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原来就是你啊

    ()    夏初澈拿着筷子,满脸愤愤的表盯着餐桌中间那盆西红柿炖牛腩,恨不得用眼神儿把那个瓷碗戳几个窟窿出来。

    陈子轩看着夏初澈一脸“你刚刚杀了我亲妈”的表,咬着筷子忍不住调侃道:“夏老二,你这是干嘛啊,大师傅的手艺多好啊。瞧瞧这牛腩烂的,入味。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这西红柿味道好,这可是夏氏的老总亲自买的,哎呀,我今儿真是有口福了。”

    夏初澈看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警告他:“陈老三,你再敢说一句,你信不信今儿这道菜我全让你一个人吃进去?”

    陈子轩镇定地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把筷子伸回来之后说:“哦,是吗?这提议不错,可以考虑一下。能一个人把夏总买的西红柿全部吃掉,说出去我也是头一个吧,这是我的荣幸。”

    夏初澈目露凶光,“陈老三,你再敢提西红柿这三个字,我让你以后见到西红柿这玩意儿就哭的连你妈都不认识。”

    陈子轩眯了眯眼睛,特别不走心地应付道:“哦,是吗?真的哦…”说完筷子再次伸到了那个白色的瓷碗里,一边吃还一边发出感叹:“今儿这西红柿真是太好吃了啊。”

    夏初澈把筷子“啪”地往桌子上一放,就要冲陈子轩扑过去。一直坐在餐桌旁边的莫施然眼急手快地拉住他,皱了皱眉头说:“你这是干嘛啊,不就是去买了个西红柿吗,发什么脾气。”

    她拉住他的大半原因是因为她自己的私心,她刚刚拿西红柿进厨房的时候就听到客厅里发出的哄笑声,等饭菜全部都端上桌,夏初澈一脸怒气地盯着桌子上的西红柿炖牛腩,把做饭的大师傅吓得还以为是自己做的难吃。而且听了半天陈子轩刚刚的话,她深信自己肯定是错过了什么精彩的段子。

    夏初澈顾及莫施然的面子,岔岔地坐回椅子上,还没坐稳,就听一个不怕死的声音冒了出来:“陈子轩,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夏初澈买西红柿怎么了?”

    陈子轩斜了夏初澈一眼,满脸笑容地蹿到了莫施然的边,拉下她的耳朵准备说个痛快。

    夏初澈冷笑一声,警告他:“陈子轩,你要是敢说出一个字,我就把你外边儿那些风流韵事全部说给周西西,你给我听清楚,是全部哦。”陈子轩听了他的话迅速从莫施然边弹开,前思后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说话。夏初澈这人说到做到,要是真发生这种事儿,这代价也忒大了点儿。看夏初澈出糗跟让周西西发飙比起来,还是后者比较重要一点。

    夏初澈看着一脸挫败的陈子轩,朝他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差得远呢。

    “真的假的?”莫施然突然尖叫着出声,嘴巴张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

    顾留夕郑重地朝她点了点头,脸上的表特别认真。

    接着,场面有些失控,某个女人筷子一扔,抱着肚子就开始笑了起来。夏初澈也太有才了,买个西红柿而已,至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承认么。

    夏初澈看着笑的不能自已的莫施然,朝餐桌旁的两个男人一瞪眼:“看我出糗你们一个个痛快是吧,吃好了没有?吃好了就赶紧给我滚,滚。”

    陈子轩和顾留夕瞧着夏初澈真的要翻脸,把筷子扔下朝莫施然点了点头,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就溜之大吉了。当然,溜之前陈子轩还是没忘记调侃他:“夏老二,你什么时候进超市买菜记得叫上我啊,我带一照相机给你拍几张照片,第二天保准你上头条。”

    莫施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扭头瞧见餐桌旁坐着的男人表有点儿恼,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说了一句“我困了,上去睡觉了”也赶紧利索地溜了。这一会儿要是夏初澈发火,她哪能跑得了。虽然最近夏初澈对她特别好,但是这男人恼了的样子还是蛮吓人的。

    莫施然洗完澡,摸了摸自己右手腕上留下的那道红色的疤痕,换上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她打开浴室的门,就瞧见刚刚还什么都没有的上多了件儿东西,啊不是,是人。

    夏初澈穿着睡衣糖在上,看见站在浴室门口的莫施然,露出一个慵懒的微笑,拍了拍自己边的位置冲她说:“来,过来。”

    莫施然吞了吞口水,这男人显然是刚洗过澡,额前的头发湿湿的搭在他饱满的额头上,俊美至极。她抿着嘴巴,摇了摇头。她刚刚才和陈子轩他们调侃了他,现在上去,找死啊。

    “别愣着了,赶紧过来。”夏初澈皱了皱眉头,说。

    莫施然抿着嘴巴,又摇了摇头。

    “哦,你是让我去拽你过来,对吗?”夏初澈盯着她,问。

    他话音刚落,莫施然就利索地跑了过来,趟在他旁边拉上被子。她可不敢让他亲自动手。

    夏初澈伸出一只手,把头凑到她的耳朵边深吸一口气说:“这才乖。宝贝儿,你可真香。”

    他的声音蛊惑人心,莫施然甩了甩头,把自己脑袋里乱七八糟的画面甩出去,把他的头推到一边:“好痒,你离我远一点儿。”

    夏初澈哪里肯听她的,这次不只是脑袋,连两只手都凑了上来。他拥住她,头埋在她的颈子里,“跟陈老三他们联合起来气我很好玩是吗?”

    莫施然只觉得他的手掌透过薄薄的睡衣焦灼着她的体,她仰着头,艰难地开口:“没,没,我不是故意的。”

    她话音刚落,只觉得有什么落在了自己的唇上,带着一股切与渴望。就在她愣神儿的空,夏初澈已经撬开她的唇,顶开她的牙关,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跟她的纠缠在一起。他的手顺着她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带着滚烫的度。

    她挣扎着扭开脸,“夏初澈,不要这样。”

    夏初澈压在她的上,拉住她的手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眸子漆黑明亮。他把头埋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气:“然然,然然,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好么?”

    他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的眼睛上,脸颊上,鼻尖上,最后,是唇。他轻轻地吸,像是对待自己最心的宝贝。他紧紧地拥着下的女人,他激动地像是一个没开过荤的雏儿一样,不能自已。

    **狠狠地碾过莫施然的神经,她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像是烟花一样绚烂。夏初澈伏在她的上,颤抖,释放。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罂粟:中了你的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