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她嫁谁都是我嫂子

    ()    大年初一的早上,夏初澈刚醒,夏佳琪那个疯丫头就尖叫着冲进了他的屋里,带着一股子寒冷的气息蹿到了他的上,抱着他尖叫:“哥哥,哥哥,外边儿下雪呢,那雪花大的跟硬币似的,可好看了。你赶紧起来咱们去打雪仗。”

    夏初澈在暖气充足的屋里穿着单薄的睡衣,被夏佳琪这么一折腾,感受到她上的凉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蛋,拉开自己跟她的距离,说:“夏佳琪,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大姑娘了,这一大清早的蹿到男人的上,像什么话。赶紧给我起来。”

    夏佳琪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又往他怀里拱了拱,不满地叫道:“哥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洁自好了啊。你快点起来陪我去打雪仗啦。”

    夏初澈被她闹腾地睡意全无,他皱了皱眉头,又捏了捏她可的小鼻头,从上坐起来:“小丫头,你还不赶紧出去,哥哥要换衣服了。”

    “恩,你快点啊。”夏佳琪从上下来,一边答应着一边拉开门跑了出去。夏初澈从上起来,瞧了瞧墙上挂钟显示的八点,忍不住揉了揉太阳。这大年初一的,连个消停觉都不让人睡。可是当他换好衣服拉开门走到院子里,看见外面闹哄哄的人群时,心里忍不住开始埋怨夏佳琪怎么这么晚才把他叫醒。

    他瞅准人群中的一个女人,手插在裤兜里优雅地迈着步子朝她走去。闹哄哄的人们在看到夏初澈出现的时候,就停止了喧哗,全部都用一种戏腻的眼神盯着他。

    他在女人的面前站定,打量了一眼她上的穿着,深色牛仔裤搭上棕色的小靴子,穿着一件紫颜色的羽绒服,整个人透出一股子青美好的气息。他伸出手拉了拉她头上那顶毛绒线帽子,丝毫没有掩饰见到她的惊喜之,“恩?来这儿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莫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旁边众人脸上的表,羞涩地把夏初澈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拉下来,说:“我没来得及告诉你,西西一大早就去家里把我拽了出来,也没告诉我去哪儿。”

    “哎,哎,可不是我的错啊,”周西西听了她的话,摆了摆手,“要怪就怪夏佳琪,这小丫头一大早就蹿到了我家里,口口声声说什么让我把她小嫂子叫来陪她一起打雪仗。毛爷爷不是教育咱要尊老幼吗,你说这么一个粉嫩的小萝莉提出的要求,我怎么忍心拒绝呢。”她一边说还一边朝夏佳琪甩去一个“我说的对不对,很对吧”的眼神儿。

    陈子轩把周西西拽到自己旁边,迅速跟他家媳妇儿站到了统一战线上,“这个我作证,西西说的全都是真的。我早上还睡觉的时候,突然边多了一个人,靠,我当时半睡半醒的还以为是哪个色女冲进来要欺辱我呢。”

    周西西和夏佳琪听了他的话,不约而同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一阵“啧啧啧”之后,异口同声地说:“你别做梦了。”偏偏夏佳琪那个鬼精灵还唯恐天下不乱地补上了一句,“子轩哥哥,我跟你说,天下就没有这么好的事儿。”

    陈子轩在朝她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之后,不服气地叫嚣:“你们什么意思啊?怎么说小爷也是北京城年轻一代的翘楚啊,不是我吹牛,看上我的那些个女人就跟那饺子似的,扑通扑通地往我边跳,生怕速度慢了抢不着地方。还说什么天下就没有这么好的事儿,我跟你说小丫头,要是哥哥现在想要女人,一个电话,十分钟之后来的女人都能把你们这大门给踩踏咯。”

    “一个电话?”周西西笑着凑近他的边,“你老实交代,跟着你的女人有多少号?”

    “没,没,媳妇儿,我这不是开玩笑呢嘛,”陈子轩一边摆着手一边朝后退,“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三分钟之后,陈子轩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大院。屋子里的管家听到声音急急忙忙地跑出来,瞧见几个人说说笑笑地站在院子里,纳闷儿地问:“二少爷,刚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我听见一个特别凄厉的声儿,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吧。”

    陈子轩龇牙咧嘴地答道:“没事儿,您听错了,赶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说完朝周西西一瞪眼,“你还真下手啊你,我腿上指定得淤青。”

    “子轩哥哥,没事儿,”夏佳琪听了他的话在一旁搭腔,“你一会儿回家让西西姐姐给你揉揉,你就哪儿也不疼了。”

    “小丫头,你今儿话怎么这么多?恩?不行,我得替你爸爸好好教育教育你。”他一边说一边撸起袖子瞪着眼睛朝夏佳琪走了过去。夏佳琪尖叫着朝夏初澈跑过去寻求帮助。夏初澈瞧出她的意图,往旁边一躲,说:“自己的事自己做,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解决。”

    夏佳琪郁闷地跑了两步,眼睛一转突然俯下迅速地抓起一团雪然后朝陈子轩丢了过去,目光精准手起刀落地砸上了他的脸。陈子轩呆了三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伸出舌头挂在脸上的雪,露出一个冷笑。

    接下来的场面有点失控。陈子轩完全丢掉了要尊老幼,不能欺负女人的中华传统美德,跟夏佳琪两个人互相投掷雪球。夏佳琪哪里是他的对手,没出十分钟,就瑟瑟发抖地躲到了一边,然后用惊惧的眼神瞧着站在院子中间的陈子轩瘪着嘴说:“你等着,我让我哥哥帮我。”

    陈子轩得意地冲她挑了挑眉毛,伸出手拍了拍自己上的雪,说:“随便,来几个小爷都不惧。”

    夏初澈就是被陈子轩这种唯我独尊的气势给惹毛的,他伸出手拍拍夏佳琪,“走,哥哥帮你对付他。”兄妹俩雄纠纠气昂昂地朝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走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夏初澈果断地把站在一旁的莫施然给拉上了。几个人迅速分成几个阵营,夏初澈,莫施然还有夏佳琪一组,陈子轩、周西西、顾留夕一组。

    接着就是疯狂的雪球互丢比赛,两组人动作敏捷,手起刀落,院子里的雪被他们从地上抓起,迅速揉成一团然后攻击对方。

    就在比赛进入到白化阶段的时候,突然听到后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瞧瞧你们像什么样子。”

    几个人的动作刷地一下停止,只有夏佳琪那个不怕死的小丫头在听到声音之后依然把手里的雪球丢了出去,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子轩。陈子轩被砸中之后,破天荒地没有反击,而是岔岔地走到夏初澈边,小声地说:“这下完了。”

    几个人转过头瞧着站在院子里的众人,刚刚发出声音的是周西西的爸爸周泽清,他后站着的几个人都是军区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用说,这大年初一的肯定来给爷爷拜年了。

    周泽清走到几个人的面前,看着像是刚从雪地里刨出来的落难者一样的众人,骂道:“你说说你们都多大了,恩。还玩儿这种小孩子的游戏,不觉得幼稚吗?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家换衣服去。”

    几个人低着头目送众人进了屋,夏初澈把自己上的小外扯回肩膀上,“赶紧都散了吧,再玩下去周叔叔把枪掏出来咱们可就完了。”

    几个人互相瞅了对方一眼,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上皱巴巴的衣服,散乱一团的头发,笑成一团。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