,我还没男人,我还没生过小孩,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她面前的工作人员显然没有遇到过说话这么离谱的顾客,只得拿出自己的专业素质来应付她:“莫小姐,您放心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公司办了这么多年,还没出过安全事故呢,您放心。”

    “你们以前没出过并不代表现在不出啊,万一要是被我遇上了呢。”莫施然依旧抓着人的胳膊,脸上认真的表告诉别人她是真的忧虑这个问题而不是开玩笑。

    宋天一伸出手虚弱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他现在才发现莫施然就像个刚从幼稚园毕业的小孩子,脑子里装的都是些怪力乱神的玩意儿,你完全没办法理解她想的那些东西。早知道这女人对蹦极这么抵触他就不带她过来了,实在是太丢脸了。他看向莫施然,认认真真地说:“莫施然,你如果再说这么让我丢脸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一脚从上边踹下去。”

    莫施然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乖乖地闭了嘴。当然,闭嘴之前她还是抓着工作人员的衣角再次确认了一下她上绑的安全措施不会出现问题。

    “五,四,三,二,一,走。”随着工作人员大声地倒计时,莫施然和宋天一同时朝后倒了下去。“啊啊啊啊啊。”一阵尖利的女声响彻在山涧里,清脆异常。可是过了一会儿,这个尖叫声就消失不见了,而是换成了特别新奇的声音。

    “宋天一,我没死我没死啊,原来蹦极这么好玩儿啊,我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因为我总觉得不安全,这要是有心脏病的人还不得一下子就死过去了。”

    “宋天一,快看快看我弹上去了,这感觉可比跳蹦蹦好多了。”

    “宋天一,你说要是咱们永远不上去,总在这里飘飘的是不是也好玩儿啊?上来下去的,真有意思。”

    宋天一只能听到她的声音,看不到她脸上的表。但是他能想象地出来莫施然脸上现在是怎样一副光景,肯定是像个见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喳喳呼呼地欢天喜地。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咧出一个弧度,为一个女人花心思,是多久没有过的事了呢。

    等莫施然重新站在土地上,她的新鲜劲儿还是没有过去,抓着宋天一发表自己的见解。两个人在这里直接吃了中午饭,中途她接到夏初澈的电话问她在哪里,她心大好的跟他说自己和宋天一刚刚玩儿了蹦极,夏初澈嘱咐她好好玩早点回来之后就挂了电话。莫施然不知道的是,一分钟之后宋天一的手机亮起来,上面是夏初澈的短信“照顾好她,别对她动心思。”宋天一盯着手机上的字,一笑置之。

    “你还要带我去哪儿?还有,这个车不是会所的吗?咱们能私自开走吗?”莫施然扣上安全带,歪着脑袋问坐在司机位置上的宋天一。

    “带你去一个地方。当然能了,我是他们的老客户呢。”宋天一朝她笑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莫施然一副了然的点点头,窝在副驾驶座上没有再说话。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冷淡下来,宋天一转头看了看坐在那里闭着眼睛的莫施然,转过头认真地开车。车子足足在路上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停下来,宋天一拍拍莫施然,笑着说:“喂,睡美人,咱们到地方了。”

    莫施然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之后看了看外面的景色,转过头问:“宋天一你不是不认识路吧,开了半天怎么又开回来了呢。”

    “下车看看你就知道我认不认识路了。”宋天一皱了皱眉头,开门下车。莫施然乖乖地跟下来,下来之后才发现和刚刚不是一个地方。面前的土地上一片杂乱,有着无数散落的钢筋砖头,地上垒出的地基足以说明这是刚刚开过工的建筑工地。

    宋天一摘下自己的围巾围在莫施然的脖子上,伸出手指了指那里,对她说:“看见没有?这里就是胜世辉煌和夏氏集团争得死去活来的那块地。”

    “就是这个?”莫施然看向他问。这就是李辉千方百计想要拿到手,不惜给自己下药拍自己照片想要拿到的那块地。

    “恩,”宋天一点点头,双手插在兜里望着前面,“现在这块地是我的了。如果你记好的话,你就应该记得你在夏初澈公司当茶水小妹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这块地对我有特殊意义’,所以夏初澈拿到手之后就转给了我。换一种说法就是,因为我要这块地,所以夏初澈根本就无意竞争。可惜李胜不明白,他的弟弟李辉也不明白,于是揣着函授驯兽师的自信撩向了夏初澈的虎须,结果换来的就是一败涂地。”

    莫施然盯着他脸上认真的表,想了很久还是把嘴里那句“我才不是茶水小妹”吞进了肚子里。她把围巾朝下拉了拉,小声地问:“这块地对你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妈很小的时候住在这里,她跟着我爸的时候,我爸还只是个给人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我姥姥家不同意这事儿,千方百计地阻挠,可是我妈就认定了他,离开家就再也没回去。我爸也算争气,因为心思缜密被老大挑中,开始一点一点往上爬。他慢慢地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因为敢干敢拼,他们老大死了之后就把位子传给了他。混黑社会的,有很多的仇家。就跟电视剧演的一样,他被仇家追杀,我妈替他挡了刀子,被人砍了二十三刀,我爸活了我妈死了。她死的时候告诉我爸,要把她的骨灰送来我姥姥家,希望他们能原谅她。”宋天一的声音低沉,大风吹过他的脸,他的眼眶开始一点点泛红。

    “等我爸报了仇捧着我妈的骨灰回来时才知道,这里因为要拆迁所有人早就搬了,房子也是七零八落的。他让底下的人打听了大半年,后来得到消息我姥姥跟我姥爷在一年前就都去世了,他们到死也没有原谅我妈。我爸为了圆我妈的心愿,就想等这块地竞标的时候拿到自己的手里,好把她的骨灰安置在他们家曾经的地方,也算是将她送到了姥姥家。混黑社会的怎么可能拿到政府的工程,那时候他才决定要漂白,开始转做正当的行业。可是他到死,也没能等到这块地竞标。”

    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眼眶发出剧烈的刺痛感。

    “你爸爸一定很你妈妈。”莫施然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地说。

    宋天一回过头,突然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他把头埋在她的颈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说:“恩,我爸很我妈妈。”莫施然被宋天一紧紧地拥在怀里,她甚至能从空气里闻到宋天一上散发出来的浓重的悲伤味道,她伸出手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说:“没事儿,都已经过去了。”

    宋天一点点头,良久他说:“然然,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跟夏初澈不能再相处了,就过来跟我过,我要你。”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