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不知道该怎样

    ()    宋天一把被子轻轻地拉过盖在莫施然的上,即使是睡着了,她的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宋天一伸出手想碰碰她的脸,在指尖即将接触到她的脸上时又蓦地把手收回。他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站起来轻轻地走出去关上门。

    他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准备下楼去买点食材。他打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口仿佛死神般面容严峻的夏初澈。

    “要不要进来坐坐?”宋天一像是早就料到一般淡淡地说,然后让开门口的位置。

    “不了,她呢?”夏初澈盯着他,嘴巴轻启。

    “刚刚吃完东西睡着了,”宋天一走出来轻轻地带上门,“正好我要下去买点东西,走吧。”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迈进电梯里,盯着红色的数字一点点减少。

    夜晚的冷风吹在上有一股凉意,宋天一缩了缩脖子,转过头问:“想好解决的办法了?”

    “没有。”夏初澈摇摇头,从兜里摸出一盒烟然后抽出一根递给他。他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动作麻利地把周丽丽用钱的方法解决掉,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虎毒不食子,他怎么能对自己的孩子下手。

    宋天一的眼神在他脸上划过两圈,然后在小区的花园里找了张长椅坐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冲他说:“过来坐下,咱们聊聊。”

    夏初澈走过去坐在上面,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慢慢地吐出,“这回我是真的没辙了。周丽丽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死,不是我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可万一要是我的呢,依着然然那脾气,我们俩的事儿算是没戏了。”

    “你想就这么放弃了?”宋天一点上烟问。

    “谁知道,”夏初澈抬起头盯着漆黑的天空,“我总不能把她绑回家去,她脾气一上来再来个割腕自杀,上回我们回去的巧救了她,下回还能吗?或许这就是报应,以前总是不把女人当回事儿,好不容易当回事儿了又被人狠狠摆了一道,我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老天爷会给我来这么一出。”夏初澈的嘴角咧出一个弧度,充满自嘲。

    “可是孩子万一要不是你的呢?”宋天一沉默了两分钟,说。

    “不是我的,”夏初澈摸了摸鼻子,“就算生下来证实不是我的我和她也玩儿完了,现在那孩子才几个月?才五个月,再过五个月他才会出生。等五个月过去,莫施然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夏初澈弹了弹烟灰,话里是满满的无奈。

    宋天一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说:“夏初澈,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难道你就准备坐以待毙等孩子出生之后才验证他是不是你的?”

    “什么意思?”夏初澈听了他的话,纳闷儿地问。

    “我记得我今天去你那儿的时候正好见到周丽丽从你那儿出来,”宋天一努力回想白天见到的景,“她从你家里出来之后直接进了路边的一辆轿车,轿车里的人似乎跟她交不浅。”

    “怎么说?”夏初澈盯着他,眼睛里透出一点光亮。

    “我没看太清楚,”宋天一皱了皱眉头,“车里的男人也可能只是司机,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似乎那个人又不只是司机那么简单。我总觉得,他扶她进车子的时候动作太过于亲切了。”

    “也就是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可能不是我的,只是用来骗我的?”夏初澈的脸上换上以往那种淡淡的表,声音冷冽。

    “不管孩子是不是你的,我都觉得你应该先把事搞清楚才行。等孩子生下来在行动黄花菜都凉了,到时候你连哭都找不到地方。”宋天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懂你的意思了。”夏初澈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住。如果周丽丽真的有那个胆子跟他玩儿鹰,他发誓,发重誓,他一定会让她后悔搞这件事儿出来。

    宋天一站起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直接开口,有些事儿你不好办我可以代劳的。”

    “恩,”夏初澈点点头,“宋天一,这事儿还真就你能帮忙。让你的人盯着周丽丽看她平时都接触些什么人,另外在孩子还不确定是不是我的这段时间,然然就拜托你了。”

    “我明白。”宋天一说,“好了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吧,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好。”夏初澈答应一声,转朝自己的车子走去。他的步伐依旧优雅,嘴角噙着一个不屑的微笑。他是夏初澈,是整个北京城年轻一辈儿的翘楚,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一个女人握在手心里。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他一定要弄明白。

    宋天一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然后转朝门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