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悲惨的“人体艺术”

    ()    陈子轩开着车直直地开向北京城有名的休闲会所,夏初澈窝在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脸色平静。他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掏出来,是别墅的电话。

    “张嫂,怎么了?”电话一接通,夏初澈就赶紧问。别不是莫施然那妞儿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少爷,上次来的那个周小姐来了,正在客厅跟然然谈话呢。”张嫂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小声地说。

    “我知道了。”夏初澈挂断电话,冲着陈子轩嚷嚷,“调头,去我那儿。”陈子轩看了看前面的路况,前行了五十米之后调头。后座的顾留夕不明所以,纳闷儿地问:“好好地怎么又要回去?你现在不是不敢跟莫施然打照面儿吗?”

    “妈的,周丽丽居然又过去了,正跟然然聊天呢。内女人的道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十个莫施然都不是对手。”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昨天刚把莫施然给安抚好,今儿让周丽丽一折腾,别又搞出什么离家出走这些事儿让他心。

    莫施然抬起眼皮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周丽丽,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是个美人坯子,即使现在因为怀孕材略微有些发福,但是她那张标志的巴掌脸却依旧美丽动人。对面的周丽丽同样在打量她,只不过她的脸上和眼神里带着一种玩味的味道。

    两个人沉默了良久,周丽丽率先开口:“莫小姐,我还以为在你知道了我的存在之后,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呢。没想到,你还是心安理得的坐在这里。”

    “所以呢?你的重点是什么?”莫施然听着她带着嘲讽的语气,皱了皱眉反问。

    “莫小姐不要动怒嘛,”周西西伸出手掩嘴笑了两声,“我说的话哪里有什么重点,我只是觉得一个女人想抓住一个男人最先懂的就是识时务。我现在有了初澈的孩子,所以我觉得你应该赶紧搬离这里,免得让初澈见到你难做。”

    莫施然看着对面的女人,冷笑了一声:“初澈?这个名字是你该叫的吗?说起识时务,我觉得第一个学这个的应该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你以为你是谁?夏初澈的妻子?别忘了我现在才是夏初澈的未婚妻,要说离开这里的人,应该是你吧。”老娘不发威,你真的当我是Kitty猫啊。夏初澈欺负她也就罢了,凭什么她还要任由一个女人肆意地羞辱她。

    “未婚妻?”周丽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想莫小姐没有搞清楚重点,你觉得是自己的亲生骨重要还是一个未婚妻重要?”她朝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动作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亲生骨?周小姐,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这样的女人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睡过,你真的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吗?”莫施然挑着眉毛,淡淡地说。她藏在茶几下面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个手机,手机的屏幕亮着,上面是周西西发给她的短信,跟她刚刚说的话如出一辙。

    “莫施然,你什么意思?”周丽丽站起来,伸手指着她神激动。

    “没什么意思,”莫施然悄悄地把手机收起来,然后靠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我只是希望你搞清楚,在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时候,麻烦你以后少来这里,因为我看见你心烦。”顿了顿,又补上一句,“哦,对了,你可千万别动气,这万一要是动了胎气孩子掉了,你的如意算盘就白打了。”

    “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周丽丽脸色恢复正常看着她说,“我还以为你不过是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而已,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伶牙俐齿的人。”

    “谢谢你的夸奖,”莫施然坐在沙发上抬起眼看她,“就算是人也比你要强,你呢?不过是个谁给钱谁就能上的婊子而已。”别看莫施然一脸云淡风轻地坐在沙发上说着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其实她心里早就开始砰砰乱跳了。她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羞辱过人啊,这还是头一次。在刚刚张嫂上楼告诉她周丽丽来了的时候,她就给周西西打电话问了她自己该怎样应付这个来者不善的女人。不用说,刚刚自己说的这些话全是周西西传授的。

    就在两个女人彼此沉默而又目光凛冽的对峙的时候,客厅门口的方向突然匆匆忙忙地冲进来三个男人,莫施然抬眼一瞧,得,正主来了,自己可以光荣谢幕了。她坐在沙发上还没反应的时候,刚刚还一脸怨毒的周丽丽突然跑到夏初澈旁边,拉住他的胳膊指着莫施然控诉:“初澈,幸亏你来了,你不知道要是你晚来一会儿,她就要对我动手了。”

    莫施然看着装成小鸟依人模样的周丽丽,长大了嘴巴。这女人的嘴巴瘪着,眼圈红着,活脱脱就是一刚刚受到恶毒巫婆欺负的白雪公主,这演技也太好了吧。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理都没理客厅里的几个人,转准备朝二楼走。

    “莫施然,你干嘛要走?是不是初澈来了你心虚?”周丽丽并没有打算这么放过她,声音尖利地说。

    莫施然回过头,丢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说:“周丽丽,你不应该在这里来人父亲,你该去冲击奥斯卡,真的,要是你去了,那凯特温斯莱特肯定没戏。”这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奥斯卡影后了,演戏演的跟真的似的。

    “你什么意思?”周丽丽显然并没有听懂她话里真正的意思,问。

    旁边的陈子轩笑了两声回答她:“意思就是说你的演技太好了。周丽丽,你别在这儿装了啊,莫施然要跟你动手这事儿比2012年是世界末都假,这是纯粹的胡说八道。”

    周丽丽皱着眉头刚想说些什么,夏初澈把一直拉着他手臂的手从胳膊上拽下来,看向她说:“你是要自己从这里出去还是我让人把你请出去?”周丽丽看着他,脸上是不可思议的神。莫施然淡淡地朝夏初澈的方向瞥了一眼,打了个哈欠转朝二楼走去。这样的戏码,她一点都没兴趣。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