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们怎么能在一起

    ()    宋天一把莫施然按在沙发里,伸出手指头敲了敲她的头,小声地说:“我去给你把浴缸放满水,一会儿你先去浴室里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点好不好?”莫施然看着他,乖巧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宋天一从浴室里走出来把她推到了浴室里。头顶的浴霸被宋天一打开了,明亮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那个头发凌乱双眼通红的自己,眨了眨眼睛,眼泪再次泛滥。

    她脱光衣服踏进浴缸里,滚烫的水迅速把她包裹起来,她闭着眼睛,慢慢地把脸往水面下沉。她的口腔里还残留着浓重的血腥气,她记忆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夏初澈红着眼睛朝她张开怀抱的样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她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跟她开这么大的玩笑。

    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对上的是宋天一笑意盈盈的脸。宋天一坐在餐桌的一边,朝桌子上的碗努力努嘴,声音清爽:“快过来吃面,这可是本少爷第一次给女人做饭吃,不要错过这么荣幸的机会。”

    或许是被宋天一脸上明晃晃的笑容所感染,莫施然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尽管在她的脸上显得很苍白),慢慢地朝餐桌走了过去。她慢慢地坐在椅子上然后看了看桌子上摆着的西红柿鸡蛋面,不确定地问:“你确定这个能吃?你确定我吃过之后120不会直接呼啸着把我送去太平间?”

    本来还挂着笑容的宋天一听了她的话之后脸上的表“刷”地一下就垮了,他把碗往自己面前一拉,语气不善地开口:“随便你,不吃拉倒,有的是人想吃我做的饭,不缺你一个。”

    “别,别,我吃,”莫施然见他的样子,赶紧手疾眼快地把碗拽到自己面前,“我开玩笑的,堂堂的宋少爷做的面哪有不吃的道理。”说完拿起筷子夹起面条朝自己的嘴里送去。恩,味道,居然出奇的好。

    “味道怎么样?”宋天一的双手放在桌子上,眼神巴巴地看着他,样子像极了第一次给爸爸妈妈做饭又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怎样的乖孩子。

    “额,这个嘛,”莫施然拿着筷子敲着碗故作沉思状,“怎么说呢,这个味道呢…”

    “停,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宋天一直起子果断地朝她一挥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嘴里吐不出什么牙,说的就是你。”

    莫施然啪地一下把碗放下,脸上换上一副正儿八经的神色,说:“宋厨师,经过本食品鉴定员的专业鉴定,故对你的厨艺做出以下评判,请听好。你完全有能力凭着你的厨艺去叫板其他家庭主妇,如果不出意外,你会获得压倒的胜利。”

    “什么意思?”宋天一问,显然这个女人跳脱的话语经过他大脑的翻译直接成了火星文,没搞懂她的话。

    “意思就是,”莫施然拍拍桌子,“这个面,很,非常,特别,无比,相当好吃。是我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你说的是真的?”宋天一问。他的脸上满是怀疑。

    “当然是真的。”莫施然答。她的脸上满是认真。

    “那你就乖乖地吃完。”宋天一忍住想伸手揉揉她脑袋的冲动,顿了顿,还是把心里的话问出了口,“然然,你和夏初澈准备怎么办?”

    莫施然听了他的话,拿筷子的手明显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又恢复自然,云淡风轻地说道:“能怎么办,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呗。”

    宋天一张开嘴还没发出声音,坐他对面的莫施然挥着手直接制止了他的动作,她低下头,小声地说:“宋天一,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妈就告诉我如果有一天她不在了,一定要好好地爸爸。她那时候就知道,我爸爸除了我们这个家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家,那里也有他的一个女儿。我妈妈知道所有的事,可是她什么都不说,她在人前人后都维持着自己和父亲关系很好的假象,她一个人承受着所有,但是呢?我爸还不是在她去世两个月之后就把他的人接过了门。”

    莫施然手里的筷子搅着碗里的面条,声音低沉:“我像妈妈教给我的那样,努力想融入他们之间跟他们做一家人,我听话认真学习不跟妹妹争东西,可是那又能怎么样,那里再也不是我的家了。后来李辉出现了,他是我长这么大以来除了我妈妈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所有人都说他是绝种好男人,可是谁又能想到,他接近我不过是为了接近我父亲,什么,什么关心,全部都是假象而已。”

    “再后来就是夏初澈了,”莫施然看了他一眼重新低下头,“他自私霸道不讲理,他是我遇到的脾气最坏的一个男人。说实话,我从来没被人打过,更不要说什么甩耳光了,可是他又对我很好,我永远都忘不了在沈阳他救我的事。他就像个逞强的大男孩一样,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别人好。我以为我们真的可以就这样在一起了,我甚至都在偷偷地憧憬我们的以后,但是…”

    莫施然抬起头冲宋天一露出一个苦笑,眼泪“啪嗒”一声落在她面前的碗里。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