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生日宴上的不速之客

    ()    莫施然的脸上依旧是那副迷茫的神色,她看了看略显发福的女人,即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也挡不住她隆起的腹部,她不记得自己的朋友清单里有这么一号人。她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问:“请问您找谁?”

    “我找夏初澈。”女人朱唇轻启,声音柔媚。即使已经怀了孕,她的五官依旧动人。

    莫施然点点头,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你是他的朋友啊,你是来为他庆祝生的对吧。外面冷你赶紧进来,他一会儿才过来。”她一边说一边让开门口的位置。

    女人迈动脚步,朝屋里走。陈子轩站起来,挡在她的面前,语气不善地问:“你来这儿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女人抬起眼皮看了看他,嘴角依旧挂着清浅的微笑,“陈少,我来这儿是找初澈的,不是来找你的。”

    初澈?莫施然听了她的话抽了抽鼻子,她叫的可真亲切。她都不曾这样亲昵地叫过他。

    一旁的顾留夕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在陈子轩的旁边,冷冷地说:“你知道他的规矩,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趁他还没见着你之前你赶紧走。”

    女人发出一阵“咯咯”地笑声,目光在两个人的上转了一圈最后停在莫施然的上,她伸出手温柔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用不大但是每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来这儿是找夏初澈的,就算他不想见到我,也应该想见到他的孩子吧。”

    众人的脸色就在她的话说完之后变得面如死灰,他们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刚刚管家的表会那么惊慌失措了。女人看了看众人的脸色站在那里,安静地微笑起来。

    潘离第一个反应过来,她虽然不知道站在这里的是哪号人物,也不知道她跟夏初澈有什么关系。可是她清楚地听到了她最后的那句“也应该想见到他的孩子吧”,更清楚地看到了莫施然脸上难看的表。先不说这女人是不是神经病发作跑这儿来撒野的,莫施然跟她哥哥就要订婚了,她可不能许有人搞恶意破坏。所以,她得做点儿什么。

    她坐在沙发上,语调上扬:“吆,你说说现在这都是什么世道,昨儿我还瞧见有个男人抱着个孩子哭爹喊娘的说这孩子是利嘉心给他生的,今儿就有个怀孕的女人跑这儿来认父亲。啧啧,这人为了钱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可不是嘛,”周西西在一旁搭腔,“看这女人长得也周正的,怎么干这事儿啊。”她阳怪气的语调配上她刻意挑衅的眼神,女人脸上的微笑开始慢慢消失。跑这儿来跟莫施然叫板,不要命了啊。

    刘畅雨跑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特别掏心掏肺地说:“阿姨,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怀上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子肯定特别难过吧。没事儿,我父亲是当医生的,你要是想做流产跟我说,我叫他给你打半价。要是没什么事儿,赶紧走人吧,这里可没人陪你玩,乖啊。”

    女人听了她们的话,依旧保持着得体的风度,只是从她皱着的眉头上可以看出去这几个女人说的话有多大的杀伤力。她走到莫施然面前,淡淡地说:“你叫莫施然对吧?初澈的未婚妻?抱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丽丽,你可以叫我Lily,在你之前,初澈跟我在一起,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陈少和顾少。”

    “姓周?真恶心,这不是侮辱周这个姓氏嘛。你也知道她是夏初澈的未婚妻啊,那你还像个神经病一样杵在这儿干什么,你叫什么?哦,前前前前前人对吧,见着正主了你还不赶紧利索地滚蛋,别在这儿打扰我们的兴致。”周西西窝在沙发上,说。

    “女人要是都像你这么牙尖嘴利的谁还敢要你啊,”周丽丽看着她淡淡地说,“我想你没有搞清楚,我肚子里怀的是初澈的孩子。”

    周西西从沙发上站起来,她咧了咧嘴角走到女人面前,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被惹毛了。她站在那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多谢您关心啊,我还年轻不像你,一把岁数了只能像只波斯猫一样懒懒地睡着男人上百般讨好,生怕哪个不小心,你的摇钱树就没了。来,跟我说说,跟你上过的男人有多少个?是一个排?还是一个连?”

    周西西没等她张嘴,继续说:“我说你啊,怀着个孩子就不要满世界溜达,这大雪天人多路滑的,要是磕着碰着了你的如意算盘不就白打了嘛。哦,你刚说什么来着,这孩子是我哥哥的?别开玩笑了,他的审美观怎么会这么扭曲,找个又大又丑的丝瓜瓤干嘛啊。”

    周西西伸出一根手指头朝她摇了摇,堵住她的嘴继续:“别,你可别说话。我体有毛病,您不张嘴还好,您一张嘴我就恶心想吐。您赶紧带着你肚子里那个球,穿着你这件不知道从哪个地摊儿上买来的羽绒服,利索地从这里出去。门口就在那边儿,不送。”

    周丽丽脸色苍白地看着周西西,这女人的话噎的她胃酸都要忍不住倒流。她深吸两口气,提醒自己不要动怒别忘了来这儿的目的,她转过头无视周西西而是看向莫施然,“怎么,在知道了他有一个未出生的孩子之后你还是要当第三者吗?”

    “你说谁是第三者呢,”刘畅雨把早就傻了的莫施然拉到一边,“用怀孕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来破坏别人感有意思吗?喂,女人,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你跟那个野男人生的?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周丽丽走到沙发旁,然后坐下来,“夏初澈过来你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潘离早就噼里啪啦地发了一条短信出去,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复杂了。

    夏初澈瞄了一眼路况,把手机拿过来打开短信,是潘离发过来的,只有一句话“你孩子的妈来了,赶紧来救场。”

    我孩子的妈?夏初澈皱了皱眉头,潘离不会是喝多了吧,他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孩子?难道是莫施然怀孕了?夏初澈的心脏忍不住狂跳,他们确实没有用过安全措施。他加快速度,要真是莫施然怀孕了,还订什么婚直接去民政局。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